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剑出惊夜月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2本章字数:2180字

    众黑衣大汉将苏辰等人围在中间,却没动手,冷眼而视。

    苏辰把夏莲儿放了下来,道:“这回玩大了。”

    “是谁让你们来的?”夏莲儿面对眼前的情况反而不怕了。

    夜空寂静,无人回答,只有玉米杆随风摇摆发出的簌簌声在回荡。

    “总要让我们死个明白吧?”蚩虎高声喝问。

    “枪下无名鬼,死就死了,还要个什么明白?”一名枪手的食指已经扣在了扳机上。

    “慢着,”一个蒙脸、戴帽的女人从人群里走出,肩上扛着一把狙击枪,“那女的不能杀,雇主改变主意,要活的。”

    苏辰四下一扫,四周足有上百人,外加十余个枪手,他想要突围实在太难。

    “怎么办?”陆虎低声问。

    “凉拌!”苏辰眯眼沉思,双瞳宛若皓月在闪烁。

    他很久没遇到这种窘境了,心里却一点也不怕,只是表情有些凝重,隐匿于骨子里的凶厉正缓缓苏醒。

    “如果就我们四个,冲出去不是难事。”程虎紧握皮带,面露为难。

    “其他人要死要活?”一名枪手问。

    女杀手沉吟片刻,诡声一笑,说:“死活不论!”

    “我跟你们走,放他们离开。”夏莲儿迈前一步。

    月光照在她的脸上,稚嫩的面孔里显露着坚毅,在生与死的面前,她似乎开始长大了!

    “呵,你认为可能吗?”女杀手冷笑,“瓮中之鳖也配和我们谈条件?”

    “那你想怎样!”夏莲儿怒吼,声音歇斯底里。

    “他太碍事了,必须死!”女杀手抬手一指苏辰。

    “我说了,我跟你们走,放他们离开。”夏莲儿说得斩钉截铁,一副你们不答应我就自杀的表情。

    女杀手大笑,笑声越来越冷,就像从九幽地狱传来的厉鬼哭嚎一样。

    “好、好,你先过来,我就放他们走。”

    “好!”夏莲儿傻到相信了对方,忽略了人心险恶、反复无常。

    她迈步走向女杀手,却被苏辰一把握住,道:“我苏辰还没到需要牺牲女人来换取自己性命的地步。”

    “如果不这样,我们都得死。”夏莲儿摇头,并使劲甩开苏辰的手,奈何她力气太小。

    “呵,比今天还要危险的局面我都见过,能杀我的人还没出生。”苏辰松开握住夏莲儿的手,像是变了一个人般,浑身上下散发出让人恐惧的戾气,瞳孔似乎都变红了,像两轮血月一样妖邪,“是你们逼我的,死局在我面前也得变成活局,一切死局都能拼出一条活路,就让我来杀一条血路!”

    “你……你……”夏莲儿被吓到了,没想到平常随性的一个人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这……”陆虎三人对视一眼,瞳孔收缩,在苏辰身上感受到了恐怖的压力。

    苏辰迈步上前,对蚩虎道:“借剑一用。”

    蚩虎下意识地把剑递给了苏辰,后者挺直的背影忽然变得无比高大,犹如无法跨越的高山。

    “你们躲开,护好莲儿,见机跟上。”十二个字,铿锵有力,苏辰握剑在手,脚尖轻点地面,整个人就如同风一般冲了出去。

    “好快!”蚩虎惊叹,拉着夏莲儿往后退。

    “从没见过那么快的人!”程虎震撼。

    “这才是你真实的实力……”陆虎轻叹,知晓了自己和苏辰的差距太大,他只能看到后者的残影。

    “很多人只知道你是昔日兵王,也或许他们已忘了你的存在,但我知道,你不仅仅是兵王,更是剑圣后人……”没人能听到女杀手的低喃。

    剑圣,是对用剑达到极致的高手的称呼,即使是现代也有江湖!

    现实里的剑圣不是电视里演的那样,并不能飞天遁地,也不能一剑斩裂山峰、河流,仅是速度、力量、出剑达到了超乎常人的程度。

    “砰、砰砰……”枪声响起,划破寂静。

    河流湍急,哗哗声夹着枪声传向远方,方圆十公里几近无人居住,只有广阔田地。

    身影闪烁,苏辰动如风,手中剑寒芒熠熠,子弹贴着他的身擦过,身如鬼魅,凭借感觉闪避子弹。

    就算他再快也快不过子弹,全凭经验和感觉躲闪,左脸被划出了一道口子,死神几乎与他擦肩而过。

    “噗!”血花绽放,他的胸前中了一枪。

    疼痛传遍全身,他却速度不减反增,提剑挥舞,冲到玉米地前,剑起血溅。

    有两名枪手反应不及,前胸皆被刺伤,血洞汹涌,胸骨被生生斩裂,伤及心脏,不死也损半条命。

    “砰砰、砰……”其余枪手面容冰冷,根本不在乎那两人的生死,直接就扣动扳机,子弹若阎王夺命,直接封死苏辰的退路,欲置他于死地。

    “不要!”夏莲儿惊叫。

    “哼!”苏辰抬手抓过被他刺伤的其中一人,将之身体挡在身后,他紧接着又将另一人踢飞,挡住了前方激射而来的子弹。

    “噗噗……”血花绽放,两人当即死亡。

    “咻!”一颗子弹穿过缝隙,直取苏辰左胸而来。

    子弹划过夜空,寒芒闪耀,如流星又似夺命利刃,让人不寒而栗。

    苏辰瞳孔收缩,凭感觉横剑于胸,下意识地想用剑来抵挡子弹。

    “嘡!”子弹打在软剑上,居然没能穿透剑身,苏辰嘴角溢血,狂声而笑,大感幸运。

    若不是软剑上好,苏辰怕是命不保昔!

    “杀!”他低吼,如魔鬼般冲出,剑快如电,身快如风,这些枪手根本不是对手。

    手起剑落,剑出寒芒现,寒光消匿则鲜血喷!

    十余名枪手被苏辰打散,他就像是索命阎王,手中的剑就是夺命无常!

    “呵,好!”女杀手赞道,把狙击枪拿在手里,瞄准了苏辰的身影,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咻!”

    子弹射出,快到连残影都没有!

    苏辰顿觉头皮发麻,后脊发凉,冷风呼啸,一股劲风划破空气直逼他后心。

    根本来不及细想,他侧身闪躲,子弹同时而至,从他的右臂穿过,伤肉未伤骨。

    一条大大的豁口出现,右臂肌肉就像被炸开了一个口子般,皮肉外翻,血肉模糊,白森森的骨头露在外面。

    “上!”女杀手命令一出,四周众大汉握着兵器奔陆虎等人而去。

    “走!”陆虎低吼,率先冲向苏辰所在。

    蚩虎一把扛起夏莲儿,根本不等后者拒绝!

    由于枪手被苏辰解决,陆虎三人前冲十分顺利,毫无阻碍!

    此刻,苏辰手腕翻转,一剑刺出,无情地斩掉了还站着的最后一名枪手的右臂!

    他握剑在手,剑出惊夜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