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水深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2本章字数:2146字

    “慢着!”夏盈盈面色苍白,厉声低喝,不愿放苏辰和夏莲儿离开。

    “怎么,难道想反悔不成?”夏莲儿偏头冷视夏盈盈。

    “哼,反悔了又怎么着?反正你这个贱人就不配拥有股份。”

    “你们输了,就该认账,这百分之十股份就是我的。”

    场面突生变化,夏峰和夏淳旦冷眼旁观,暂未参与进来。

    “哼,痴心妄想!”夏盈盈的面色渐渐恢复红润,但表情却愈发显得狰狞,“都给我上,抢了协议和钥匙。”

    近二十名保镖接到命令,立即就要上前动手。

    “我以前得罪过你吗,为什么总是刁难?”夏莲儿挣脱苏辰的手臂,眼露痛苦,面露愤怒,“你们说我不是夏家人,好,我承认!

    “我夏莲儿从小到大就没受过夏家恩惠,也从来没想过要争这些东西,在你们眼里只有利益、金钱,情谊被你们抛到了什么地方?

    “说真的,你们在乎的这些东西,我夏莲儿一点也不稀罕,如果不是为了替我妈争这口气,我今生都不会踏进这个门,永远也不想见到你们这些人!

    “你们一口一个贱人,可你们又算个什么东西?无情无义的家伙!

    “在你们眼里,所有人都是低贱的,只有你们自己最高贵,可你们记住了,在这个世上不会有人永远高贵,也不会有人永远低贱,马有失蹄,何况你们?”

    夏莲儿的话让人听起来很幼稚,却又不得不承认她单纯得可爱,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坚持了很多人失去的本性。

    “好,真他奶奶地说得好!”高光头拍手称赞。

    “现学现用!”苏辰低声感叹。

    听了这些话,夏盈盈非但没有任何改变,面容反而更加狰狞了,近乎疯癫地说:“哼,说得还真大义凛然,可就是因为你这个贱人,父亲宁愿拿着照片看,也不看我一眼,我恨你这个贱人,恨你抢走了我的一切。

    “就是因为你妈,我妈被父亲活活气死,所以他才会一直愧疚,这么多年都没敢把你们这对贱母女接回家。

    “哈哈,那个老不死的就是过不了自己这关,可我不甘,我妈和他一起创建的公司,为什么要让你这个贱人来继承?”

    夏峰和夏淳旦皱眉,没想到夏盈盈连这些话都说了出来。

    “没想到,你居然这样恨我。”夏莲儿深吸口气,真的不知道还有这些内幕,“不过,你骂我可以,请你别骂我妈!”

    夏盈盈心里的恨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凝聚的,她的嫉妒造就了现在的她,十几年的恨终于在今天爆发。

    可夏莲儿心里又何尝没有恨?

    “上,都给我上!”

    众保镖上前,苏辰已不能坐视不理,跨步挡在夏莲儿身前,随时准备动手。

    “住手!”这时,夏峰开口制止了众保镖,并沉声对夏盈盈说:“够了,盈盈,我们输了,这百分之十股份就是她的。”

    “盈盈,别闹了。”夏淳旦同样开口劝阻,不想把夏莲儿逼急了。

    夏盈盈还想说话,却见夏淳旦的面色冷沉下来,她居然吓得一哆嗦,不敢再多言。

    “好了,小妹,你走吧。”夏淳旦淡淡说。

    夏莲儿不明其意,根本看不透夏淳旦和夏峰这两人。

    “我有个提议,不知大家愿不愿意听?”苏辰忽然开口。

    “说!”夏淳旦的回答低沉而又简单。

    “协议已经签下,赵律师又是见证人,为什么不把协议交给赵律师保管,等股东大会由他拿出来,不是更具有法律效益?”苏辰的话令夏淳旦一惊,夏峰皱眉,夏盈盈冷笑,夏莲儿不解,白管家目光闪烁,赵律师面色黑沉着苦涩而笑。

    “这个提议不错,我同意。”夏盈盈少有的没有反对。

    随后,众人便把股份转让协议交给赵律师,各自心里都有算盘。

    在这个前提下,赵律师成为了关键点,也从侧面保证了他的人生安全,暂时不会有人敢对他下杀手。

    离开别墅,走出乐园别墅小区,待和赵律师分开后,夏莲儿终于问出了心里的疑惑:“赵律师已经是他们的人,为什么还要把合同给他?还有这百分之四十股份是我的,为什么要让出来?”

    “胸小无脑的女人,”苏辰白了一眼夏莲儿,“真不知道你是假笨还是真傻,如果你真的吞下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还能走得出来?就算能走出来,恐怕今晚就会有不少杀手来陪你睡觉了。”

    “流氓,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睡觉!”

    “听我说,”苏辰抬手一敲她的额头,“你笨啊,最重要的不是股份,而是那把钥匙,昨晚没有杀手过来,或许就是因为夏淳旦、夏峰、夏盈盈他们得知了钥匙的存在,所以需要你来把它带出来。”

    说到这里,苏辰微微皱眉,很好奇这把钥匙究竟隐藏了什么秘密。

    “那为什么之前有杀手?”夏莲儿瞪着天真的眼问。

    “他们之前不知道有钥匙,只知道要给你的股份。”苏辰眯眼,双瞳在阳光下闪烁精芒,“后来知道了钥匙的存在,只有你能得到,所以需要你来拿!”

    “那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抢了钥匙?”夏莲儿皱眉沉思。

    “他们相互忌惮,更因为他们不敢,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毕竟那始终是他们的父亲。”两人走在路边,一旁就是哗啦啦的河流,苏辰吹着凉风缓缓说出心里的看法,“那百分之四十股份在赵律师手上,他现在才是关键人,所以这些股份最后是谁的还不一定。”

    “不懂!”夏莲儿想了半天还是不明白个中玄机。

    “赵律师这个人很复杂,看似是夏淳旦一方的人,却又和另两人走得近,但也没有把你得罪死,否则他之前是可以不把股份协议交给你的。”有些东西连苏辰也看不透,夏家的水太深了。

    想了良久,夏莲儿还是不明白,摇头说:“我还是想不通!”

    “等你想通了,世界末日早过了!”

    “姓苏的,你敢小瞧我?”夏莲儿忍无可忍,动手掐向苏辰,后者见情况不妙,早已向前跑了。

    片刻后,两人正准备打车回家,却被追来的少林三虎叫住。

    “喂,你们两个等等。”

    “有事?”苏辰回头望去,眉峰微挑,双眼眯缝成一条线,目光如炬,似要斩透人心一样。

    “他们是来抢钥匙的?”夏莲儿站在苏辰后面,低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