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你摸了我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2本章字数:3151字

    三天后,黔阳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609病房。

    病房外站有两名警察,在这里已经守了三天。

    病房里,陆虎、蚩虎、程虎三人同样在这儿守着,一旁还坐着个女警,正是佟警官。

    “都三天了,他怎么还没醒?”程虎啃着馒头说。

    “是不是醒不来了?”蚩虎担忧地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苏辰,“他如果醒不来,我们怎么办,工资还没得,又要流浪大街?”

    “你傻呀,盼点好的行不,要是真被你说中了,老子怎么还这位女警官的钱?”程虎一脚踢在蚩虎屁股上。

    “我说你们两个是欠揍,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那点钱!”陆虎嘴里吃着肉包,给了程虎、蚩虎一人一脚。

    “哼,”程虎走到窗前低哼,“也不知道是谁天天盼他早点醒来,说什么肉包都吃腻了,可老子天天啃馒头……”

    “你抱怨个屁,有馒头吃就不错了,别忘了你是和尚,不能吃肉。”

    “那你为什么吃肉包?”蚩虎问。

    “我是俗家弟子,再说老子已经还俗了。”陆虎一口一个肉包。

    “我也还俗了,凭什么你吃肉我啃馒头!”程虎嘟嚷。

    “凭老子是老大!”陆虎嘿笑,另两人脸色黑沉,咬紧牙关狠狠瞪了眼陆虎。

    一向冷冰冰的佟警官居然笑了,无语地摇头,第一次见到那么大的男人像孩子一样斗嘴。

    她走到病床旁查看苏辰的状况,摸了摸后者的头,掀开被子摸手臂,随后又看了看他前胸的伤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三个活宝能不能说句实话?”

    “等他醒来自己问他!”程虎说。

    “不知道!”蚩虎态度坚决。

    “你问我我问耶稣?”陆虎想了想说。

    “你是和尚,应该信佛!”程虎提醒。

    “咱现在是个俗人,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三日来,佟警官拿陆虎三人还真无招,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软弱无力。

    她摆了摆手,示意三人闭嘴,听这个回答已经无数遍了。

    然而就在这时,沙哑的嗓音响起:“美女,男女授受不亲,你摸我的胸干嘛?”

    “啊,诈尸了!”程虎惊叫。

    “叫个屁啊,人家这是醒了。”蚩虎一掌打在程虎的光头上。

    佟警官闻言连忙缩回手,并为苏辰盖上被子。

    “不用躲、不要害羞,我很开放的,不会要你负责。”苏辰面色苍白,刚醒来也不忘调侃美女,“你还想摸哪儿就继续摸吧,我吃点亏没什么!”

    他一边说,一边露出享受的神情!

    咬牙瞪视苏辰,佟警官恨得攥紧拳头,嘿嘿笑了两声,病房里的温度似乎因为她的笑声降低了不少。

    “嘿嘿,玩笑、玩笑,大警官千万别介意。”苏辰连忙改口,因为后脊有些发凉了,深知女人不能得罪过死。

    “你什么时候醒的?”佟警官尽量压制愤怒。

    “你摸我胸的时候。”苏辰话刚落,就见佟警官终于忍无可忍,抬手适度在他的右臂一弹,立刻痛得他嗷嗷直叫,“痛啊,真是你摸我胸的时候!”

    佟警官又抬手,苏辰立即吓得头冒冷汗,改口道:“没、没,我什么都不知道!”

    “嗯,”佟警官满意地点头,“说吧,你是怎么回事。”

    “这个……美女……能不能先让我……上个厕所?”苏辰试探性地问。

    “说完再上。”佟警官又抬手在苏辰右臂一敲,虽然隔着被子,却也痛得他额头直冒汗。

    “你这是虐.待、是刑讯逼供、是暴力执法,我要告你!”苏辰怒吼,旋即对陆虎三人道:“傻愣着干嘛,还不过来把这疯女人拖走?”

    “嗯?”佟警官回头一瞪陆虎三人。

    “这个……我什么也没看见!”程虎转身看向窗外。

    “我睡着了!”蚩虎直接趴在桌子上装睡。

    “小两口吵架关我什么事?”陆虎继续吃包子。

    见状,苏辰顿时焉了,嘿嘿直笑,道:“问吧,老婆大人问什么我答什么。”

    佟警官也不和苏辰计较了,道:“说说你这是怎么回事,夏莲儿哪去了,为什么联系不上她。”

    “你也看见了,这是枪伤,白痴都知道我遇到杀手了,傻瓜都想得到我是保护夏莲儿遇到的杀手,笨蛋都看得出我不知道夏莲儿在哪!”苏辰敷衍道。

    “呵呵!”佟警官森冷的笑容刺入苏辰眼瞭,哪里会看不出后者话里有话,骂她是白痴、傻瓜、笨蛋。

    “九零殡仪馆……”苏辰见状连忙把情况说出来,只不过是有省略性地说。

    佟警官并于同时把守在门外的警察叫了进来,开始做起笔录!

    “说完了,”苏辰口干舌燥,对佟警官连连眨眼,“老婆,快伺候我上厕所。”

    “什么老婆?”另两名警察瞪眼。

    “她啊,她是我老婆!”苏辰对佟警官微笑。

    “什么?”两名警察满脸惊骇,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怎么可能,警花队长怎么会看上你这种人……”一名警察下意识嘀咕。

    “别听他瞎说,纯粹就是个流氓。”佟警官咬牙道。

    “谁瞎说了,难道你想翻脸不认账?”苏辰装出一副急样,“我那天还送你回家,还答应了司机师傅好好疼你,自己的老婆要自己疼啊,你不能抛下我和孩子……”

    苏辰越说越离谱,但两名警察却越听,眼睛瞪得越大!

    “老婆啊,你摸了我的胸、摸了我的手、摸了我的肚子、摸了我的……”

    剩下的话没说,给人留下了神秘感!

    苏辰嘿嘿冷笑,虽然虚弱,但睡了三天,精力充沛,他就是要报被弹右臂的仇。

    “天啊,队长的脸红了!”由于心里太过震惊,一名警察当场惊呼,话刚落就意识到不妙,连忙捂着嘴干笑。

    “那个,队长,如果没什么事,我们就先出去了。”另一名警察说。

    “嗯,你俩到楼下等我,不守了,回局里。”佟警官笑得有些瘆人,吓得两名警察连忙往外走。

    “这个……你也走吧,我没事的!”苏辰干笑,猜到她要干什么了。

    “我俩好好聊聊,加进加进感情。”佟警官的笑容吓得苏辰不由自主一缩脖子。

    两名警察快步离开病房,边走边议论。

    “唉,一朵鲜花被猪拱了,难怪队长要亲自守在这里。”

    “可不是嘛,我的女神啊!”

    “你说他俩真结婚了吗,还有孩子那事是不是真的?”

    “我看有点悬,队长不是说那家伙是流氓吗?”

    “你懂什么,人家这叫打情骂俏,婚应该没结,至于孩子嘛……”

    两人刚关上门就听到了苏辰求饶的叫声!

    佟警官也听到了两人的些许议论,气得直跺脚!

    待她离开后,陆虎三人嘿嘿干笑,苏辰想要坐起身,蚩虎连忙上前扶他。

    “我昏迷多久了?”苏辰的表情瞬间就冷了,哪里还有之前的玩世不恭。

    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夏莲儿冲进稻米地的背影!

    “三天!”陆虎坐到床边。

    “三天……”苏辰微微眯眼,寒芒自瞳孔中掠过,“我衣服里的东西呢?”

    “在这儿!”陆虎从兜里拿出一把东西放到床上,说:“那两百多块钱被我们打车用掉了,医药费是佟警官垫的,我兄弟三人这些天吃的也是她付钱。”

    “嗯。”苏辰淡淡点头,看了看放在床上的东西,见钥匙还在就松了口气。

    他没有再说话,而是陷入沉思,闭上了双眼,陆虎三人见状也没有出声打扰他。

    约莫十分钟后,苏辰才睁开了眼,如黑钻般的瞳孔里似乎多了一些东西,喃喃道:“你们不让我平静,那就谁都别想好过。”

    他拿起一张银行卡扔给陆虎,道:“里面有两百万,去买一辆车,密码六个八,剩下的你们留着用。”

    “这……”陆虎三人瞬间傻眼了,从没见过那么多钱,瞬间感觉手里的银行卡好重。

    “我苏辰对患难与共的兄弟从不吝啬。”苏辰把剩下的银行卡、身份证、钥匙等物收到面前,说:“劳烦给我买件衣服,买点稀饭,我们出院。”

    “出院?”陆虎被吓了一跳,“你的伤口还没拆线,现在出院怕是不行。”

    “你能动?你的伤没问题?你确定自己撑得下来?别半路嗝屁了!”蚩虎上下打量苏辰,连连摇头。

    “没事,这点伤算什么,比这还重的伤我都受过。”

    “那你之前……”程虎的话还没说完,苏辰就摆手道:“之前是装的,否则怎么能骗过那些警察的眼睛?这点伤还不至于让我动不了!”

    一小时后,苏辰一行人走出医院,同行的还有一名医生、一名护士,自然是他用钱请的。

    “嘿,这点小伤还请医生跟着干嘛?”程虎嘀咕。

    “你懂个屁,他这是怕自己在路上突然嗝屁。”蚩虎低声回答。

    “两位说错了,小伤也会感染,何况他这还是枪伤,请我们主要是为了照顾和输消炎药。”小护士笑着解释。

    “看见没,你们懂个屁,小伤也会发炎,我自大,却不代表我不惜命。”苏辰赞赏地看向小护士。

    医院离夏莲儿家并不远,半小时就来到家门外。

    “没钥匙,怎么办?”程虎挠头。

    “撞开,稍后换把锁就好。”苏辰的表情很平静,但他的眼神却甚为冰冷。

    程虎正准备撞门,苏辰忽然将之拦下,走上前按响门铃,然而半分钟过去,终归是没有见到想见的人。

    “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