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死局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2本章字数:2113字

    “怎么了?”苏辰皱眉,原本打瞌睡的陆虎、蚩虎、程虎三人也偏头望来。

    “他……他死了!”嗓音颤抖,刚没了妈,现在又没了所谓的爸,夏莲儿的心很疼,只感觉眼前一下子黑了。

    血浓于水!

    “要不要去看看,送他最后一程?”苏辰问。

    沉默片刻,夏莲儿没有哭,身体也不再颤抖了,表面看似恢复正常,但她的内心却压上了一块巨石。

    “他毕竟是我名义上的父亲,也是我妈最爱的人,没有他就没有我,送他最后一程吧!”

    夏莲儿走进卧室,片刻便换好了衣服。

    一行五人出了小区,打两辆车前往九零殡仪馆,苏辰、陆虎、夏莲儿三人同坐一辆车。

    九零殡仪馆是黔阳市最高级的一处殡仪馆,有些身份的人都会选择在这里开追悼会,数公里外就是火葬场。

    西郊,九零殡仪馆大门外,两辆出租车相继停下,苏辰等人下了车便朝殡仪馆内走去。

    然后刚走到殡仪馆大门处,苏辰便觉身体一寒,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抬眼一扫四周,鬼影都不见一个,黑漆漆一片!

    阴风阵阵,透出瘆人的寒意,就像即将进入地狱一样。

    “不对劲啊,按理说,宣蒙集团董事长的追悼会,这里不应该没人才对。”陆虎皱眉低语。

    忽然,苏辰住脚站立,眯眼凝视前方,心跳加速,总有种再往前就会跌落万丈深渊的预感!

    殡仪馆的位置靠山面水,里面毫无灯光,伸手不见五指,仿佛暗中有厉鬼在蛰伏一样!

    “退,缓慢退出去!”苏辰做出决定。

    即使夏莲儿再傻,此刻也发现了不对劲,这哪里是给董事长开追悼会,分明是要给她开追悼会。

    陆虎三人闻言立刻松口气,额头早已汗水淋漓,他们总有种如芒在背之感,心里发悸。

    一旁的大树在冷风里“哗哗”作响,苏辰五人缓缓向后退,警惕性提到了极致,这九零殡仪馆内明显成了龙潭虎穴,若他们真的走进了不远处的大厅,怕是真的就有来无回。

    “莲儿,报警!”一边退后,苏辰一边说。

    他们不敢退得太急,怕暗中的杀手反应过来!

    “没信号!”夏莲儿拿出手机扫了眼说。

    “呵,准备还真齐全,连信号都屏蔽了。”苏辰冷笑,身体却猛地一颤,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错误,急声说:“快,关掉手机屏幕!”

    话音刚落,还不待夏莲儿有所举动,一声枪响便至远处传来,苏辰的心骤然一跳,猛地把夏莲儿拉入怀中,往地面翻滚而去。

    “砰!”一颗冰冷的子弹贴着苏辰的头皮划过,打在地面擦出一串火花。

    夏莲儿的手机落到地面,屏幕立即黑了下来!

    陆虎三人同样往地面一滚,分别躲到不远处的大树后面。

    “枪手!”陆虎的嗓音有些低沉。

    “没事吧?”苏辰把夏莲儿护在身下,缓缓站起身。

    “没事!”夏莲儿的脸吓得发白,强忍着害怕回答。

    “啪啪!”苏辰和夏莲儿刚站起身,两束灯光忽然照射而来,大灯刺眼,令两人无法适应强光,脑袋瞬间有些发晕。

    “砰!”又是一声枪响,一切的发生只在瞬息间。

    夏莲儿被强光刺得闭上了眼,苏辰虽强忍着没闭眼,却也无法在瞬间适应强光,只能凭借感觉抱住夏莲儿,使她不会受到伤害。

    “噗!”一抹血花绽放,苏辰只觉右肩一疼,身体险些因冲力而站立不稳摔倒在地。

    他的适应力很强,经过这两秒便恢复视力,已顾不上右肩的痛,双臂猛地抱起夏莲儿就往殡仪馆大门外跑。

    陆虎三人见状,一咬牙关,从大树后面冲出,紧跟其后!

    若继续留在殡仪馆内只有死路一条,鬼知道对方还准备了什么杀招!

    “哒哒哒……”暗中的杀手没有再开枪,深知已经失去了最佳机会,可苏辰等人的危机并没有解除,蓦然从四周冲出了一个个大汉,戴着口罩,手中握着不同样式的兵器,有长刀、匕首、军刺等。

    这些人不是杀手,身手却也不是普通人能比,外加暗中有枪手,苏辰根本没心思和他们纠缠。

    几人的速度很快,数秒就冲出了殡仪馆大门,但迎接他们的是从四周涌出的黑衣大汉,宛如黑夜里的夺命杀手!

    “他们这是要干嘛,杀人灭口?”夏莲儿真的怕了,“难道他们就不怕警察调查?这可是犯法!”

    “胸小无脑的女人!”苏辰被气笑了,“要是他们怕犯法,就不会对你痛下杀手,连枪都用上了,你说他们怕不怕警察?”

    “可钥匙在我手上啊,他们就不怕我毁了钥匙?”夏莲儿被苏辰抱着,脸比白纸还苍白。

    经夏莲儿这么一提醒,苏辰眼中精芒一闪,道:“夏家的水还真的挺深,或许要杀你的不是夏家三兄妹。”

    “不是他们是谁?”

    “谁给你打的电话就是谁。”

    “白管家!”夏莲儿惊呼,“不应该啊,他没理由杀我,为什么要杀我?”

    苏辰此刻来不及细想太多,只感觉夏家这淌浑水有太多蹊跷,里面隐藏了不少他不知道的势力。

    “这把钥匙对某些人或许很重要,可对某些人而言,却可有可无。”苏辰只能这样猜测。

    这里是市西郊,除了殡仪馆就鲜有住户,面对数百人的围堵,苏辰五人还真的无路可逃。

    “你带她先走,我们挡一会儿!”陆虎戴上虎指说。

    蚩虎抽出腰间皮带里的软剑,面容冰冷,剑光闪烁出寒芒。

    “嘿嘿,既然他们敢动手,杀两个人应该不会有事吧?”程虎抽出皮带,一块块收缩的刀片立即外放,他相信对方能摆平死人。

    “你们自己找机会脱身!”苏辰抱着夏莲儿往不远处的田地里冲。

    此刻正是秋季,田地里全是玉米杆,而且面积还不小,进入里面逃跑的机会必将多一些。

    然而让苏辰意想不到的是,玉米地里悠然走出了十余人,每一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把幽黑的手枪,枪口正散发着夺命阎王的地狱气息。

    “死局!”苏辰住脚,苦涩而笑,这根本就是一场死局,无路可逃。

    陆虎三人也察觉了情况,立即闪身来到苏辰左右,三人的脸在黑夜里显得很难看,几乎成了猪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