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步天歌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45本章字数:2094字

    ‘什么,她居然不要我?’步天歌十分生气的瞪了瞪兮儿,恨不得钻进兮儿的脑袋看她怎么想的,放着这么好个巫师不要不说,还误解自己一片苦心,早知道当初就不该将你给凌霄这小子拐了去。

    “兮儿!他是这世界上除了我你可以相信的第二个人,你要记住了!还有你必须要他,不然你就别叫我凌霄哥哥了。”凌霄冷冰冰的脸色,口气不容兮儿商量。

    兮儿这几天完全适应凌霄的温柔样子了,突然看见凌霄为了这个步天歌居然发脾气心里一委屈就想哭了。‘死步天歌,你个坏蛋,害得我被凌霄骂。你死定了,看我不找机会整整你。’

    可能凌霄觉得自己的态度太强硬了,转而轻声道,“兮儿,你知道的,凌霄哥哥不可能永远守着你。也许是明天我就离开你了呢,到那时你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步天歌会是代替我照顾你的那个人。凌霄哥哥今天是为了你才来找步天歌的,你要知道,这世上除了我你还有步天歌,还有暗月组织。”凌霄拍拍兮儿放在膝上的手背。

    兮儿顿时好过多了,感动的反握着凌霄的手。兮儿可没有完全听懂凌霄的意思,但是兮儿懂的就是凌霄在乎自己,这就够了。

    “哎呀,你们两个就够了吧,别酸我这孤家寡人了。”步天歌小孩子气的瘪瘪嘴。看得允之一阵愣。

    “允之兄,请你拿来契约吧。”凌霄向允之说道,眼神却是一刻也没有离开兮儿。

    “是终身还是...”允之低声询问凌霄和步天歌。

    “当然是终身!”步天歌立马打断允之的话。

    “这个听起来怎么像是领养小孩子啊,要不就是买一个男子回家呀。”兮儿笑着说,意在气气这个妖孽。

    “哼,买就买,我才不在乎,我在乎的是能出去好好玩一通,那也不错。一辈子待在西域神女的身边死了也值了。”步天歌一下子嘴快没有刹住,被凌霄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雪域神女?兮儿刚刚听他说自己来自西域,现在又说什么神女,到底是什么?

    兮儿不解的看着凌霄,希望他可以给自己解答谜题。凌霄只是笑笑,“别听他疯言疯语。”

    也许时机到了凌霄就会告诉自己是的吧!兮儿安慰着自己说,凌霄是不会伤害自己的,那么就是为了保护自己才不愿意告诉自己的身世的吧。

    兮儿温顺的点点头。

    气得步天歌在一边直咕噜,“什么人嘛,就是故意来找我出去受欺负的。。。。”

    凌霄笑呵呵的看着步天歌不语,步天歌哼了一声抱着手臂靠在椅上,斜看着兮儿发呆。

    兮儿却是一直和凌霄笑着在低声说些什么,这把步天歌气得,早知道当初就不要嫌麻烦,自己亲自照顾兮儿就不会是自己坐在一边备受冷落了。

    “契约拿来了,请按指姆印。”允之很是客气的拿来一切,步天歌干脆的把五根修长润白的手指往红泥里一按,再飞快的拍在纸上,好像慢了兮儿就不要他了一样。

    凌霄示意兮儿去按,兮儿也学着步天歌把五根手指都染成红色,再按在那一张厚厚的皮革纸上。兮儿仿佛觉得自己是在签卖身契一样,不舒服的看了看步天歌。

    只见他一脸得意,邪邪的说了句,“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兮儿就将他口中的后面一句是’我的人‘、一巴掌堵在步天歌的嘴唇上,愣是将他的话给挡去了。

    吓得允之在哪里长着大嘴,一呼一呼的喘气。

    兮儿边拿开手的时候边说了句让凌霄和步天歌都失色的话,“从今以后你是我的人了,都盖好章了。”

    步天歌的脸上印着兮儿的五根手指印,那模样别提有多好笑了。兮儿踱步到凌霄那边的时候,平时冷冰冰的凌霄也望着步天歌大笑。

    “兮儿妹妹,你欺负人,我是你哥哥也,你都毫不留情。”步天歌忙挡着自己的嘴巴上的红印子,跑掉了。

    等到步天歌回来时,兮儿和凌霄正在说话。

    “凌霄哥哥,我那日去了天下楼,然后被人强行抹掉记忆,现在我隐约还记得那日我好像是去了一处满是竹林的地方,因为我看见的全是竹子做的楼阁,还有那人也说我是什么雪域神女。到底雪域神女是什么?为什么步天歌也这样说呢,难道我们以前认识?”兮儿的问题一大堆。

    “兮儿,我现在还不能说你的身世,雪域神女只是人们的一个幻想而已,不一定存在,只是说你长得跟西域的人很像所以才乱猜的,至于那日那个神秘人,她也是这样子猜测的吧。”凌霄耐心的解释着,不知怎么,兮儿总觉得凌霄看自己的眼神跟以前很不一样。很像凌霄在掩饰着什么事情,而那件事情似乎关系着自己。

    “哦这样啊,那雪域神女真的不存在啊。”兮儿继续追问,恨不得把这些谜底全解开。

    “算是吧,不过雪域人现在很少出现了,至于还有没有雪域人我也不知道。兮儿,别问了,等步天歌来了我们就回溪蒲栈吧,你累了吧。”凌霄怕兮儿还要冒出些什么问题,自己一时应付不过来,就转移话题。

    一扭头就看见步天歌正看着他一脸怯笑,冷冷的丢了他一句“怎么,嘴抽筋了啊,我们走吧。”

    兮儿站起身来,在帏帽里冲着步天歌吐吐舌头。

    “好吧,去看看你们的窝,呵呵毓金阁的所需条件我已经全权一次付光了,不用你们操心了。”步天歌倒是好脾气的给他们提醒。

    “我们也没有打算去付,凌霄和我都是一贫如洗的。要钱没有!”兮儿接嘴到。

    “才不是付钱那么简单,兮儿妹妹。”步天歌暗袖一挥吹起兮儿头上的帏帽薄纱,故意的偷看了一眼这个一直戴着帏帽的兮儿妹妹。如此自信的他也不由得失了色,心里惊呼’好一个仙子,曾经的小丫头居然长成这样了,难怪这小子整天围着她不肯去西域那边,原来是看上这丫头了啊。’

    兮儿有些恼怒的看着步天歌,一跺脚,心里说了句‘步天歌,你给我小心点,你忘了刚刚你在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