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羞辱、嘲讽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2本章字数:3308字

    “你终于……来了!”老人勉强睁开眼,医生连忙上前为其取下氧气罩。

    “你认识我?”夏莲儿本认为自己铁石心肠,然而当见到床上躺着的这个老人后,她忽然感觉心里的墙坍塌了,竟在隐隐作痛。

    老人没有说话,而是艰难地抬手一指床头的柜子,女护士连忙会意,上前把柜子打开,从中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夏莲儿。

    疑惑地接过盒子,夏莲儿不解地看向老人,后者示意她打开盒子。

    刚把盒子打开,夏莲儿就看到里面放着的全是照片,平面的第一张赫然是她和母亲逛街的照片。

    “这……这是……”拿盒子的手微微一抖,夏莲儿脸上写满惊讶,她把盒子里的照片拿出,一张、一张地翻看,心灵忽然被震动了。

    “这些年来,老爷一直都在关注你们母女。”白发老头说。

    “呵,关注?”夏莲儿把照片放回盒子,冷笑间将之扔到柜子上,眼露恨意地说:“你认为自己的关注很好是吧?呵,我妈都被你关注死了!”

    “咳、咳……”老人想要说话,却因为激动而连续咳嗽。

    “不是老爷不管你们母女,而是你母亲太倔强,宁死也不要老爷的帮助。”说话的仍旧是白发老头,在他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眼里尽显冷漠。

    “够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夏莲儿只想赶紧把事办完,立即离开这个陌生的别墅。

    躺在床上的老人似乎明白了夏莲儿的想法,抬手挥了挥,弱声说:“赵律师,股份转让协议……”

    话没说完,老人又咳嗽起来。

    赵律师连忙把文件递上前,老人艰难地握笔签上了名字,他紧接着又拿出一把钥匙递给夏莲儿。

    “走吧、走吧,她走了,我也该走了!”老人挥挥手,闭上了沉重的眼皮。

    “走吧!”白发老头转身朝外面走去,表情至始至终都很冷漠。

    赵律师收好文件,正准备转身离去时,苏辰忽然开口说:“慢着!”

    白发老头和赵律师回过头看苏辰,皆皱起眉头。

    “协议既然签了,是不是该交给夏小姐?”苏辰淡声说。

    “你不相信我?”赵律师眉头紧锁。

    “人心隔肚皮。”夏莲儿太年轻,她没想到的不代表苏辰想不到。

    “给她!”老人闭着眼说,思绪还很清晰,知道苏辰在顾虑什么。

    老人虽病,但威严尚在,赵律师只得把文件递给夏莲儿,却被苏辰接过收了起来。

    “莲儿,有些事不要放在心上,你们毕竟是兄妹,同山不同海!”老人眼角淌下了两滴泪,已然预料到夏家兄妹间的无情争夺。

    深深看了一眼老人,夏莲儿转身走出了卧室。

    “你到现在都还不肯叫我一声爸爸吗?”老人倏地睁开眼。

    夏莲儿闻言身体一颤,没有回话,迈步走出了卧室!

    卧室门被女护士关上,苏辰跟在夏莲儿身后下了楼,然而在卧室里却发生了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

    “老家伙,我们答应你的事做到了,你答应我们的是不是该兑现了?”卧室里,医生脸上的憨厚一扫而空,眼神变得比寒雪还要冷。

    “呵、呵呵,哈哈,咳咳……”老人剧烈大笑,“你们说的东西,我没有见过!”

    “你玩我们?”医生嘴角斜翘,一抹邪意爬上脸颊。

    “我真的没有见过。”老人闭着眼,俨然将生死置之度外。

    “既然没有见过,那你就去死吧,你的儿子们也很想你死的!”女护士走到床前,手里拿着一根针管,里面装着蓝色液体。

    “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光盘在那个盒子里,而钥匙则被你交给了你的小女儿。”医生恶笑,但眼睛却一直紧盯老人。

    “你永远也找不到那个盒子。”老人睁眼冷视医生,眼神不屑。

    “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东西丢掉性命,值吗?”医生问。

    “值!”老人视死如归。

    蓝色液体注入了老人体内,他闭着眼,渐渐失去了生命气息!

    与此同时,众人下到一楼,赫然发现多了不少人。

    “大爷、三小姐!”白发老头走上前喊道。

    一个消瘦男子和一个年轻女子坐在沙发上,一看就知两人的身份。

    刚来到一楼,苏辰就察觉到一股火药味,沉默中还带着寒气。

    就连众多保镖也怒目而视,分成三伙人!

    “老家伙签字了?”夏淳旦抬头问。

    “签了。”赵律师很恭敬地回答。

    “协议呢?”夏莲儿的三姐问。

    “交给莲儿小姐了。”赵律师答。

    闻言,夏淳旦三人面色一沉,眉头微皱,不满地瞪了赵律师一眼。

    “你就是老家伙和小贱人生的私生女?”女子抬头冷视夏莲儿,眼神不屑。

    “你是谁?”夏莲儿站在茶几前,即使猜到了对方的身份也佯装不知。

    “这是你三姐夏盈盈,这是你大哥夏峰。”白发老头为夏莲儿介绍,只是声音很冷,就像面对下人一样。

    “没家教,”夏盈盈冷笑嘲讽,“私生女就是私生女。”

    “呵,我也没见你有多少家教,妈不知道喊,爸不知道喊,这就是你所谓的家教?”夏莲儿冷哼,针锋相对。

    “你看看你,穿这身衣服简直就像个民工,就你也配进这个家?”

    听到这句话,夏莲儿就是一皱眉,不加掩饰地表现出了厌恶。

    “民工怎么了,他们也是人,挣的是血汗钱,比你这种啃老族好多了。”

    针尖对麦芒,两不相让!

    “好了,”夏峰站起身走到夏莲儿面前,一米九的个子就像小山一样,低头俯视夏莲儿,“把股份转让协议拿出来吧,那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太多了,不是你应得的。”

    “那你说说,什么是我应得的?”夏莲儿内心很疲惫,表面却装出强势的样子,就为了争一口气。

    听到“百分之四十”这个数字,她心里也很惊讶。

    “作为私生女,就应该有觉悟,不该拿的别拿。”夏盈盈讥讽道。

    “把股份转让给我,大哥承诺你豪车、豪房,这些都是你们这种人奋斗一生也赚不到的。”夏峰言语直接,毫无拐弯抹角。

    “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怕是大哥一人吞不下吧?”夏淳旦起身走到夏莲儿身前,说:“只要小妹肯让出协议,二哥以十万一股的价格买。”

    “哼,和私生女有什么好说的,直接把协议抢到手,撕掉不就行了?”夏盈盈更直接,当下就要命令保镖动手。

    “哼,就算你们撕了协议又有什么用?赵律师可以为我作证的!”夏莲儿昂着头天真地说,还以为赵律师会帮她作证。

    “哈哈!”夏盈盈尖声大笑,回头问赵律师:“你会作证吗?”

    “我什么也没看见,”赵律师退到一旁,“你们今天没有看见过我。”

    “赵律师,你……”夏莲儿一愣,脸上写满惊讶,遂即又想到了我昨天说的话,最后只能苦笑。

    “动手!”夏盈盈一声令下,便有六名黑衣大汉准备上前动手抢夺协议。

    “我看谁敢动手!”夏峰回头怒视夏盈盈,他手下的保镖整齐上前,与后者的保镖形成针锋相对之势。

    抢夺一触即发,夏莲儿始终还是个学生,见到这种场面便有些发怵了!

    “只要小妹肯松口,大哥一定保你没事。”夏峰微笑。

    “抢了协议也不是不可,只是抢了之后该怎么分股份?”夏淳旦很现实,只在乎自己的利益。

    “大哥、二哥和我各占百分之十的股份,剩下的百分之十就各出三个保镖比试,三战二胜,胜出的一方就得到剩下的百分之十,怎么样?”夏盈盈提议。

    “嗯,这个办法不错。”夏峰也松口了,知道自己很难吞下百分之四十的股份。

    三人你一句、我一句,转瞬就决定了抢夺的办法!

    “你是自己交出来,还是我们来抢?”夏盈盈尖声冷笑,“就你这种私生女,根本就不配掌控宣蒙集团,是什么人就滚回去做什么人,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哼,白日做梦。”

    “你……你们……”夏莲儿气得面色发红,身体颤抖,怎么也没想到会是现在这个场景。

    “小妹,你还是主动把协议交出来吧,免得动手伤了大家的和气。”夏淳旦脸上再度堆出和蔼可亲的笑。

    “哼哼、哈哈,”夏莲儿笑了,笑得很癫狂,“除非我死了,否则你们谁也别想得到协议。”

    “你是看电视看傻了吧,这种话都能说出来?”夏盈盈像看弱智地看夏莲儿。

    “人家是大学生,应该是读书读傻了。”夏淳旦阴阳怪气地说。

    “废什么话,赶紧把协议交出来。”夏峰说翻脸就翻脸,是个火急火燎的急性子。

    当即就有大汉要动手,夏莲儿面色发白,回头对苏辰说:“你没猜错,也没说错,人真的分贵贱,我现在明白了。”

    “放心,一切有我。”苏辰迈步上前,把夏莲儿挡在身后。

    “这是我们的家事,劝你最好少管。”夏盈盈冷视苏辰,并抬手一挥,六名黑衣大汉立即向前逼来。

    “哦?你承认莲儿是家人了?”苏辰面无惧色。

    “哼,就她这样也配?”夏盈盈不屑,“像她这种私生女,连给我提鞋也不配。”

    “协议就在我这儿。”苏辰从内兜里拿出折叠的协议。

    “小子,把协议交出来。”夏峰用命令的语气说。

    “撕协议用不着你来,我可以帮你撕。”

    “夏莲儿啊夏莲儿,你说说你有什么用,连个小保镖也背叛你,就算你用身体交换,也比不了钱的诱惑。”夏盈盈不忘讥讽,似乎和夏莲儿有杀父之仇一样,对苏辰说:“撕了协议,我给你五万,并收你做贴身保镖。”

    “不撕协议,我给你十万,并收你做小情人,怎么样?”苏辰调侃。

    听了这话,夏盈盈先是一愣,旋即便反应过来,看出苏辰是在变相地嘲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