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老婆,我们回家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2本章字数:2070字

    “砰!”矮光头只觉手臂似乎要断了,一股恐怖的巨力涌入体内,仿佛要把他的五脏六腑都震碎。

    他力量不及,双脚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右臂垂下,短时间内无法再使力。

    苏辰脚下蹬地,腾跃而起,避开另外两人的进攻,不和他们正面碰撞,直逼那矮光头而去。

    飞腿横扫而出,直取矮光头胸前要害!

    “哼,老子不发威,你拿我当病猫?”矮光头用左手从腰间抽出一条皮带,在边缘有极为锋利、尖锐的刀片,皮带随着他猛地甩动,“噼啪”作响,闪着寒光朝苏辰划来。

    见状,苏辰心中暗惊,连忙收力,身体在空中翻转,落到地面翻滚而出,不仅避开了危险的皮带,更避开了随后而来的两人。

    “妈的,玩阴的是吧?”苏辰迅速站起身,刚才那一幕确实把他吓了一跳,他们哪里是比试,分明是想要他的命。

    “你们作弊!”夏莲儿额头冒汗,她也被吓了个不轻,面色都有些发白了。

    “谁规定不能用兵器了?”夏盈盈冷笑。

    “哼!”夏莲儿冷哼,攥紧秀拳,担忧地看着场中,欲言又止。

    与此同时,苏辰迅速摸向腰间,却猛然发现匕首被没收了!

    “靠,早晚得把剑和匕首拿回来!”他在心里暗说,并于同时闪身冲出,脚下泥土飞扬。

    皮带“噼啪”作响,在空中宛若夺命的游蛇!

    苏辰左闪右躲,动如疾风,另两人也不敢靠得太近,怕被皮带误伤。

    箭步冲上前,最后又不得不退回来,皮带四周的刀片太过锋利,威胁性太大,如狂风“呜呜”,一时间让他无计可施。

    如果强行上前,必然会有所受伤,现在不是拼命的时候。

    心中灵机一动,苏辰快速后退,来到树下,蹬地跃到树上,摘下一根一米多长的树枝。

    有树枝在手,他再次冲出,直奔矮光头而去!

    另外两人见状,立即就冲出阻拦,然而他们的身手确实不如苏辰,在他有意躲闪之下,根本无法阻拦其脚步。

    树枝“簌簌”,立即就和那皮带碰撞,苏辰闪身冲出,在寒光中前冲,凶险万分,稍有不慎就会受伤!

    夏莲儿见状,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恨不得立刻喊停!

    趁机近了矮光头的身,单手握住他的手腕,顺势夺下皮带,苏辰抬脚踢在他的身上。

    “砰!”

    “噗!”

    矮光头后退,胸口疼痛,喉咙一甜就吐出了鲜血,手腕处更是被苏辰使劲一扣,已然使不上力。

    同时,刀疤光头的拳头已经临近,另一人更是从腰间的皮带中抽出了软剑,直接就刺向苏辰。

    他猛地转身,却后退开来,以手中的皮带横扫那刀疤光头,后者举拳相迎,以手上戴的尖利铁环挡住了苏辰甩出的皮带。

    皮带虽长,柔韧性很好,但挥舞起来却很费力。

    软剑锋利,剑尖寒光闪烁,直接就挑向苏辰的咽喉!

    解决掉了矮光头,苏辰挥舞皮带直奔高光头而去,直接以皮带缠住他的软剑,用力一拉之下就夺下了软剑,以他之力根本不是苏辰的对手。

    然而就在这时,刀疤光头临近苏辰身后,一拳就打在了后者的后背。

    “噗!”一股钻心的痛传遍全身,苏辰猛地向前扑倒,脚下踉跄,嘴中忍不住地喷出鲜血。

    摔倒在地,苏辰忽然察觉到冷风袭向后脑,毫不犹豫地翻身一滚!

    “砰!”刀疤光头的脚踩在苏辰跌倒的地方,若是再晚上半秒,后者的头怕是要开花了,因为在刀疤光头的皮鞋上竟有一根尖利的小刀。

    “妈的,你想要老子命啊!”苏辰迅速翻身站起,眼中寒芒毕露,一股恐怖的戾气于无形里散出。

    刀疤光头似乎感受到了这股瘆人的戾气,瞳孔收缩之下停止了进攻,冷然地看着苏辰,这时才猜到后者没有用出实力。

    当苏辰散出这股气势时,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感受到压力,而刀疤光头正是这类强者!

    高光头从后面冲来,苏辰猛地一甩皮带,手臂轻震,软剑便飞射出去,直接从高光头的脸颊划过,带着幽冷的寒意。

    鲜血从脸颊淌下,高光头愣在了当场,心脏“砰砰”跳动,他在那一瞬间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如坠冰窟!

    面色有些发白,他愣愣地看着苏辰,身体僵硬,这时才发现实力不如!

    “哈哈,战!”刀疤光头大笑,再次挥拳攻向苏辰。

    十余招后,刀疤光头被苏辰逼退,踉跄站稳,嘴角溢血,但前者脸上却带着笑,没有任何怒意。

    “多有得罪,还望见谅!”刀疤光头居然对苏辰抱拳,已知后者手下留情,否则早死了。

    “多谢手下留情!”高光头深吸口气,目露忌惮地对苏辰抱拳。

    “妈的,老子差点被你们整死,还留情?见谅?”苏辰扔下皮带,满脸怒气地转身走向夏莲儿。

    三个光头再次对苏辰抱拳,知道他的怒气是装出来的,因为他们已经感觉不到戾气了!

    即使是那矮光头也看明白了,深知苏辰是手下留情!

    “废物、都是废物,”夏盈盈怒吼,“滚蛋,你们都给老娘滚蛋,滚回去吃屎!”

    输了比试,夏淳旦的面色也很难看,眼神很冰冷!

    “你说什么?”矮光头回头冷视夏盈盈。

    “我叫你们滚回去吃屎,”夏盈盈很愤怒,“废物,居然让那个贱人赢了,就是因为你们这三个废物才让那个贱人得到百分之十的股份。”

    “你找死!”高光头眼神一冷,一个箭步冲上前,单手扣住了夏盈盈的咽喉。

    “呜、呜呜……”夏盈盈面色胀红,脸上充满愤怒。

    众保镖反应过来,想要上前,却见刀疤光头箭步上前,冷喝:“谁动谁死!”

    “我们是夏淳旦请来的客人,不是你的下人。”矮光头走上前冷声说,认为夏盈盈是在羞辱他的尊严。

    “住手!”见形式不对,夏淳旦连忙说。

    “老二,放开!”刀疤光头沉声说。

    “哼!”高光头松开了扣住夏盈盈的手。

    见状,众保镖连忙上前护住夏盈盈!

    “老婆,我们回家吧,这里不好玩!”苏辰走上前揽住夏莲儿的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