• 第二十一章 被暗算 1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45本章字数:1902字

    “呃,、、、那我就仔细说说吧。白浩天以前是西域的一个小商贾,也就是二十年前当上西域使臣,奇怪的是他只当了数月便转官从商而且利用权力之便数年之间就变成西域首富。不过他跟那个大祭司肯定关系不错,不然的话就不会富得流油了。随后就是这样了,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慕容羽右手玩着桌子上的紫砂壶说着。

    兮儿陷入思考中,这个白浩天当使臣居然只当了数月,然后从操旧业还变成现在的首富。这里面的猫腻不少哇。不过现在最要的是快点回去,现在酉时了,该是回去的时候了,得告诉给凌霄。想到这里,兮儿站起来,朝着小竹喊道“小竹,我们该回去了。”

    “啊,兮儿你们要走么?那不去翠水涧了啊?”慕容羽听到兮儿说要走,马上站起来问兮儿。舍不得兮儿走似的,一激动把紫砂壶都打翻了。

    “呵呵,谢谢你带我们来这里,下次有机会我们一定陪你去什么翠水涧的,不过我现在有急事要回去了。慕容公子告辞了!”兮儿向慕容羽浅浅的做了个揖,朝他淡淡的一笑。

    “至于那个竹熊,你要好好的把它照顾着,下次我要来看它长胖了没有的。还有慕容羽,不准欺负它哦。不然,,,,”兮儿阴险的笑笑。兮儿摸摸躺在椅上睡的正香的竹熊,“小东西,再见哦,要记得我,嘿嘿...”

    “兮儿,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它的,比照顾我自己都要好。兮儿你可不要把我忘了,不然这竹熊你就别想摸它了。”慕容羽忙挡住竹熊,一脸狡黠的看着泠兮。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小羽羽。”兮儿摸了把慕容羽洁白的下巴,一阵色笑。

    连小竹都忍不住要为慕容羽平反了,结果慕容羽一脸享受的样子,小竹也就想了句,‘愿意被色’。

    兮儿转身和小竹往外面走。小竹转过头朝着慕容羽调皮的笑笑,还张开嘴巴用口形说了句什么话。谁也不知道是什么,连慕容羽都愣愣的想了一会儿时,兮儿和小竹已经穿过了荷花池,恐怕已经在竹船上了。

    “我们定会再次相见的,兮儿。”慕容羽冲着兮儿离去的方向大叫,也不知道兮儿听见没有。慕容羽气馁的软坐在千年藤椅上,一脸的不开心。

    蹁跹谁家少年,曾记初见红颜时,你殊不知我的心思。却是流水有心,落花无意。

    兮儿和小竹两人凭着来时的记忆沿着小路步伐飞快的往溪蒲栈赶回去,好不容易到了那个小气的竹婆婆那里。

    兮儿她们准备悄悄的走了就是,结果那个竹婆婆站在竹屋旁边等着兮儿她们。

    兮儿心里一紧,这个竹婆婆的眼神好可怕,当兮儿和她的眼神对上的时候兮儿就觉得这个竹婆婆高深莫测,还有一股令人恍惚的感觉。

    “不要看她的眼睛小竹。”兮儿和小竹并肩走着,兮儿低低的提醒她。

    “姑娘,有礼了。”竹婆婆有礼貌的向兮儿问好,兮儿也不是没有礼貌的人,当下把手放到腰际回了个礼。

    “不知婆婆找兮吾等小辈有什么事,还是...”兮儿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因为兮儿要回去告诉凌霄她的发现。这事关任务,不得不快点。

    “呵呵,老身只是想请姑娘到寒舍一坐,老身自有姑娘想要的东西。”竹婆婆瞥了一眼眼前这个清丽高雅的女子,长满皱纹的脸不自然的笑笑。

    兮儿反而觉得她这一笑很阴,心下黯然,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但是她盛情邀请总不好拒绝。而且她居然知道自己要什么,尽管可能是信口开河,但是她知道不是那么简单!当即笑了笑,“竹婆婆客气了,兮儿自当改日拜访,兮儿想要的东西已经有了,不烦婆婆记挂了。小竹,我们走吧。”兮儿抬脚就要走,这个竹婆婆阴劣的气息愈来愈强烈了,她们得快点离开才是。

    “想走,没有那么容易!哼...”竹婆婆布衣袖一挥兮儿和小竹就已经倒在地上。

    醒来的时候兮儿已经在一辆马车上了,兮儿揉揉发胀的额头,推了推小竹。

    “小竹快点醒了,我们在哪里呀?”小竹这才迷迷的睁开眼睛。顿了顿才马上弹起来“小兮,我们在哪里?怎么,怎么我们在马车里啊。我们不是在天下楼的么?”小竹睁大眼睛一把揎开车帘,看着车外。

    “别看了,这里是回溪蒲栈的路上。”兮儿早就一醒来知道这是回溪蒲栈的路上。

    “问问车夫吧。”小竹聪明的说,又跑到前面揎开车门,根本没有一个人在驾车。

    “啊,,啊没有人驾车!该死的,想要我们被摔死么,居然没有人驾车。”小竹马上就叫了起来,引得街上的人不解的望着她。小竹啜了句,“看什么看!没有见过美女啊。走开!”小竹这才气气的把帘子放下。

    兮儿则悠闲悠闲的坐在那里想着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自己只有零碎的几个片段。

    不会是被什么坏人给蒙了吧,兮儿忙撸起衣袖看看自己的手臂,还好完好无损,不然自己怎么见人啊。竟然不是劫色,那就好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小兮你说奇怪不,马车没有人驾,还准确无误的把我们送到这里。要不然我们快点出去吧,不是这马要是来了兴一跑起来我们就死定了。”小竹看着兮儿居然那么悠闲的坐在那里,她可坐不住。

    “那你去教它给我们停下吧。”居然敢将她们带着向溪蒲栈去,就一定会自己停下。那人只怕是还在暗处观察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