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我是他的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2本章字数:3317字

    把水杯放在茶几上,苏辰并没有安静地坐下,而是一边扫视四周一边迈步,看了看窗外,又检查了屋内可能安放摄像头的地方,确定没有危险后,心里才算松了口气。

    这套房子并不大,约莫有九十平米,两室一厅一厨一卫的格局,家具都是老式的,客厅的墙壁上挂着“家和万事兴”的十字绣。

    家具不多,就连电视都是很老的一款,但它们之间错落有致,干净整齐,哪怕很少有人居住,这里也鲜有灰尘。

    “嗯,挺不错的姑娘,是个会过日子的人,如果娶回家的话……”苏辰遐想连篇,很想恢复正常人的生活,然而世事无常,他注定和这种生活无缘。

    “啊!”卧室内忽然传来夏莲儿的尖叫,苏辰立即如同一只猎豹般冲了出去,一脚踢开紧闭的卧室门,然而才刚进入卧室,一道黑影就扑在了他的身上。

    两座软绵绵的山峰夹住他的脸,腰间还被两条纤细的腿夹住,如玉般光滑的肌肤弄得他心跳加速。

    独特的体香入鼻,让他瞬间就知道这个人是夏莲儿了!

    “蟑螂,有蟑螂!”夏莲儿大声尖叫,双手死死抱着苏辰的头往她的山峰里带,弄得他险些喘不过气来。

    “你……你想弄死我啊!”得到一个说话的机会,苏辰连忙喘着粗气说。

    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有如此香艳的事,真让人血液沸腾,流连忘返于双峰间。

    似乎察觉到了苏辰憋气难受的情况,夏莲儿微微松力,前者趁机把头抽了出来,用眼角余光瞥向四周,赫然发现地面有一只被踩扁的蟑螂。

    “好了、好了,蟑螂都被你踩扁了……”话还没说完,苏辰就愣住了,“没……没穿衣服?”

    他使劲咽了咽口水,这时才发现她真的没穿衣服,只有重要的三点套上了东西,“你……你难道真的要以身相许?如果是这样,我工资不要了都行!”

    苏辰双眼放光,任谁面对此情此景都难以平静,何况还是夏莲儿这等尤物,是个男人都会有反应。

    “啊!”被苏辰的手碰到皮肤,夏莲儿身体轻颤之下才想起自己现在的情况,俏脸立即变得比苹果还要红。

    “谁说要以身相许给你了?谁让你进来的?流氓,老师大流氓,保镖老师大流氓,出去、出去!”

    “我出去也可以,只不过你先下来好不好?”

    夏莲儿尖叫着撵人走,可她的双腿仍旧还夹着苏辰的腰,整个人都抱在他的身上。

    “这个、这个……”夏莲儿一下就落到地面,张嘴想要说话,最后却不知道说什么,因苏辰什么也没做,都是她一个人在自演自导。

    最后,她发挥了女人的专有特权!

    “大流氓,出去,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再进来。”

    苏辰抬眼看去,夏莲儿果真只穿了三点,苗条的身段,如琼脂般的肌肤,无不让人兴奋激动。

    “挺大的!”苏辰下意识地评价,并咽了咽口水,还真没想到她脱掉衣服和穿着衣服完全是两个样。

    “大流氓,看什么看,还不出去!”夏莲儿很可爱的捂住胸前。

    “呵、呵呵!”摸了摸鼻头干笑两声,苏辰不舍的多瞟了两眼就转身走出卧室,并为她把门带上。

    “以身相许?想得美,哼!”夏莲儿娇哼。

    “人间尤物!”出了卧室,苏辰在心里感叹。

    他坐在客厅的木质沙发上,心绪久久难以平静!

    “咔!”片刻后,夏莲儿打开卧室门走了出来,低着头,小脸都还在泛红,害羞的样子当真惹人怜爱。

    “嗯,不错,是个大美女。”苏辰上下打量数眼,她穿着蓝色的复古式长裙,上面有古朴的花纹,穿在她身上就宛若豪门公主一样让人艳羡,“还真看不出来,这种衣服穿在你身上还真有种高贵的气质。”

    长发披肩,睫毛轻颤,灵动中透着顾盼时水灵灵的朝气,丹凤眼美丽诱人,一旦陷入其中就难以自拔。

    “切,人家本来就美,穿什么衣服都有气质。”夏莲儿一点也不谦虚地回答。

    “咚、咚……”

    苏辰正想问晚上吃什么,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是你?”夏莲儿走上前开门,然而门刚一打开,她的脸瞬间就冷了下来,犹如冰霜,寒声问道:“你还来干嘛?”

    听夏莲儿的语气就知道,来人是她不愿见到的!

    “你是我女朋友,我怎么就不能来?”一道尖锐的男声响起,绝对是个高音。

    不等夏莲儿同意,一个男人就直接走进屋内,大摇大摆,似乎把这里当成了他家。

    “你怎么会知道我回来?我和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夏莲儿不满地叫到,想把男子推出去并关上门,奈何男子一把就将她推开,走了进来。

    “呦呵,我说你怎么不让我进来,原来是金屋藏着小白脸啊!”男子一眼就看向苏辰,流里流气,完全就是个混混流氓的样子,“别忘了这里是我的地盘,你回来了我自然知道。”

    他染着黄头发,面容生得俊俏,还真的是个美男子,左耳戴着耳钉,穿着一条浅蓝色牛仔裤,白色的衬衫没有扣上,露出健壮的肌肉。

    “请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夏莲儿下意识地看了苏辰两眼,似乎害怕后者因此误会她一样。

    “前段时间老公、老公地叫得那么亲热,今天就翻脸不认人了?”黄毛自顾自地倒上一杯水,对这里的一切还真的很熟悉。

    “阮航,你胡乱说些什么?”夏莲儿是真的急了,她从来没有喊过老公,急迫的解释道:“老师,他是乱说的,你千万别信!”

    “呦呵,居然还是师生恋,看不出啊,你会是这种攀权附势的人。”阮航尽可能的诋毁夏莲儿,似乎是想毁掉夏莲儿的形象。

    “我从来没有叫过你老公,也没有攀权附势,还有我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请你立刻离开。”夏莲儿抬手一指门外,怒声道:“我和你只牵过手,有些话请你不要乱说。”

    “只牵过手?”阮航冷笑,“你在床上的风姿可是娇艳万种啊!”

    “你……你……”夏莲儿哪里会是这种混混的对手,心里已经急了,“你就是个流氓、人渣,明明是你自己攀权附势,喜欢上了区长的女儿,还来这里干什么?”

    “哼,你这个贱女人,和我在一起那么多年连手都不让牵一下,今天居然藏个小白脸在屋里,我看你就是下面那张嘴贱了。”这句话完全就把阮航的心理暴露了,之前说的话果真是想诋毁夏莲儿的形象。

    “滚,你滚!”

    “滚?我凭什么要走,你以前是我女朋友,现在是,未来也是,哪怕老子在外面睡了无数女人,你也还是老子的女朋友,谁也抢不走。”

    苏辰的心里只冒出两个字,无赖!

    “我再说一遍,请你离开,否则我就要报警了。”

    “报警?你报警老子也不怕!”阮航嚣张地大笑,近乎癫狂地吼道:“你是我的,你的第一次只能是我的,这种小白脸根本就不配拥有你,要滚的应该是他!”

    “呵,我已经是苏老师的人了。”夏莲儿急中生智,竟然把苏辰当成了盾牌。

    “你……你……”听到这个消息,阮航就像点燃引线的炸药桶,火冒三丈,一步并作两步冲到夏莲儿面前,抬起手掌就想扇下去。

    见状,苏辰自知不能再坐视不管了,身为保镖,就不能让夏莲儿受到人身攻击。

    原本放在茶几上的水杯立即变成了武器,犹如石头一样被扔飞出去,“砰”一声砸在了阮航的头上,砸得他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夏莲儿见状,连忙趁这个机会绕开阮航,跑到了苏辰身后。

    “我就知道老师不会不管莲儿!”夏莲儿俏皮一笑。

    “血?”阮航抬手一摸后脑,立即就感觉黏糊糊的,放到眼前一看,满手鲜血,他眼睛立刻一瞪,转身怒吼道:“我CNM个小白脸,你找死!”

    说着,他抬起一张椅子就砸来,并从兜里摸出一把小刀冲出,眼冒狠光。

    “打女人不对!”苏辰单手就接住了砸来的椅子,并反手扔出,砸向阮航。

    “砰!”猝不及防之下,阮航前冲的身体被砸个正着,他当时就摔倒在地,痛得低叫了两声。

    “我CNM!”他爬起来就想握刀冲出,而苏辰却已经先动了,一个箭步前冲,身影一晃就出现在阮航面前,右手抬起就扣住其咽喉,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下了他手中的刀。

    “记住,女人不是用来打的,是用来疼的。”苏辰单手扣着他的咽喉把他提了起来,左手拿着夺过的刀以刀身打在他的脸上,“还有,我妈不是用来给你骂的,虽然我不知道她是谁。”

    “呜呜!”阮航两腿直蹬,双手乱抓,已经快喘不过气来,脸色胀红。

    “好厉害!”夏莲儿双手捂着嘴惊叹,就像犯花痴一样,遂即又发现阮航的情况不妙,连忙劝道:“老师,他快死了、快死了。”

    “放心,死不了。”苏辰把阮航扔到地上,后者连忙大口喘气,咳嗽不断。

    “好、好,你这个贱女人,给老子等着。”阮航爬起来就往外跑,眼中充满怨毒,“你们给老子等着,不报这个仇,老子就不姓阮!”

    苏辰一点也不把威胁放在心上,坐回沙发上,说:“小美女,给老师泡杯茶。”

    “老师,你好帅!”夏莲儿一句话说得苏辰挠了挠头。

    “没办法,谁叫我是你的保镖呢?”苏辰坏坏一笑,“要不你就以身相许算了。”

    “切,老师大流氓!”夏莲儿白了苏辰一眼,转身关好门,并把地上的血迹和玻璃处理掉,随后才给他泡上一杯浓茶放到茶几上。

    “某些人刚才可是亲口说过是我的人了。”苏辰轻轻抿一口茶水,嘴角斜翘,坏笑着看向夏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