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我能看上你就行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6:03本章字数:2158字

    突然,苏辰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说:“把程虎也带走。”

    “为什么?”程虎问。

    “有人看到你用枪了。”

    警察肯定会对目击者录口供,一旦程虎被点出来,事情就麻烦了,可只要他人不在,苏辰就能矢口否认,死不认账。

    李蝶梦正准备收走程虎的枪,闻言后,索性直接转身走人,游花枯、黄天浪、申封豹连忙跟上。

    “早知道就不用这鸟枪了,人没打着,反惹一身骚。”程虎嘀咕间离开现场。

    西装男在这时来到现场,见枪战结束,又没伤到人,他心中的大石头遂既就落下。

    “那几个人的背影,好熟悉……”西装男来到商务车旁,扫了一眼,刚好看到跨过路边护栏,走进荒地里的几人。

    “喂,那几个人,站住!”他快步走到护栏前喊道。

    听到喊声,游花枯几人非但没有止步,反而加快步伐,十余秒就消失在荒地尽头,全然不顾身后人的喊话。

    但即将进入山林时,李蝶梦回头看了一眼,眉峰微挑,感觉喊话人的声音似乎在哪听过。

    “似曾相识……”恍惚间看到了李蝶梦的脸,西装男只觉浑身一僵,心底深处的熟悉感如黄河涌动般滔滔不绝。

    警察到来时,杀手的影子都看不见了,他们只能通过目击者的描述在大脑里恢复现场。

    很快,市局领导亲自到来,恭恭敬敬地站在西装男面前接受训话,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当警察问到陆虎、蚩虎时,两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沉默,装聋作哑。

    消防员随后赶到,对商务车进行破拆,数分钟就把苏辰和钟颜夕救出,都没受太大的伤。

    “有什么事问他,他才是当事人。”一见苏辰脱困,蚩虎连忙将皮球踢到前者身上。

    与此同时,刑警队赶到,仍由佟警官带队。

    她先和市局领导打过招呼,又和西装男寒暄两句才开始调查。

    “那个穿西装的是谁?”苏辰问走来的警察。

    “市长。”警察很不耐烦地回答,随后就开始询问案情经过,态度不冷不热。

    “市长?”苏辰吃了一惊,目中多了一丝惊诧,望向佟警官低喃:“这丫头是什么身份,看那市长似乎更卖她面子,居然和她微笑说话。”

    小警察刚问几句话,钟颜夕就猛地一震,从愣神里恢复过来,一眼就看到了西装男。

    她当即挣脱苏辰的怀抱,跑向西装男,四周的警察想阻拦都来不及。

    “哥,哥哥!”钟颜夕居然喊市长哥哥,瞬间惊呆了一群人,连苏辰都瞪大了眼,没想到身边的小护士竟是市长的妹妹。

    他转念一想,终于明白钟颜夕在山上为什么会东张西望了,原来是怕见到市长哥哥!

    “颜夕?”听到熟悉的喊声,西装男一颤,快步迎向钟颜夕。

    “哥,呜呜……”刚投入西装男的怀抱,钟颜夕就痛声大哭,把所有委屈都夹杂进眼泪里。

    “好了、好了,颜夕不哭,有哥在,不怕。”西装男轻拍钟颜夕,“原来哥刚才没看错,从山上下来的果真是你,都怪哥,把这事忘了。”

    见钟颜夕是市长的妹妹,询问苏辰的小警察的态度立即发生三百六十度大改变,满脸堆笑,语言客气,简直比见了自己亲爹还亲。

    “我是刑警大队二支队队长佟钰,这个人交给我。”佟警官走过来对小警察出示证件,后者只能悻悻答应,转身找其他目击者录口供。

    “嗨,佟警官。”苏辰挥手,笑脸相迎。

    “呵,我们还真有缘,到哪儿都有你。”佟钰勾起嘴角,似乎很不情愿见到苏辰,“我说你是不是惹事精,怎么几起大案都和你有关。”

    “老婆,你冤枉我了,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苏辰故意说话大声,让四周的人都听到了。

    “你……”佟钰气得瞪眼,感觉每次见到苏辰都没好运气。

    面对四周一道道异样的目光,佟钰索性不解释,直接拿出手铐道:“来吧,我们回警局再说。”

    “老婆,有什么事回家说好不好,咱别闹了好吗?这事真和我没关系!”苏辰向后退,一副害怕的模样,是个人见了都会认为他和佟钰有一腿。

    “没关系?呵,没关系人家拿枪打你吃屎啊!”佟钰暴粗口,真被苏辰气伤了。

    “我说你是不是有病啊,该抓的人你不抓,偏偏来为难自己人。”苏辰苦笑,这个时候都不忘调侃,“你找到夏莲儿没,抓到杀手没?人没找到,也没抓到,白痴都猜得到那些杀手因为什么杀我,可你怎么就想不到,莫非你连白痴都不如?”

    在佟钰眼里,苏辰真的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有心情拿她开玩笑。

    平常人面对刑警,有几人敢像他这样调侃,流里流气、玩世不恭?

    最重要的是,就这样一个人,居然还次次逃脱险境,面对杀手不惧于前,面对警察淡然从容。

    有的时候,佟钰都会在想,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命竟那么大,中几枪都有本事活过来,且恢复速度还是常人的几倍。

    “饭要一口一口吃,事要一点一点做,先解决你的问题,再解决其它问题不迟。”佟钰想给苏辰套上手铐,后者把手背在身后,道:“嘿,我又没犯法,凭什么给我戴手铐?我是受害者,要是等你查案救命,怕是人都死透了!”

    “那行,”收起手铐,佟钰做出请的姿势,“走吧,请您配合,和我回趟警局。”

    “这还差不多,女人就得像个女人样,温柔点不行?再说了,老婆对老公温柔,天经地义。”苏辰满意地点头,遂既迈步走向钟颜夕,“等我先和朋友打声招呼。”

    “姓苏的,我告诉你,别总揪着一件事不放,我不是你老婆,永远也不是。”佟钰被气得失了形象,脸色胀红地低吼,“我佟钰就算看上猪,也不会看上你这个混蛋!”

    “什么叫揪着一件事不放?”苏辰没有多言,只断章取义地选了一句话反问,遂既又道:“你看不上我不要紧,我能看上你就行,哪怕你没有猪温顺。”

    佟钰想仰天长吼,面对他这种无赖还真无招,脸皮简直比城墙拐角还厚!

    别人听了两人的交谈,想不乱想都不行!

    “咳咳,”佟钰干咳,冷眼一扫四周的警察,喝道:“看什么看,赶紧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