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相见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2本章字数:3090字

    “什么别的店?”程虎坐到沙发上,面色虽然难看,却也一脸好奇,“你说的美女理论和三妇理论是什么?”

    陆虎满脸黑线,刚进门就躺枪,形象就这样被毁了!

    苏辰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伤口辣乎乎的痛。

    “美女理论就是……”蚩虎说得眉飞凤舞,摇头摆手,添油加醋的把经过说完。

    在他的话里,苏辰几乎成了无所不能的泡妞大神!

    “这个……那个……师父收下我吧!”程虎满眼崇拜,就差没跪下来敬茶,“天呐,为什么留下来的不是我!”

    “前有阳台、后有花园是个什么样?”陆虎自语,这种场面单靠想象还是不行,没有亲眼见到来得真切。

    “怎么样?”苏辰说话有气无力。

    “查不到,”陆虎苦笑,“那些股东的保密工作太强,连宣蒙集团高层也没几人见过他们,而见过他们的人自然不会透露太多。”

    “找到赵律师没?”苏辰再问。

    只要找到赵律师拿回协议,再说通他站在夏莲儿一方,宣蒙集团的掌控权基本就落实了。

    “没有,但他应该没出事,是自己消失的。”

    “不管他了,他在星期五的股东大会上自会现身。”苏辰起身走到床边坐下,“这淌浑水快要清澈了,隐藏的人终归要浮出水面。”

    “夏家三兄妹共占了百分之二十股份,夏盈盈百分之五、夏淳旦百分之五、夏峰百分之十,如果再加上赵律师手里的协议,这三人就占了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如果他们联手,我们的胜率不大。”陆虎担忧道。

    夏家三兄妹一旦联手,夏莲儿不是胜率不大,而是根本就没胜率!

    “没事,”苏辰躺在床上冷笑,“夏家人各怀鬼胎,如果他们肯联手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

    得知夏莲儿暂时不会有危险后,压在他心里的大石头也落了!

    “清楚的股份有百分之六十,剩下的百分之四十就是散股和一些小股东。”陆虎继续分析,“如果夏莲儿的股份没有转让出去,那百分之四十这个数字多能成为最大股东。”

    “睡了,”苏辰摇头,事情并没有陆虎想象的那么简单,“养足精神,接下来的几晚或许不会那么好过了,一旦那些人确定钥匙不在夏莲儿手里,就一定会来找我。”

    夜黑风高,四道黑影忽然出现在夏莲儿家小区内。

    “是在这儿?”

    “嗯,三楼。”

    “嘿,上去瞧瞧,试试他的身手。”

    “你走前门,我爬阳台。”

    “他似乎受伤了,还是别这样了?”

    “哼,能打电话就代表还没死,敢丢下我们一个人回来,能不给他点教训?”

    四人你一句我一句便分散开来,有两人就像蜘蛛侠一样,很快就从一楼爬上三楼阳台,动作娴熟,身手矫健!

    另一男一女则来到夏莲儿家门外,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把门打开了,无声无息地潜进客厅,而阳台上的两人也猫腰潜行,屏气凝神地进入客厅。

    昏暗的灯光从外面射进客厅,把四道黑影拉得老长!

    四人对视一眼,借着昏暗的灯光看清了客厅里的情况,当即就走向睡人的床!

    “谁?”苏辰骤地翻身坐起,即使受伤了也有很强的警觉。

    “动手!”潜入客厅内的四人凶猛出手,直逼苏辰而去。

    陆虎倏地睁开眼,还没完全起身就凭着感觉朝空中打出一拳,震得身下的床“咯吱、咯吱”响。

    蚩虎同样被惊醒,反应慢上半拍,他翻身滚在地上,右掌猛地一拍地面,迅速借力站起身,并抽出了腰间软剑,对着一名陌生男子就攻去。

    “吵什么吵,睡个觉都不让人清净!”程虎睡眼惺忪地坐起身,瞌睡太大,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前胸就狠狠挨了一拳。

    “妈的!”他咒骂间迅速做出反应,当即就和一名陌生男子打在一起。

    “高手!”刚一交手,双方都暗自皱眉,在心里惊诧不已!

    苏辰和那个女的打在一起,小小的客厅转眼就变成了一个战场。

    正当几人打得热火朝天时,苏辰竟直接停止了出手,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面色发白,才刚动了动手,浑身上下就像要被撕裂一样,伤口裂开,溢出的血把他的白体恤都染红了。

    “妈的,你们几个家伙闹够了没有,老子都快被弄废了!”苏辰喘着粗气咒骂。

    “咦,你认出我了?”打出的拳头悬在半空,距苏辰的脸仅有几厘米。

    “隔着太平洋都能闻到你身上的骚味!”苏辰背靠沙发,痛得嘴角抽搐。

    “哼,还是老样子,贫嘴!”这女的直接坐在了苏辰身旁,对还在交手的几人冷声喝道:“招呼打完就行了,别太认真伤了和气。”

    “好了,”苏辰一开口,几人都停止了打斗,“程虎,开灯。”

    灯一打开,众人坐到沙发上,大眼瞪小眼,陆虎三人都打出了火气。

    “妈的,给老子把客厅收拾干净。”一眼望去,客厅乱成一团,如果不是受伤,苏辰还真想上前揍这几个家伙一顿。

    “哎呀,你真受伤了?”见苏辰的衣服被染红,女子立即惊呼。

    “咳,你以为假的?”苏辰瞪了一眼这女子,气得苦笑,“李蝶梦啊李蝶梦,刚回来就送我个大礼,愈合的伤口都裂开了,我还以为是杀手来了。”

    李蝶梦,昔日和苏辰一同外出执行任务的队员!

    他们消失三年后再次回归,每一个都是昔日战无不胜的兵王!

    “赶紧把客厅收拾赶紧,就是你们这几个混蛋,说什么给他个礼物,这下好了,试身手都把他的伤口试裂了。”李蝶梦怒吼起来十分彪悍,宛若河东狮吼。

    她理着短发,没有城市女人的妖艳和妩媚,完全就是素颜,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野性!

    “刚才也不知道是谁叫嚷着教训某人,现在倒把事情推到我们身上……”有人低语。

    “还废什么话,要我亲自动手?”李蝶梦一瞪眼,立即吓得另外三人起身收拾客厅,“贱皮子,欠收拾。”

    “怎么样,在岛上过得还好吗?”苏辰强忍伤痛。

    “闲得身体都秀逗了!”李蝶梦亲自为苏辰脱了衣服,把沾上血的绷带取下,找来帕子为他擦掉身上的血,“你个混蛋,如果不是运气好,这几枪就能要你命了。”

    她面露温柔,小心翼翼地摸着苏辰身上的伤口,双瞳里掠过寒芒。

    “谁弄的?”

    “一群小虾米而已。”

    “呵,你也够行的,面对一群小虾米都有本事伤成这样。”

    片刻后,苏辰身上的绷带重新缠好,客厅也被收拾干净。

    “他们是谁?”陆虎问。

    程虎和蚩虎更是一头雾水,弄不清楚眼前到底是什么情况,前者之前被打了一拳,心里全是火气。

    “你们又是谁?”一个理着流海,面容清秀,眉毛浓厚,右耳上打着耳钉的男子回答陆虎。

    男子看上去就像个混混,流里流气!

    “你管老子是谁!”程虎拍案而起,吹胡子瞪眼,打他的正是这个男子。

    “呵,没气度,开个玩笑都经不起。”男子不屑。

    “妈的,有本事出来单干,别他妈搞偷袭!”程虎怒吼。

    “像我这种风度翩翩的少爷,从来不和……”

    话还没说完,男子脸上就被程虎打了一拳,“砰”的震响。

    “你敢打我的脸……”男子作势就要冲出去和程虎拼命,却听苏辰喝道:“别闹了,别把颜夕吵醒了。”

    “呵,没气度,我和你开个玩笑而已。”程虎甩甩手,一脸憨笑。

    “你……你等着!”摸了摸脸,男子知道已经有些肿了。

    “等着就等着,老子还怕你这个鸟?也不知道谁的裤腰带没拴好,把你这根东西露了出来。”

    两人针锋相对!

    “颜夕是谁?”李蝶梦好奇。

    “照顾我的小护士!”苏辰直言。

    “小护士?恐怕是小情人吧!”李蝶梦嗤笑。

    “我倒希望她是我的小情人。”苏辰坏笑,旋即话锋一转,道:“叫你们回来有事要办,明天去找罗妤弄几把枪,这段时间有点不太平。”

    “罗妤又是谁?”李蝶梦瞪眼,“没想到你还挺有能耐,才多久不见就找了那么多小情人。”

    “罗妤是中间人。”苏辰苦笑。

    “什么?你居然连中间人也不放过,这可是要命的人啊!”李蝶梦佯装惊容。

    “你们不懂,老大说的中间人是指站在中间的人,准确说来就是不男不女那种。”一名理着平头,左脸上纹着只燕子的男子说。

    “滚!”苏辰当即就踢出一脚。

    几人虽然很久没见,但之间的情谊却一点也没少,说起话来毫无拘束。

    “你们先自我介绍,互相认识、认识!”苏辰说。

    闻言,陆虎大方地站起身,道:“我是陆虎。”

    “路虎?”打着耳钉的男子惊异道。

    “你好,黄天浪!”一直没说话的那人起身伸出手道,一脸憨厚,身影魁梧,就像个蛮熊。

    “你好!”两人友好性地握手,深知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会在一起共事。

    “我是申封豹!”打耳钉的男子说。

    “我是游花枯。”左脸纹燕子的男子道。

    “申封豹?为什么不叫申公豹?哈哈!”程虎取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