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甜里带着泪的咸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2本章字数:3126字

    从苏辰冲出到结束,实际不到一分钟!

    “走!”左脸伤口淌下的鲜血早已把他的脸染红了,如今顾不上伤势,他连忙招呼陆虎三人往玉米地里冲。

    前胸、右肩、右臂各中一枪,情况糟糕透顶,苏辰几乎成了血人,鲜血顺着右臂滑落,就像泉涌一样。

    他前胸后背更是一片暗红,面色在月光下显得十分苍白,双瞳犹如厉鬼的眼一样恐怖。

    “呵,想走?”女杀手冷笑,瞄准又是一枪,带着死亡气息的子弹直奔夏莲儿射去,“其实,我一点也不在乎死活,少拿点佣金也无所谓。”

    蚩虎扛着夏莲儿即将冲进玉米地,却忽然心悸,头皮发麻,下意识察觉到了身后那冷冰冰的气息,想躲却已来不及!

    苏辰见状,猛地腾跃而起,用身体将蚩虎撞开!

    蚩虎翻滚在地,夏莲儿同样被摔在一旁,苏辰却闷哼一声,小腹中枪,身体被子弹的冲力带着向后砸飞半米远。

    嘴里鲜血如涌,这一枪当真伤到了苏辰的根本!

    “怎么样?”陆虎连忙把苏辰扶起。

    “死不了,”苏辰摇头,脸比雪还白,瘆得吓人,“所幸没伤到内脏,要不然还真他妈玩完了!”

    凭经验加痛感,他能判断子弹没有伤及重要器官,送医院及时的话还能保一命!

    夏莲儿从地上爬起,冲到苏辰面前,眼角忍不住地流下了泪水,颤声说:“莲儿什么都没有了,现在只有你对莲儿最好,你不能死,我不让你死,老师你坚持住好不好,只要老师不死,我们回家睡觉,好好睡一觉……”

    她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咳咳,我快被你摇挂了!”苏辰咳嗽,嘴中涌出血液,夏莲儿连忙停止摇晃,笑了,说:“你没死,老师没死,大流氓没死……”

    “死个屁,你这丫头就不能盼我点好?”苏辰抬手一敲夏莲儿额头,旋即又道:“快走,进玉米地。”

    夏莲儿流着泪还想说话,却被蚩虎拉着跑进玉米地,上百名大汉已经追来!

    “妈的,再不进医院,老子恐怕就真的要见阎王了。”苏辰捂着小腹。

    几人跑进玉米地,众黑衣大汉紧追不舍!

    每根玉米杆都有两米左右高,让苏辰几人得到了很好的隐藏,对方的枪暂时失去了作用!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陆虎面色阴沉,能听到身后窸窸窣窣的声音,敌人离他们并没有很远。

    “给,”苏辰把软剑递还蚩虎,“谢了,这是柄好剑,如果没有它,恐怕我的心脏已经被打穿了。”

    蚩虎接过软剑,点头道:“你受了伤,又带着她,照这种速度下去,怕是谁也走不掉。”

    “是啊,玉米地虽然宽,但总会走完。”程虎皱眉。

    “不如这样,你和她先走,我三人挡上一阵。”陆虎对苏辰建议道,“那些人在玉米地里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脱身更是简单。”

    “小心!”苏辰深吸口气,深深看了一眼陆虎三人,如今只能这样了。

    “放心,哥几个命大着呢,死不了。”程虎笑道。

    苏辰点头,没有再说话,在夏莲儿的搀扶下往玉米地深处走去,陆虎三人则对视一眼,分散开来,开始对追来的敌人伸出了魔爪。

    片刻后,夏莲儿扶着苏辰走出玉米地,一眼望去,前方全是没有收割的稻米。

    “怎么样?”她眼中尽是担忧,看到了苏辰身上的血,更看到了他瘆白的脸。

    “没事。”苏辰勉强一笑,是个人都能听出他的声音很虚弱。

    “往哪走?”夏莲儿望着四周犹豫不决。

    不远处就是大道,上去或许还能遇到车,可如果杀手追来,两人就难逃一劫。

    若是进入稻米地,确能起到隐藏的作用,但苏辰的伤势已经不允许再耽搁下去,必须尽快送往医院救治。

    “进稻米地。”苏辰感觉到了眼皮的沉重,但还是选择先保证夏莲儿的安全。

    听言,夏莲儿一阵心疼,泪水不由自主地淌下,有些哽咽。

    “不进稻米地,走大路。”夏莲儿语气坚决,扶着苏辰就往大路上走。

    “你……”苏辰想拒绝,却发现脑袋太重,只能依托夏莲儿的搀扶行走。

    “你能为了我不顾生死,我又怎么能看着你没命?”夏莲儿哽咽道。

    患难见真情,她从此刻起真的对他动了情!

    “傻瓜!”苏辰苦笑,眼前的一切已经有些模糊了。

    “你才傻,把自己拼成这个样子,值得吗?”夏莲儿心疼地看着苏辰,两人来到了公路上。

    “你开我工资,我对你负责,这是作为一个保镖的职责。”前半句话说得诚恳,后半句却变了味道,苏辰在这个时候还不忘调侃夏莲儿,“如果你被感动得要以身相许的话,我也勉为其难地接受,会对你更负责。”

    “大流氓,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个!”夏莲儿瞪眼,心里却有些美滋滋的,苏辰还是那个苏辰,并没有因杀戮而改变作风。

    “嘿,你不知道我就好这口?”如果不这样调侃,苏辰还真怕自己昏死过去,更怕自己恢复三年前的嗜血。

    只不过他对自己还是挺有信心,能压制心里的那种戾性!

    “流氓!”夏莲儿扶着苏辰走在公路上,希望能遇到一辆车。

    “慢着,”苏辰忽然住脚,昏沉的神经立即绷紧,“有人!”

    “有人?”夏莲儿连忙四下一扫,只见四周黑漆漆一片,疑惑道:“哪有人?”

    苏辰没有回答,闭上眼用耳朵顺着风听,瞬即睁眼说:“有人,我听到了脚步声,躲起来!”

    “不会吧,你耳朵那么好?”夏莲儿有些不信。

    “呵,你不懂,有些能力是用血换来的。”

    夏莲儿侧脸看向苏辰,忽然感觉眼前这个人十分陌生,在他身上似乎有很多血与泪的故事,玩世不恭的外表下埋葬了不为人知的孤寂和秘密。

    心里将信将疑,夏莲儿扶着苏辰躲进路边的泥沟,不久就看到三个人影从黑夜里走来。

    “他们会走大路?”

    “应该不会吧,进稻米地更安全,如果是我一定不会冒险上公路。”

    “闭嘴,”女杀手低喝,“那个人受了重伤,如果不冒险上公路找车,他必死无疑。”

    三人距离苏辰和夏莲儿藏的位置越来越近,夏莲儿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苏辰却笑看她的脸,低语说:“你真好看,一辈子也看不厌,如果能娶你做老婆,过个平静的生活该多好?”

    “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个,没心没肺!”夏莲儿被苏辰的态度气得想捏他两下。

    “呵,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反正我这条命就是捡回来的,能活到现在已经知足了。”

    “闭嘴,别乱说,你不会有事。”夏莲儿娇嗔。

    忽然,女杀手停步不前,距离苏辰两人还有五六米的样子。

    “怎么了?”一名大汉问。

    “有血腥味!”女杀手皱眉,旋即冷笑,看向苏辰和夏莲儿躲的方向。

    泥沟里,苏辰只觉眼皮越来越重,脑袋昏昏沉沉,眼前愈发模糊,低声道:“完了,被发现了。”

    “怎么可能!”夏莲儿惊骇。

    苏辰苦笑,摇头不语,说话的力气都快消失。

    抬头看了看公路外,又看了看苏辰,夏莲儿心一狠,一咬牙,笑了,笑得幸福而又灿烂。

    “流氓老师,你一定要活下去。”她抬手抚摸着苏辰的脸,眼神坚定。

    “你……”苏辰猜出了她的用意,想说话,却发现自己一点力也提不上来,身体就像被掏空了一样。

    “大流氓,保重!”话语间,夏莲儿低头吻在了苏辰的双唇上,满脸深情,闭眼享受这第一次吻,甜里带着泪的咸,似乎又夹杂了血的腥。

    吻过后,夏莲儿把钥匙放进苏辰的裤兜,头也不回的往回跑去,数秒就进入稻米地,消失不见。

    “那儿有人!”一名大汉指着不远处的稻米地说。

    “追!”女杀手皱了皱眉,往苏辰的方向扫了一眼,想要过去查看,却见三道人影从远处的玉米地里冲出,最终还是选择带人追进稻米地。

    眼睁睁见到夏莲儿的背影消失,苏辰想要抬手拉住她,却发现自己的双手重如千斤,眼皮垂了下来,视线模糊,已然撑不下去。

    “呵,没想到我苏辰居然沦落到需要女人保护的地步了……”他于心里自语,嘴角斜翘,勾勒起森寒的笑容。

    夜风哓哓,麦穗簌簌,苏辰在这个夜里幡然醒悟,他竟然到了连一个女人都无法保护的程度,心就像被无数根利针扎刺一样,无比疼痛,在滴血!

    “他俩在哪儿?”蚩虎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走公路还是进稻米地?”程虎犯难。

    犹豫数秒,陆虎决定:“进稻米地!”

    然而就在三人即将进稻米地时,陆虎骤地停步,皱眉嗅了嗅,说:“血腥味!”

    “在那边!”蚩虎抬手一指苏辰躲的泥沟。

    “过去看看。”陆虎小心翼翼地转身走向公路。

    由于这里是郊外,外加现在是夜晚,陆虎能闻到血腥味一点也不奇怪!

    “苏辰?”走近了,程虎一声惊呼打破寂静。

    “女的呢?”蚩虎四下一扫,没有见到夏莲儿便面色一变。

    “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救他,再不送医院就没命了。”陆虎上前抱起苏辰,而后者此刻已经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