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你有根东西顶到我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2本章字数:3040字

    夜晚风凉,苏辰站在阳台上,面前放着杯茶。

    清风拂卷,带起他的衣袂飘荡,眯眼眺望小区内,灯光明亮,还有不少老头、老奶奶坐在树下闲聊。

    “莲儿,你在哪里……”苏辰深深吸气,脸上带着心事,一直犹豫要不要打出那个电话。

    一旦这个电话打出去,他就真的再无回头路,可若是不打,凭他现在的情况和势力,根本就无法和抓走夏莲儿的人抗衡。

    就在这时,陆虎走到阳台,刚从外面回来。

    “买了辆商务车,十八万。”

    “嗯,”苏辰头也不回,根本没心思在乎这点钱,“莲儿有消息没?”

    “没有,”陆虎摇头,“夏莲儿不在夏家,还有董事长的确死了,在我们出事的第二天拖进的九零殡仪馆。”

    “白管家呢?”

    “就在九零殡仪馆。”

    苏辰想了想,问:“什么时候火化?”

    “两天后。”

    “你再去查,看他们把墓地买在哪里,是时候会会那位白管家了。”嘴角微微斜翘,苏辰做出了决定,抬手拿起放在台子上的手机。

    “嗯,我会盯紧。”陆虎点头,“倒是有一个人不见了。”

    “谁?”苏辰挑眉。

    “赵律师!”拿人钱财,替人办事,陆虎出门一趟还真查到不少东西。

    “呵,意料之中。”苏辰冷笑。

    小护士走到阳台,提醒道:“该休息了,少喝点茶,对伤口不好。”

    “喝茶提神,能让人头脑清醒。”

    护士是个小美女,刚从学校出来,气质不凡,绝非普通小护士那么简单。

    从谈吐、举止、眼神就能看出,她很懂分寸,很有教养。

    “能提神也少喝点,”小护士皱眉,直接跨步上前拿走茶杯,“别站太久,早点休息。”

    “嗯。”苏辰苦笑,当时就图长的漂亮才选中她,没想到这丫头还挺管事,对病人真负责。

    待小护士退出阳台,苏辰眺望天空,良久才拨通一个号码,脸上多了释然,喃喃自语:“该来的总要来,是时候回来了,有些事真的逃不掉,或许这就是命运。”

    陆虎有些听不懂,却看出苏辰整个人变得飒然了!

    “喂?谁他妈那么不开窍,这时候打扰老子,找死啊!”电话刚一接通,怒吼加抱怨就从手机里传来,“如果不给个合理解释,老子废了你!”

    紧接着,苏辰就听到一群女人的娇哼,眉头旋即一皱,本就苍白的脸似乎有些难看。

    陆虎居然咽了咽唾沫,瞪大眼,暗自猜测电话对面是位什么猛人!

    “你那里好像是白天吧?”苏辰声音微冷,“我不希望再听到那些女人的声音。”

    话音刚落,对面就没了声音!

    “老大,我可想死你了,什么时候回来?”约莫半分钟后,对面那人立即改变语气。

    “你小子整天泡在女人肚子上,小心肾亏,得什么艾滋。”

    “呵,你又不是不知道,自从三年前那事发生后,大家都变了不少。”那人似乎有些沮丧,“没你管着,大家都有些放纵了,你到底要多久才肯回来?”

    “不回来了。”嗓音沙哑,苏辰微微眯起双眼眺望天边。

    “什么?”对面那人被吓了一跳,“你开国际玩笑吧!”

    “咳咳,”苏辰咳嗽,震得伤口发裂,嘴角不由自主地抽搐,呼吸也变得急促,“你看我像开玩笑?”

    “你怎么了?”对面那人似乎听出了苏辰的不对劲。

    “没什么,就是中了几枪。”苏辰说得轻描淡写,可电话对面却一下子沉默,没了声音。

    数秒后,那人才沉声道:“中枪?呵,怕是没那么简单吧,听你的声音,倒像是半条命都没了。”

    苏辰苦笑,说:“你小子盼我死是吧?”

    “放心,你死了,我会替你报仇。”

    “用不着等我死,现在就回来替我报仇。”

    “回去替你报仇?我……”话没说完,那人就是一顿,呼吸骤然变得急促,道:“我们可以回去了?”

    “来黔阳,稍后发地址给你。”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缝,苏辰的嗓音低沉而又沙哑,“既然我们都忘不掉,那就回来弄个清楚。

    “回来吧,有些事终究要有个答案,或许……这是命!”

    “哈哈、哈哈……”那人大笑,笑得癫狂,嗓子都笑沙哑了,“老大,我等这一天等了三年!”

    “尽快赶回来,如果你们不想给我收尸的话。”

    “嘿,原来是遇到了麻烦,希望我们回去帮忙!”那人调侃,没了消沉的情绪,“如果不是点子棘手,你恐怕永远也不会联系我们,叫我们回去吧?”

    “少废话,赶紧收拾收拾回来。”苏辰直接挂断电话,并把地址发给了对方。

    “咳咳!”伤口被震痛,有些溢血,苏辰转身走进客厅。

    “天不冷,你们就在客厅将就一晚。”苏辰径直走进夏莲儿的卧室,“明天去弄几张床放在客厅。”

    “那个……不是还有间卧室吗?”小护士弱声问。

    “死人睡过的,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去睡。”苏辰回头道。

    “这……”小护士面露犹豫。

    “我不介意!”陆虎、蚩虎、程虎同时说。

    “你们?”苏辰摇了摇头,“no,你们不行!”

    “为什么!”程虎不满。

    “嘿,我上次都是睡的客厅,你说为什么?”苏辰准备关门,却又想到了什么,看向小护士坏笑道:“小美女,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就来一起睡,照顾照顾我这个重伤员。”

    “这个……”小护士干笑。

    “怕什么,我都伤成这样了还能把你怎么样,晚上不是还要输液吗,你进来睡,正好可以照顾我嘛。”苏辰诱惑。

    “这样……不好吧!”小护士扫了眼陆虎三人和医生。

    见诱惑不行,苏辰灵机一动,指着陆虎几人道:“他们全是饥饿的饿狼,而我是受伤的小羊,你自己看着办。”

    饥饿的饿狼?

    陆虎三人的脸立即黑沉,额头冒黑线!

    小护士四下一看,但见陆虎三人五大三粗,胳膊都快赶上她的腿了,心里顿时一跳,转瞬就做出决定,拿起药水便跑进了卧室。

    “他才是狼啊!”蚩虎感叹。

    “我是羊!”程虎嘟嚷。

    “太没天理了!”陆虎仰头悲叹。

    卧室门“砰”一声关上,小护士稚嫩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你可什么都不能做哦。”

    苏辰没有回答,很快就睡着,他哪里还有心情和精力去做那种事,之前不过是心血来潮,逗逗小护士。

    被子里全是夏莲儿的体香,嗅进鼻子,吸进肺里,苏辰脸上不由自主地勾勒出微笑。

    一夜无话!

    “哎呀,你干嘛!”翌日清晨,苏辰被一声惊叫吵醒。

    “怎么了?”他睁开模糊的眼。

    “你……你的手……”小护士已经脱了白大褂,就躺在苏辰身旁,脸比苹果还红。

    “我的手?”苏辰下意识动了动,手掌不由自主地捏了两下,“咦,这是什么,软软的!”

    “你……你……”小护士气得眼睛冒火。

    苏辰掀开被子一看,顿时傻眼,自己的右手赫然捏在一座软绵绵的小山上。

    “这个,不好意思哈,睡着了、睡着了!”他干笑。

    “可你现在醒了……”小护士心里气得要命,却又不敢动,害怕碰到苏辰右臂的伤口。

    他连忙收回手,可小护士的脸仍旧很红!

    “那个……能不能把你的脚拿下来?你有根东西顶到我了!”

    苏辰这时才发现自己的脚搭在了小护士身上,连忙翻个身,道:“你应该知道的,早上嘛,自然反应、自然反应。”

    刚一解放,小护士连忙下床,身上穿着件紧身短袖,下身则是一条浅蓝色的紧身牛仔裤,将凹凸有致的身材完全显露出来。

    “好身材!”苏辰咽了咽唾沫,昨晚睡得像个死猪,忽然有些后悔什么也没做了,“唉,可惜、可惜,如果没有受伤……”

    “可惜什么?”小护士穿上白大褂,回头瞪视苏辰。

    “呵呵,没什么。”他缓缓翻身下床,说:“能不能帮我穿下外套?”

    他轻轻一动就感觉伤口似乎要裂开了,如果不是忍功好,恐怕会立即痛叫!

    穿上外套,苏辰刚走出卧室就看到客厅多了几张床,不由感叹陆虎几人动作真快。

    “嘿嘿,怎么样?”他刚坐到沙发上,程虎就跑过来诡笑着问。

    “什么怎么样?”苏辰皱眉。

    “她啊,给我传授、传授点经验呗!”

    陆虎、蚩虎下意识走近,竖起耳朵准备聆听经验!

    “哪有什么经验,我可还是完璧身!”苏辰哂笑,“想要经验就自己找个,试试就知道了,不会也得会,除非你不是男人。”

    “你才不是男人!”程虎还真想找个试试。

    “这东西啊,很简单的,天生的东西,多试几次就会了。”

    两人的交谈被小护士听在耳里,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心里后悔死了,早知道这样就不睡卧室了!

    从外面随便叫了点吃的,苏辰走到阳台,坐在靠椅上晒太阳,手上已经打起吊针。

    下午三点,陆虎从外面回来,带来了一个让他欣喜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