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莲儿,回家做饭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2本章字数:3407字

    “谁说了?某人可不是我!”夏莲儿翻脸就不认账。

    “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老师,你和莲儿说说嘛,你怎么会那么厉害?”夏莲儿娇声娇气地说,满脸的崇拜。

    “天生的。”

    “切,你天生个给我看?”夏莲儿连翻白眼。

    “好啊,只要你愿意,我俩就天生个出来,马上就可以办。”苏辰嘿嘿坏笑。

    “大流氓!”夏莲儿站起身拿上钥匙就往外面走。

    “你要去哪?”

    “买菜!”她没好气地回答,还真是个开朗的女孩,转眼就把一切抛在脑后。

    “我陪你去。”苏辰起身跟了上去,还真不放心她一个人出门。

    “其实以前的阮航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可自从他认识区长的女儿后,就完全变了个人,不再是我以前认识的阮航了。”走在去菜市场的路上,夏莲儿发出感叹,“我很小就认识他了,却没想到他会变成现在这样。”

    话语间,夏莲儿偏头看向苏辰,目中柔情似水。

    “老师,你说我以后会变吗?”

    “社会太复杂,很多人和事都会变的,但在我认识的人中,有些人就不会变。”苏辰看着四周来往的路人说。

    “什么人不会变?”夏莲儿天真地瞪大眼。

    “死人!”人心叵测,在苏辰看来,除了死人,其他人都会变。

    她买菜,苏辰拎菜,这种生活很简单,是他想要的,然而夏莲儿已经选择了一条注定不平静的路。

    拎着菜走出菜市场,两人有说有笑,但刚走到小区门口就被一大群突然冲出来的混混围住。

    “没想到吧,我们那么快又见面了。”阮航从人群里走出,后脑的伤已经做了处理。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面对数十人,苏辰仍旧平静,一点也不担心。

    “阮航,你要干什么!”夏莲儿一步迈出,张开双臂挡在苏辰面前。

    阮航扛着棒球棍,眼中闪烁嫉妒,笑得极为冰冷,说:“真没想到,你居然那么在乎这个小白脸。”

    “你知不知道这是在犯法?”夏莲儿很失望地凝视阮航,“说真的,我对你很失望。”

    “哈哈,失望好,越失望越好!”阮航癫狂大笑,拿起棒球棍一指苏辰,说:“小白脸,有种就别躲在女人后面,让一个女人来保护你算什么男人。”

    “他是冲我来的,你到一旁看着就好。”把菜交给夏莲儿,苏辰耸耸肩,一脸无所谓。

    夏莲儿面露担忧,看了看阮航,忧虑道:“可他们人多,你……”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苏辰打断道:“放心,我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这点小事算什么?我既然答应要保护你,就一定会做到。”

    闻言,夏莲儿乖巧地点了点头,拎着菜退到一旁,咬着下唇,满脸担忧。

    “兄弟们,打!”阮航怒吼,数十名混混立即就握着钢管冲出,“废他双手两万,双脚五万。”

    “啊!”一听到钱,数十名混混眼睛都直了,挥舞着钢管冲出,还真想废苏辰的双手双脚。

    “很久不活动,身体都快生锈了,活动下筋骨也好。”苏辰闪身前冲,双脚捻动,手臂就像游蛇一样活动起来,避开了砸来的数根钢管。

    “砰砰、砰……”拳如铁石般砸出,骨头碎裂的声音立即就响起,虽然不大,但听在耳中就像吹响了地狱的战歌,骨子里隐藏的凶狠苏醒了。

    从一名混混手里夺过一根钢管,苏辰四面出击,左闪右躲,横腿踢出,扫腿如弓,并没有对眼前这些人下杀手,但让他们断骨倒是会的。

    “砰!”一根钢管砸在苏辰的背上,险些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幸好他反应迅速,稳住了重心,并反手挥出钢管,废掉了身后那人的手臂。

    对方毕竟人多势众,身手再好也不可能全身而退,何况还得留手,随时注意出手的分寸。

    忽然,一根钢管对着苏辰的头就扎了过来,冷风从左侧打在头皮上,令他的心徒然一凝,条件反射地往后退出半步,钢管顺着他的额头擦过,凶险万分。

    “妈的,差点阴沟里翻船!”苏辰抬起左手一把握住钢管,顺势一带,抬脚踢出,当即就踢得左侧那人“嗷嗷”直叫,跪倒在地面。

    “哎呦!”

    “我的手!”

    “我的脚!”

    这些混混虽然不强,却贵在人多,打起来还真的挺费劲。

    一个接一个被我打倒在地,哀嚎成片,有的甚至昏死过去。

    经过一番打斗,苏辰累得像头牛,直喘粗气,身上有多处受伤,不少地方更是酸痛不已。

    “靠,总算搞定了。”苏辰抬手抹去嘴角溢出的血,满足地扫了一眼满地躺着的人,遂即冷笑着迈步走向阮航。

    如果不是他底子够硬,身手尚好,今天怕是要栽在这里了!

    “好帅,从没见过那么帅的人!”夏莲儿惊叫,脸上的担忧被震惊取代,随后满脸兴奋,想要拍手叫好却又发现手里拎着菜。

    在她眼里,一个人打数十人简直就是神迹,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

    可她永远也想不到,苏辰曾经历过的枪林弹雨比这还要恐怖,有时面对的就是上千敌人。

    “打啊,怎么不打了?”苏辰走到阮航身前,嘴角带着玩味的笑。

    一切的发生不过数分钟,阮航看得都傻眼了,原以为胜券在握,却发生了变数,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他原本想要打击报复苏辰,最后却被现实狠狠教训了!

    若是平常,数十人打一个人都已经多了,今天恰恰相反,数十人在苏辰面前都显得少了!

    “还打不打?”苏辰站在阮航面前,晃了晃手里的钢管,“如果不打就滚回家睡觉,毛都没长齐就学人出来混社会。”

    “啊!”阮航身体颤抖,抡起棒球棍就砸出,就算他心里害怕,也依然没有选择退缩。

    “不错,是条汉子。”苏辰点头赞道,左手一把握住棒球棍,抬腿就是一脚踢在阮航的小腹上,左手松开,后者就向后砸飞了出去。

    “莲儿,走了,回家做饭。”扔掉钢管,苏辰回头喊夏莲儿。

    听言,夏莲儿连忙小跑着来到苏辰面前,一句话也不说,只笑嘻嘻地看着,似乎真的犯花痴了。

    两人刚走出没多远,身后就响起“嘟嘟、嘟嘟”的警笛声,那些个被打残的混混是跑不掉了。

    阮航从地上站起来,看着夏莲儿远去的背影,脸上的怨毒消失了,被欣慰和祝福取代,喃喃道:“莲儿,我祝福你,一定要幸福。”

    天边的最后一道光藏在了大山后面,夜幕降临大地。

    有人报警很正常,但苏辰相信,像阮航那种人绝对会把事情处理干净,不会扯到他头上。

    江湖事,江湖了,就是这个道理!

    来到夏莲儿家门外,让苏辰眯眼的一幕发生了,门居然是大大敞开的!

    “你没锁门?”苏辰拦住准备进家的夏莲儿问。

    “锁了!”夏莲儿很肯定地回答。

    “你跟在我后面。”苏辰谨慎地迈步向前走,夏莲儿只得提菜跟在后面。

    站在门外向里看去,视线被鞋柜遮挡,外加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所以才看不清里面的具体情况。

    “房里有人!”刚走进屋内,苏辰就察觉到生人的气息。

    果不其然,刚一打开电灯,踏进客厅,就见八个黑衣大汉赫然立在四周,封锁了客厅里的有利位置,一看就知道是专业保镖,一旦动起手来怕是要吃亏。

    专业保镖可不像混混那么好对付了,每一个都是有两手的,不是退伍军人就是懂些武术。

    “回来了?”一个约莫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理着一个平头,肚子挺得就跟孕妇一样,正满脸堆笑地看着夏莲儿。

    苏辰一眼就看出他和蔼可亲的笑容背后是虚假,这是一个比豺狼还要凶残的人,笑容只是一种习惯性的掩饰。

    “你是谁?”夏莲儿被屋里的阵势吓到了,但她一看到苏辰就心里有了底气,抬眼与中年男人对视,在气势上丝毫不落下风。

    “怎么,小妈没告诉你,你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中年男人和蔼地笑着,说话的语气却有些阴阳怪气,“抱歉,我忘了,以小妈的性格是不会对你说这些的。”

    “你是大哥,还是二哥?”夏莲儿的母亲临走前对她说了一切。

    “哦,你知道?”中年男人诧异一笑,抖了抖烟灰,说:“我是你二哥夏淳旦。”

    听到这个名字,夏莲儿心里就不害怕了,深知他不敢光明正大地害自己。

    “不知二哥大驾光临有什么指教?”夏莲儿一边说话,一边迈步走上前,把菜放到茶几上,很大方的坐在夏淳旦对面。

    苏辰见状也没有多说什么,迈步走到夏莲儿身后以保镖的姿态站立,该有的警惕不能少,预防万一。

    “小妹真是说笑了,二哥来这儿,哪里有什么指教?只是来看看小妹过得好不好,顺便问问小妹什么时候去看爸。”夏淳旦放下二郎腿,坐正微笑地凝视夏莲儿。

    一口一个小妹叫得还挺亲热,不知道的人还真会以为两人关系很好!

    “呵呵,我过得很好,不劳二哥挂心。”夏莲儿很不喜欢逢场作戏,此刻却又没有办法,“我明天会打电话联系赵律师。”

    赵律师就是医院出现的那个中年人!

    “既然小妹已经决定了,那二哥明天就在家里等你。”夏淳旦站起身,迈步朝外面走去,八名黑衣大汉跟随而出,但当他走到门边却是一顿,话里有话地说:“有些东西还是不要乱拿的好,否则得罪的不是一个人。”

    看似提醒,又像是威胁!

    待夏淳旦远去,夏莲儿立即冷哼道:“猫哭耗子假慈悲,我才不受你的威胁,等着吧,我一定要争回这口气。”

    她的心里其实也有气,夏家人那么多年都不来看上哪怕一眼,今天却来了个二哥,这不明摆着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吗?

    “他今天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苏辰坐到沙发上。

    “什么目的?”夏莲儿虽然聪明,但还是太嫩了,神经大条到认为夏淳旦只是来威胁她,给她下马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