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 章 包养美男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45本章字数:2057字

    才片刻功夫,允之身后面跟着一位身穿银色紧衣的俊朗男子,他的衣领上绣着精致纤细的银丝,如一条条细细的银线穿着袖珍水珠般的,他高贵又给人以诡异莫测的感觉。

    他全身都是银色为主色调,那双白皮鹿靴穿在他修长的腿上更显他阴柔妖孽般的邪魅气息。腰间一条中间嵌着一颗腥红的月亮宝石。

    泠兮往上看去,只见他一双丹凤眼,琉璃色的眸子,如玉般晶莹的鼻子,一张似笑非笑的嘴唇。只是这一望得勾走多少女子的心啊,要是在自己身边的话出去的时候肯定麻烦得要死,就凭他这一张丝毫不比女子逊色的脸,泠兮就能猜到今后要发生的事情。

    真是一个跟君千泷有着一比的妖孽啊,他们站在一起说不定还有几分相像!

    兮儿透过帏帽看见的就是这样一个妖孽般的男子,说他是男子还是因为他平平的胸脯兮儿才敢肯定。兮儿隔着帏帽打量着他,那男子看她的样子却是直接透过帏帽看透了兮儿似的,兮儿全身一颤,这个人,他怎么知道我在看着他。

    他淡勾薄唇,细细打量着这个几年不见的女孩——泠兮。

    他怎么也想不到他居然有点看不透她,她身上散发着的是那种令自己有点慌乱的气息,不过西域王族本来就跟他的家族有渊源,这也不太奇怪。

    但这感觉可不怎么好!好奇感大大的充盈着他自尊又自恋的心灵,征服是他唯一想到的词语。他要让眼前这个女孩拜倒在他的脚下,最好是像他们小时候一样。

    “你是那个哭鼻子小丫头?”他只望着兮儿嘴巴根本没有张,兮儿却能听见他对她说的话。

    兮儿吃惊极了,她直接也像他一样在心里回了句,“我是谁,关你什么事,你才哭鼻子!”

    “呵呵,你这个西域的鬼灵精。”他看向泠兮的目光带有一丝调笑。

    “呃,你居然听得到?那西域?西域是什么地方?没有听说过,凌霄哥哥从来不告诉我来自哪里。难道你知道?我真的来自西域?”兮儿这次聪明了,竟然不张口都能听到对方的讲话,这算不算是自己太聪明了一学就会了。可是步天歌还没有回答她就被凌霄打断了。

    “咳咳、、、步天歌你也太不讲理了吧,把我丢在一边,却只和兮儿说话。”他知道步天歌和兮儿在说话,凌霄一把把步天歌按在位上,一拳打在他的胸膛上。

    步天歌不好气的看着凌霄,“你小子,小心我用默域把你封了。”不过步天歌似是又想起什么了忙温柔的说,“都快一年不见了,小宵宵,你还是那么帅啊.....人家都好喜欢你这样子的.....”

    汗,,,除了步天歌自己不觉得汗颜,其他的人都差点吐了。兮儿皱眉,这个步天歌居然叫凌霄哥哥小宵宵!

    肉麻,真是肉麻死了!她都还没有叫过凌霄为小霄霄呢。

    这个步天歌真是可惜了,这么帅居然....喜欢男人?

    “哈哈,怎么样,小霄霄,我打不过你,可是我可以恶心死你,哈哈....”步天歌看着众人都呆了的样子良久才邪笑着说。

    呼~~~~众人都舒了口气,还好,他不是真的喜欢凌霄。

    ‘不然自己又多了个情敌。’兮儿在心里想着,‘不过凌霄哥哥不会喜欢男的吧!’

    “下次说话之前先经过你智商不高的脑袋,行不?”凌霄没好气的白眼他。

    “是,是,我的好哥哥,好凌霄哥哥哦。”步天歌说完还朝着兮儿一甩媚眼,他不是摆明了是说兮儿嘛。

    兮儿心里一生气,学着刚刚步天歌说的话,在心里嘀咕了句“你再叫句凌霄哥哥试试!看我不把你封到默域去。”

    兮儿不知道默域是什么招式,不过听刚刚步天歌说出来威胁凌霄哥哥的就肯定厉害了,兮儿知道他听得见所以就这么一想。

    谁知那步天歌马上凭空消失,只在一阵乳白色雾中消失不见了。连一直靠在那里的凌霄都直起身来,看着四周寻找步天歌的身影;兮儿正纳闷自己这么一想他就不见了。

    “快放我出来吧,我再也不惹你了,呜呜...兮儿妹妹。”步天歌的声音在脑中突兀的响起,兮儿知道这声音是自己一个人才听得见的。

    “那怎么放你出来呀?你快说说。”兮儿还不知道他怎么进去的呢,又怎么放他出来呢,又或者是他自己捣的鬼!

    “简单啊,你再次在心里想着放步天歌出来不就是了。”话还没有说完,步天歌一脸苍白的出现在椅子上。

    允之是一直站在那里等着凌霄这些主顾的吩咐的哪知平日里傲气十足的步天歌居然就那么不见然后又突然出现。把他吓了一跳,要是平时那些主顾可是被步天歌弄到不见的地方啊,今天怎么反了?允之不解看着面前这一男一女,考虑着自己今天是遇见高人了还是什么。特别是那个戴着帏帽的少女给人无限的猜测和深沉感。

    步天歌不好意思的冲着凌霄笑笑,那一笑如果凌霄是女子的话只怕是会脸红。不过凌霄多了解他,眉间一舒,似是松了口气“天歌,怎么样,兮儿和你比起来,谁更胜一筹啊?”

    “别提了,我看我这辈子是栽在你手里了,算了吧我等这一天等很久了,我跟你们走。不过难的得是你终于想通了啊,哈哈不错!今后兮儿妹妹就由我来保护吧。”步天歌尽量说得冠冕堂皇,到时候还不知道谁保护谁呢。这时候他才完全确定这是先前那个西域来的雪城泠兮,只是没有想到先前那个动不动就哭鼻子的小丫头长成这样了。

    步天歌觉得自己的面子今天可能有点受损才不经过兮儿的同意就叫她兮儿的妹妹。步天歌眼色狡黠,‘比我的巫力血液更纯正还是要叫我哥哥,嘻嘻,,还是赚了。。。’

    “凌霄哥哥,为什么要他以后保护我啊?我又不会到哪里去,况且有凌霄哥哥你呀,额,这个巫师嘛,不要也罢!”兮儿皱皱眉头不满的看着这个可能以后麻烦死了的步天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