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将离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45本章字数:2309字

    兮儿本来是要去偷听的,但是一想还是算了,依凌霄的脾气肯定会生气,没准儿还会让步天歌以后笑话她,得不偿失。兮儿连衣服都没有脱,就一头栽在床上,想着这几天和凌霄过的点点滴滴,还不时的痴笑几声。

    凌霄与步天歌在房间里谈些什么,兮儿自是不知道。不过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没有多少好事,因为有那步天歌在。

    兮儿实在是睡不着,又因为小竹在门外敲门。一骨碌就爬起来,开了门。

    “小兮,快来快来,我给你看样好东西。”小竹很是神秘的说。

    把兮儿弄得迷迷糊糊的,她有什么好东西。平日里好像没这么神神兮兮的吧。兮儿随着小竹下了楼,坐在院子里。

    “小竹你有什么好东西啊,快拿出来吧。”兮儿等不急的问小竹。

    “这个,是我一直带在身边的海明玉,小兮我知道我平时和你斗嘴争这争那的。可是我把你当成我的好姐妹,你知道么?小兮。”小竹从身上拿出一块上好的海明玉,往兮儿手里塞,兮儿一阵疑惑,最近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他们都对自己这么么好啊?

    “额,小竹,你干什么送我这么好的东西啊,这是你的,你就自己好好地收着。我可不夺人所爱。”兮儿没有接。

    “小兮,我,,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明天圣旨就会来了。到时候我们就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小竹顿时红了眼哭着说。

    “什么?圣旨?你把话说清楚,我一介平民,怎么会招惹皇帝的。”兮儿大惊抓着小竹的手忙问她是何故、

    ”小兮,是这样的,皇上颁的圣旨封你为五王爷君千泷的正妃。”小竹全部告诉了兮儿。兮儿心口一闷,按着自己的胸口,告诉自己这不会是真的。

    “不,不是这样的,那凌霄哥哥知道吗?他知道吗?”兮儿猛摇头大声问小竹,泪水顺着苍白的脸颊滑落。

    “凌霄提司也是才知道,你不要怪他。”小竹诺诺的说出。扶着摇摇欲坠的兮儿,心里满是矛盾,’小兮,要是凌霄带你走也好,不带你走也好,你该怎么办啊。’小竹的痛苦不比兮儿的少,一边是主子,一边是对自己掏心掏肺的姐妹。两难全啊。

    “是么,凌霄哥哥知道了么?我要去找他,不行,小竹你跟我上楼去找他。”兮儿愣愣的说。

    “凌霄提司已经不在房里了,他和那个步天歌早就出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小竹撇着眼泪心疼的为泠兮擦擦脸。

    “我要等凌霄哥哥回来。”兮儿放下小竹塞给自己的海明玉,向着凌霄的房间跑去。

    “小兮...”小竹无奈的喊着兮儿,却只有把海明玉收起。无奈的摇摇头。

    漆黑无色的合欢花窗户,透着点点淡淡的月光。微凉的夜色直透兮儿的那颗期待的心。兮儿推开门,静静的坐在凌霄的房间。寅时,兮儿早已乏了又在等待中睡了一觉。窗纱拂动,兮儿知道是诀回来了,朦胧中看着这个可以让带给自己喜和悲的男子,他还是那么的冷。一身墨色飞衣张扬的披在他高俊的身上。左手提了一把青玄剑,凌厉的眼神仿佛可以让她停住呼吸。屋里淡淡的雾气升腾萦绕,兮儿一颤娇姿,欣喜若狂的撑起自己已经麻木的腿,朝着这个如月般的男子走去。一步一步都是兮儿在踏着红碳一样的疼痛不堪。

    ‘是该做决定了’凌霄渐紧握手中的青玄剑,但脸色还是冷如冰霜,甚至还抱起双臂玩味的看着这个清婉脱俗的她。

    兮儿不解,凌霄哥哥怎么这幅表情。

    “霄,你带我走好么、从此,天涯海角,我都会跟着你。”兮儿还是痴痴的说出这句近乎哀求的话,求这个自己喜欢了十年的男子,不知自己冒了多大的勇气。

    “我为什么要带你走呢,你那么有自信?你可知,过了今夜,我就会没有你这个累赘,我可以一心一意的去找我的宛儿。你,只不过是我凌霄为了组织而设的一颗棋子。因为你的美貌可以让我少了不少的麻烦,你不会真的喜欢上了我了吧?泠兮!”薄唇的人果然多情,且无情。

    “不是这样的,对么凌霄、我只要你带我走,其它的我都不在乎,只要诀你带我走,好么?”兮儿身心俱疲,撑着自己的唯一的信念,霄不会抛下她不管的,他是在乎自己的。

    凌霄没有言语,只是就那么安静又冷淡的看着兮儿,深邃的眸子透着几分心疼和决绝,只是兮儿读不懂他的决绝。

    兮儿怔怔的低吟,“我竟只是你的棋子,你的拖累。呵呵,,,这就是霄你推开我的方式么?你是要彻底的让我死心么,你不喜欢我,可以啊,何必要做得如此绝情?好,,,,从今以后你找你的宛儿,我当我的王妃。祝你幸福,霄。”兮儿说完便一头倒下,早已忍不住的凌霄一把搂着兮儿的纤腰。大手一拉便把披在自己身上的黑色衣袍裹在兮儿身上,看着怀中兮儿苍白的脸蛋,心如毒蜂刺进般的绞痛。

    ‘你是我的肋骨,一根可以让我疼痛的肋骨。’

    自己又何尝没有想过要带她离开,带她去她喜欢的地方生活,可是他背负的太多太多;一个国家的统一,一个家族的兴旺,还有这个自己心爱的她,她的生命。只有和南国乾亲王君千泷在一起,她才能复国。只要她嫁给他,这一切就还有希望,西域就有希望,西域王朝将会再次筑建!

    天色渐亮,梨花纷飞,这个南国的春末已不是兮儿喜欢的模样。翌日午时,兮儿从沉睡中醒来,微肿的眼眶,更添兮儿几分娇弱怜怜的娇态。躺在床上没有动的兮儿,心里却是思绪纷飞,‘霄,好,我走了、你便可以过你想要的生活,而我,会安静的不闹不吵去我该去的地方。’兮儿眨了眨眼睛,一滴清热的泪水便悄然落下。

    “小竹。“兮儿慢慢的撑起身子,看着外面明亮的天气。

    如果我离开你,你便会幸福吧。

    ”小兮,你醒了啊。我给你端来洗脸水了,我再去给你盛碗粥来,你一定饿了。“小竹不容兮儿说话就转身去盛粥了。

    兮儿望着小竹的背影发了一下呆,然后强打起精神洗漱。

    “小兮,喝了这碗粥。”小竹把粥放在兮儿的面前。

    “嗯。”兮儿仰头几口喝光,小竹还以为兮儿会不吃饭呢,现在看来,是自己多担心了吧。难道是兮儿想开了。

    “小兮你没有事吧?”小竹正准备一探究竟,却被兮儿推出门外。

    “小竹,你下去帮我等宣旨的人来。现在午时了吧,想来也快到了,我先收拾一下我的东西。”兮儿关上房门,靠在房门上深深的吸了口气,对自己说“泠兮从今以后你要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