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被暗算2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45本章字数:1839字

    “呃,这个嘛,,我怎么知道这么要它停下来啊。”小竹瘪瘪嘴,无力的坐到兮儿旁边。只好等着它心情好,什么时候停下来了。

    一盏茶的功夫,马儿缓缓的停下。兮儿忙和小竹一个箭步跳下去。

    后怕的看了看那马车,“马大哥谢谢你蹄下留情啊。给你吃好的,啧啧...”小竹站在台阶上感谢的对那马说着话。

    兮儿站在小竹身后,一转身就撞在站在后面的凌霄的肩上。

    “凌霄,你来的正好,我们被这马自己找路送回来的,你认识这马不?”兮儿忙闪开,指了指刚刚还在这里的马车。

    “咦,去哪里了?小竹?”兮儿忙找着马车。

    “不必找了,我知道是是谁,你跟我进来。”凌霄眉头紧皱,撰紧泠兮的手往屋里拉。

    凌霄坐在客厅里,脸色凝重的看着兮儿,把兮儿看得那叫一个慌,她恨不得跳起来说,凌霄我可没有失身啊,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良久,凌霄才开口。“我要说两件事情,第一,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跟别人走,即使是有关任务的事情也不例外。第二,芜船的事情不要你插手,以后只准听我的话遇事情别轻举妄动。”

    难道凌霄的意思是她自己跟别人走了,然后被那个人给坑了,再丢回来?不行了脑袋突然疼得不可救药,还昏昏的。

    兮儿甩甩越来越模糊的头,迷离不解的看着凌霄。

    凌霄看出兮儿的反常,该死,我早该想到的!凌霄生气似的拍了下桌子。一个箭步到兮儿的面前“抬起头,我看看。”凌霄冷冷的命名道。

    兮儿努力的抬起头,头胀的感觉此时比刚刚醒来的时候还要厉害几分。刚刚自己并没有发觉这头胀如此厉害,以为只是被人打昏了头的后遗症。没想到现在这样子了。

    兮儿静静的看着凌霄冷冰冰的脸,暗暗的想,自己一定是被告人给整了。

    凌霄暗运内力于指尖一股柔和的力量顺着兮儿的太阳穴缓缓地疏解着自己的头胀。

    兮儿渐渐地闭上眼睛,脑里却突然响起一句话‘杀了你眼前的这个男人,杀了他!、、、杀了他!”兮儿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已然多了三根细长的银针。

    蓦泠兮地一抬头,双眼泛红的看着凌霄,右手狠狠的向凌霄刺去。

    凌霄正在为兮儿专心的给泠兮运气,没有想到兮儿会刺他。片刻间,兮儿昏昏的倒了下去。原本的桃色脸蛋此时已经变成了略带青色。嘴巴诡异的渐变渐红,十分妖异,仿佛兮儿是一头嗜血的野兽,此时尽管陷入昏迷中,兮儿的嘴角却是微微弯起,仿佛在笑。兮儿那刺在凌霄左胸的三根银针却是完全没入肉中,一股股墨黑色的鲜血顺着凌霄的白色衣袍滴着。

    “凌霄提司!你怎么了?”从外面回来的小竹正好看见凌霄被兮儿一推,并没有看见兮儿刺进凌霄的银针。还以为他们在吵架还是什么,忙扶起兮儿,这才一个转身看见凌霄流着血的胸膛。

    “啊,兮儿,她!她,,,,干了什么...”小竹惊慌的叫了声。凌霄一直按在左胸,眉头皱了皱,咬着牙齿,说了三个字“找暗寻!”说完咚的一声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小竹马上有点慌了,一下子凌霄和兮儿都倒下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对,找暗公子啊,他有办法的。还好自己有快速联系他的方式,也顾不得会不会暴露身份了,一颗绚烂的烟花弹冲入云霄,片刻身穿淡黄色绣花锦衣的暗寻就出现在溪蒲栈。

    “何事?”暗寻一进门就发问,正在忙着把凌霄放在客厅的软榻上的小竹马上带着哭腔说,“你快救救凌霄提司吧。”

    暗寻一个箭步,就冲到凌霄面前,运气把脉,手撕开凌霄的上衣,露出的三个小小的针头,正流着如墨的血。

    “不好,是号称西域奇毒之首的花绝!快,小竹你去拿散肠毒来,给凌霄服下。”

    暗寻一看便知是什么毒,况且这毒来得快,去得慢。需用以毒攻毒的法子先缓缓凌霄的血脉毒素继续蔓延。

    小竹向来对暗寻言听计从没有想就拿来了散肠毒,对温水给凌霄服下。暗寻这才微微舒了口气。

    暗寻又转身为兮儿运气把脉,兮儿的脉象却是与常人无异,心里直奇怪,忽而问小竹。“小竹,兮儿今天去哪里了?可有见过什么人?”

    “奴婢不记得了,只记得我们大约巳时进了天下楼,然后就莫名的睡着了,结果在一辆没有人驾的马车里,把我们送回来了。我只是好奇的跟踪了一下那马结果跟丢了,一回来就看凌霄提司受伤了。然后就通知公子你了。”小竹认真的回答。

    暗寻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能轻易将人的记忆抹去,还有用西域的奇毒来借刀杀人,这种阴险的手段这世上除了竹婆婆还有谁会!

    原来五弟一直在关注暗月。

    他竟敢伤害连自己都舍不得的人儿,现在打起她的注意。

    暗寻撰紧拳头十指发青,发出咯咯的声响。

    还好有惊无险,不然就算是冒着弑弟的罪名他都要和他斗上一斗!

    暗寻轻轻的摸了一下躺在那里的兮儿脸蛋,这一张可以让自己暂时丢掉仇恨丢掉权力的脸蛋。他仿佛又看见那个在桃树下痴痴的望着他找他要桃子时的样子,这个在碧玉年华里就已经是倾国倾城的女子,自己该用什么来保护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