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老婆要自己疼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2本章字数:2114字

    在司机师傅一路教导下,苏辰和佟警官下了车。

    “小伙子,听叔一句劝,自己的老婆一定要自己疼!”司机师傅临走前会意一笑。

    “当然了,我的老婆,我不疼谁疼?”苏辰报以回笑,这是只有男人才明白的笑容,他搂着佟警官,偏头看着她冰山般的脸,道:“老婆,你说对吧?老公一定会好好疼你的,老婆要自己疼嘛!”

    “谁是你老婆了,你还要不要脸?”佟警官打开苏辰的手,一脸厌恶,恢复了体力。

    “男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你不知道?”苏辰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我就住这栋楼——302,你可以滚了,没事别来烦我。”佟警官转身拿出感应钥匙,打开楼道入口,碎语道:“从没见过像你这么脸皮厚的流氓!”

    “脸皮厚,吃得够!”苏辰上前拦住她的去路,道:“你什么时候还我东西?”

    “你知不知道用照片威胁警察是犯法的?”佟警官冷笑。

    “嘿,我怕什么?光脚不怕穿鞋的,你说是吧,警官小妞?”苏辰抬手一勾佟警官的下巴,吓得后者身体一颤,连忙向后退出两步,说:“你再动手动脚,我可不客气了!”

    “不客气好啊,最喜欢美女对我不客气了。”苏辰踏步上前,他每迈出一步,佟警官就后退一步,“反正我苏辰什么也没有,用照片拼个警官小妞的脸面还是可以的。”

    对常人而言,这种照片其实没什么,可对佟警官这种要面子的冰山玉女来说,这东西绝不能流出去!

    “你再往前半步,我真动手了!”佟警官摆出动手的姿势。

    “没想到啊,堂堂美女警官居然是忘恩负义、毫无诚信的家伙,空有一张美丽皮囊。”苏辰住脚感叹,“算了、算了,我还是到警局门口贴照片去吧,想必会有不少男警察同志欣赏的。”

    “好、好,你行!”佟警官恨得咬牙切齿,最后还是妥协了,“赶紧滚,后天过来拿。”

    “好嘞!”苏辰迈步离开,走出没多远又回过头道:“小妞,你腰真细,皮肤滑腻,就是整天板着个脸太难看,长相真不咋地。”

    “你……”佟警官气得首次这么想揍一个人,差点恨得直跺脚。

    她年龄其实不大,正值二十五的花季年少,本就心浮气傲,遇到苏辰这种软硬不吃的人还真够呛!

    “把东西取出来给他,应该不算违反职业道德吧?”佟警官拉开楼道门,自语着安慰自己,“我可没有被他吓怕,是因为他救了我,外加那东西就是他的,给他就给他……”

    门刚一拉开,两大个人影就落入佟警官眼瞭,吓得她后退半步。

    “刘婶、罗叔,你俩杵这儿干嘛?”

    “嘿嘿,没什么,就看你和小男友打得火热,没好意思出来打搅你们。”刘婶干笑。

    “小佟啊,你也是时候该找个男朋友了,女孩毕竟只是女孩嘛,总要找个依靠的,我看那小伙子不错,改天叫来陪叔喝一杯。”话语间,罗叔偏头对刘婶道:“老婆子,你不是要买菜吗?”

    “对、对,小佟啊,改日聊,记得带男朋友上我那儿坐坐。”刘婶一边说一边走出楼道,罗叔连忙跟在后面。

    走进楼道,佟警官额头冒黑线,跺脚道:“你妹的,什么跟什么嘛,我怎么就没看出那流氓哪里好了,谁爱和那混蛋打得火热,纯粹是个不知羞耻的流氓……”

    碎语间上楼,佟警官并未察觉到,自己的两侧脸颊早已有些绯红了,她毕竟只是个女人,哪会不需要男人的爱?

    且说苏辰,离开佟警官住的小区后,直接打车赶回夏莲儿家。

    当他下了车,太阳已经快要落山,快步来到夏莲儿家门外,按响门铃。

    “谁?”男人的闷沉声从门后传来。

    “陆虎,开门。”他听出了门后之人的声音。

    陆虎,刀疤光头,少林三虎老大。

    “有情况没?”门开后,苏辰走进屋内。

    “没。”陆虎的回答很简单。

    “好香的饭菜!”刚一进屋就看到满桌好菜,苏辰立即上前,摸着肚子说:“忙了一天,还真饿了。”

    就在这时,夏莲儿从厨房端出一碗鱼汤,看到苏辰想要徒手拿菜开吃,前者连忙把鱼汤放在桌上,抬手就扇了过去:“先洗手!”

    “呵呵!”苏辰干笑,只能到厨房洗手,夏莲儿随后跟进来,站在他身后嗅了嗅,说:“你去哪儿了?”

    擦干手,苏辰敷衍道:“办点事。”

    “办事?”夏莲儿双手叉腰,嘴角斜翘,冷笑道:“我看是和别的女人办事吧?老实交代,你在外面是不是有新欢了!”

    “哪有什么新欢,你多想了。”苏辰竟然生出做贼心虚的感觉。

    “哼,我都闻到了女人特有的香气,你至少和三个女人接触过。”夏莲儿的目光中带着审视。

    “你属狗的?”苏辰顿时一惊,旋即反应过来,抬手一敲夏莲儿额头,皱眉道:“我和别的女人接触关你什么事?就算有了新欢也是正常,我是个正常男人,也需要生理发泄,你又不是我老婆,管那么多干嘛!”

    “你……”夏莲儿气得直跺脚,感觉心里似乎隐隐作疼,想要继续教训苏辰,后者却直接走出厨房,根本不给她机会。

    “不过呢,你吃醋的样子很美。”走到厨房口,苏辰突然回头坏笑,“要是你今晚害怕的话,我可以勉强免费地陪你睡个觉,保证服务周到,保证只是简单的睡觉,保证睡觉后不再另寻新欢。”

    “滚,大流氓!”夏莲儿气得脸红,但心里却有小小的激动。

    吃过晚饭,夏莲儿收拾碗筷,苏辰、陆虎等人则坐着看电视,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交谈中,苏辰才知道陆虎三人刚到黔阳市三日,身无分文才给夏淳旦做了保镖,重要的是连工资都没拿到就闹翻了,所以才抹下脸来投靠苏辰。

    三人是少林寺俗家弟子,因为在寺里犯了戒才会一路流荡,来到黔阳!

    约莫八点,夏莲儿正坐在苏辰身旁看言情剧,忽然接到了白管家的电话。

    “董事长走了,在九零殡仪馆。”

    白管家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可夏莲儿整个人却傻愣当场,手里的手机滑落在地都没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