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三章 伤害了他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45本章字数:1778字

    戌时,兮儿醒来,自己已然在自己的床上好好地躺着。

    坐起来伸了个懒腰拂开床帘,就看见靠在趴在桌子上的暗寻。兮儿轻轻的走到暗寻身后,拍了拍暗寻的背。兮儿只觉得自己好累,不仅一身无力,还像上次中的那西域执笑香一样的感觉难受。

    暗寻立马醒来了,看见兮儿站在面前。忙起身扶她坐下,给兮儿倒了一杯水。

    “你怎么在我的房间里,凌霄呢?”兮儿不解的问暗寻,她怎么就莫名其妙的睡着了呢。

    暗寻心里也了然,当下思考着该怎么说,“额、、、他现在有事吧,没在!”暗寻有一些闪躲。

    “不对,我怎么眼皮直跳啊,你快点说,凌霄他在那里?我要见他,我要跟他说一些事情。很重要的事情。”兮儿放下手中的杯子,站起来着急的往外面冲。

    暗寻一把把兮儿拉住,“不行,你不能去见他,你会后悔的。”

    “不能见?为什么?凌霄他不要我了么,他是不是把我丢掉了,我知道他嫌我笨的。不过我现在一定要见到他,如果你不想我把针刺进你的百会穴你就别拦我!”兮儿右手已经抵在暗寻的百会穴,随时准备刺进去,兮儿此时敢确定凌霄一定是出事了,不然暗寻也不会拦着自己了。

    “好吧。”暗寻放下手,让兮儿过去。兮儿警惕的看了看暗寻,确定他不会偷袭自己,才收好针。冲冲的朝着凌霄的房间跑去,暗寻摇了摇头,也跟着去了。

    “小竹,怎么了?是谁干的?凌霄他怎么了?”兮儿一进门就看见正在放床帘的小竹。凌霄则躺在床上,兮儿一把抓起凌霄的手,着急的喊着,泪水早已经滑下。

    “小兮,你醒了就好,你别太自责了,凌霄他现在暂时没有事了,暗公子已经止住血,而且散肠毒的毒性已经发作。现在看来凌霄提司毒性不会再变严重。”小竹忙拍着兮儿的肩膀安慰她说。

    “什么,小竹你的意思是是、、、我伤害了霄?我干了什么?”兮儿嘴唇发颤的问小竹,一双媚眼越加的深沉。

    “竟是我伤了你么、霄,对不起我该死!我不该不听你的话去了天下楼,更不该随便相信别人。”兮儿怔怔的留着泪,一边为凌霄擦着脸上不时冒出的冷汗。兮儿已经想起一些情景,她只记得她跟着一个人去了一个什么地方,好像哪里有成片的竹林,再然后她好像和一个人说话,那个人对她说,这世界上的男人都是妖孽,你要杀死对你最坏的人,你才可以解脱。兮儿后悔的回忆这一切,原来是自己被人利用伤害了凌霄。

    “你若离去,我定相随!”兮儿坚定的看着这个因为自己而躺在床上的男子,心里的悲伤无限的蔓延,然后嗜掉自己的心。两只小手因为激动轻轻的颤抖着。

    暗寻靠在门上,手里的玉骨扇散发着令人心寒的寒气。

    “兮儿,凌霄能熬过今晚就一定能活下来,你不要乱想。我先去处理一些事情了。自己小心些。”暗寻叹了口气,转身下了楼。

    小竹也跟着下去了。只留下伤心的兮儿坐在凌霄的身边,看着凌霄垂泪。

    也许是兮儿太累,为凌霄把门合上便伏在凌霄的胸膛上睡着了。

    大约在亥时,凌霄因为体内的剧痛醒来,正纳闷自己的胸膛好像压着一个人的时候。稍微撑起身子就看见这个一晚上守在自己身边的兮儿,她均匀的呼吸声低低的响着,脸上的泪痕还未干。一双如月芽儿弯着的睫毛上面几滴晶莹的泪珠安静的挂在上面,梨花一枝春带雨也不过如此了。

    凌霄慢慢的拿出手,为兮儿擦去脸上的泪水。

    他看着泠兮,低低的叹了口气。

    安城中某客栈,他一袭青色长袍,如墨的长发随意披在肩上,脚穿鹿皮靴子,蓝色眸子不时的眨着似是在想着什么。俄而,他开口道,“你来了。”

    来者竟是那个竹婆婆,长满皱纹的脸上露出常人不曾见过的笑意,“五爷可真急啊,老身老了,都走不快了。”

    他冷哼一身,转而开口“有事?”

    “当然,西域公主已经找到,名唤泠兮。就住在溪蒲栈。五爷对这个还感兴趣么?不过她现在可不好过,心爱的人中了花绝毒,正急着找解药吧!”她皮笑肉不笑的说。

    他神色一动,转而安静的说,“呵,有劳了,毒婆婆。麻烦你继续帮我找个人,云中的儿子。应该是二十年前就失踪的人吧。”

    其实听到溪蒲栈这三个字,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明亮光彩,‘难道是她么?那个自己差点被她算计的女子?’复杂的情绪围绕着他,惊喜,庆幸,还有一种怜惜。

    “是。那就请五爷敬候佳音吧,告辞。”竹婆婆跃入不见五指的夜色中。

    “爷,我们是去溪蒲栈抢人还是。。。”剑临从黑暗中出来,沉沉的问他。

    “不用,你先回去,这么几天的时间不用着急。”他一挥手让剑临回王府了。‘明天她就会心甘情愿的来找我的吧。’他看着这漆黑的夜色,也消失在夜色中。

    溪蒲栈中,凌霄与泠兮并躺在一起,微弱的灯光忽然一抖。

    凌霄神色一动,厉声道“是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