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杀手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1本章字数:3107字

    来到教师宿舍,苏辰也就只有几件换洗的衣物,很快就收拾完毕。

    “走吧。”拿上放在枕边的长剑和匕首,他回头对佟警官等人微笑,然而见到的却是一张张冰冷的面孔。

    “好家伙,strider-tiger——猛虎刃!”一名懂行的刑警看着他手里的匕首说,“这可是已经停产的东西,你居然能搞到手?”

    “这个吗?是我兄弟的!”苏辰无所谓的耸耸肩,并把匕首放进背包。

    “我现在严重怀疑,你就是凶手!”佟警官眯眼道。

    “如果我是凶手,就不会站在这里和你们说话了,更不会和你们去警局自投罗网。”

    “你兄弟呢?”

    “死了。”

    “能把你的剑给我看一看吗?”佟警官一指苏辰手里拿着的剑。

    “抱歉,这柄剑就算给你看,你也拔不开,还是不要看的好,它认生,会喝血。”苏辰把长剑放进背包,刚好能装下,因为这个背包本就是特意为装长剑订制的。

    “你不知道我国不允许携带刀具?”佟警官冷视苏辰。

    “我只是摆放在家里欣赏、欣赏!”他忽然心生不妙的感觉,把他们带来宿舍或许就是个错。

    离开教师宿舍,苏辰四下扫了一眼,抬头眺望天空,感叹道:“唉,我想教育祖国花朵的梦想就这样破灭了。”

    坐上让人感到十分别扭的警车来到市里,苏辰是最后一个被问话的,而且一个问题要问无数遍,耽搁下来就是两个多小时。

    “姓名、性别、年龄、职业、刀剑从哪来的、哪里人、结婚没有……”

    他们没有问烦,苏辰都回答烦了!

    想从他这里套出话来,他们这些警察明显要嫩了太多,根本不是对手,这些问话的技巧在他面前简直就是小儿科。

    就在这时,佟警官拿着一份文件走入审讯室,眉峰微皱,眉宇间似乎带着一丝不解,走到苏辰面前低头俯视,说:“苏辰,黔阳市人,孤儿,二十三岁,没有任何案底。”

    佟警官只查到基本资料,其他的什么也没有,几乎就是一片空白,这才是真正让她疑惑的一点。

    “你到底是什么人?”她双眼绽放精芒。

    “我是男人!”

    听言,她面色一黑。

    “你的档案比白纸还白,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不会是普通人。”佟警官亲自为苏辰打开椅子上的束缚,说:“你可以走了,但那柄剑和匕首暂由我们扣下。”

    “由你们扣下?”苏辰哭笑不得,早知道就不回去收拾东西了,心里后悔得要死。

    “你如果不愿意走,可以陪你的刀剑住在这里。”佟警官面无表情,眼神冰冷,简直就是个穿着警服的冰山大美女。

    “走,我走!”进入警局就浑身不自在,他哪里愿意住在这里,先离开再说,至于匕首和剑只有另想办法了。

    临走前,苏辰提醒佟警官,道:“劝你们最好别碰那柄剑,它真的认生,拔不开就别拔,否则出了事我可不负责。”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佟警官的脸有些阴沉,她之前就找人想要拔出那柄剑,奈何无人能拔出!

    “队长,为什么要放他走?”一名审讯的警察问。

    “在他进入黔阳技术学院之前的档案就是一张白纸,这种人要么就没事,一旦有事就是大事,而我们现在又没证据,不放他走难道留他吃饭?”佟警官眯着眼说,“我很相信自己的直觉,他肯定有事,不管是好是坏,他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从黔阳市公安局走出来,太阳高高挂在天上,苏辰看着湛蓝的天空,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他一时间忽然发现,偌大的黔阳市居然没有他的容身之地,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

    “苏老师!”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苏辰回头看去,说:“你怎么还没走,一直在外面等我?”

    来人正是夏莲儿,她没有和其他人返回学校,而是独自留在警局外面等他。

    “嗯,”夏莲儿点头,到这个时候都还惊魂未定,面色在阳光下略有发白,“我想请您吃饭,不知道老师有没有时间?”

    “饭就不吃了,老师还得找住房!”

    “您帮过莲儿两次,能不能再帮莲儿一次?老师,求求你帮帮我!”夏莲儿眼泪汪汪,不知道的人会以为苏辰把她怎么着了,“莲儿知道老师是好人,否则也不会帮莲儿两次了。

    “我能看出来,老师不是普通人,您心里对这件事应该有了判断,您救救莲儿好不好?

    “如果老师不帮我,恐怕我活不过今晚了。”

    话语刚落,夏莲儿就接到医院的电话,说她的母亲病危,希望她尽快赶往医院。

    苏辰最害怕女人的眼泪,经不住这种悲伤的诱惑,最终还是选择了和她前往医院,保证她今晚的安全。

    “你为什么相信我能保护你?”他在出租车上问。

    “直觉!”很简单的两个字就把苏辰回答了。

    下了出租车,进入医院,两人以最快的速度前往六楼病房。

    “直觉也好,观察也罢,你既然想让我帮你,就该对我说实话吧?”

    “如果我昨晚没有睡错床,死的就不会是唐雨,我现在只敢肯定这一点。”夏莲儿摇着头回答,她也不知道实情。

    仅听这句话就知道杀手还会来,每时每刻都有可能!

    “你身边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苏辰问。

    “前几天接到一个电话,叫我离开黔阳市,否则就要我的命。”她气喘吁吁地答,“原本认为只是玩笑,可我现在才知道,那不是玩笑!”

    苏辰没有再多问,一看就知道她清楚的不多,还不明白自己遇到的人有多恐怖!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看在你是我学生的份上就破例帮你一次。”苏辰无所谓地耸耸肩,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要做,恰好救她一命。

    何况救的是个青春级大美女,仅是看着她都让人心里感到满足。

    “老师,谢谢你!”夏莲儿满脸感激。

    “虽然只做了你们一天的班主任,但唐雨就是我的学生,我也很想看看到底是谁,连我苏辰的学生都敢动!”

    回想昨日遇见时尚美女的场景,就仿佛是在上一秒发生的,现在给了继续追究下去的借口,他自然不会放过!

    嫌疑人的样貌和他太像了,始终不能释怀!

    来到病房外,夏莲儿正准备推门而入,苏辰心中忽然一跳,下意识的拉住她说:“慢着!”

    她偏过头不解地看他,却很乖巧的没有问为什么。

    “是谁给你打的电话?”直觉告诉苏辰,门后有问题。

    “医院的医生。”夏莲儿想也没想地回答。

    “你确定?”

    “这个……”夏莲儿忽然不敢确定了,拿出手机翻出之前的来电号码,柳眉微皱,说:“号码有些陌生,不是我妈主治医生的电话。”

    先前被电话中的内容吸引的思绪,所以她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现在经苏辰这么一问才发现电话号码不对劲。

    “你退后。”不待她回答,苏辰就一把将她拉到身后,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

    然而就在房门打开的瞬间,“咻”的一声传入苏辰耳中,情急之下,他下意识的侧身躲避,并反手一把抱住夏莲儿躲避开来。

    “嘡!”就在他躲避出去的瞬间,却听正对房门的墙壁发出一声脆响,回头一看,但见一根银针在灯光下散发着寒光,慑人心魄。

    若晚上半秒,性命就交代在这里了!

    “高手!”苏辰在心里惊叹,如果不是经历的生死劫难太多,恐怕也不会有超乎常理的直觉。

    四下一扫就发觉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拐角处离开,苏辰的双瞳立即收缩,二话不说就追了出去,并对夏莲儿说:“你在这等着,哪也别去。”

    此刻不用想也能看明白,那个电话绝对不是医生打的,和杀手有百分百的关系!

    多年的经验告诉他,杀手埋下陷阱后不会立即离开!

    如今不难看出,杀手已经知道昨晚杀错了人!

    当苏辰追到拐角处,正好瞧见一道白影消失在上楼的拐角,于是就三步并作两步追了上去,但对方的速度一点也不慢,他始终都要慢上半拍。

    黔阳医院住院部共有二十二层,苏辰快速追到顶楼一点也不气喘,然而刚出楼梯口的瞬间,却听“咻”一声响起,心里暗叫不妙,翻身一滚,果见一根弩箭射到他之前冲出的位置处。

    翻身站立,苏辰眯眼冷视前方,完全就像变了个人,跟之前吊儿郎当的样子根本就不符合。

    “你是谁,为什么要盗用我的样子?”

    在顶楼边缘的阳台上站着一人,手持弩弓,穿着白大褂,戴着白色口罩,眼神显得十分忧郁,满脸诡笑。

    “呵,真没想到,出来执行一趟简单的任务,居然还能遇见你这种高手!”杀手是个男的,声音显得很沙哑,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的厉鬼一样,声音传开时似乎掀起了一阵阴风。

    “其他事我可以不在乎,可你为什么要盗用我的样子。”苏辰冷视杀手。

    “呵呵,你什么时候能抓住我,我再告诉你。”杀手森冷一笑,直接转身从二十二楼楼顶跳了下去,“小心了,就算有你的保护,那个女人我也杀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