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重操旧业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5本章字数:3175字

    没有午饭,没有栖身之所,段天才知道,人生竟然还有这等窘迫,他又想到了死。

    仿佛只有一死才能了事,仿佛只有一死才能解决目前的困境,也只有死了,才是最终的解脱。

    小七没有劝他,从怀里掏出来一些照片,两个人就站在街头一个垃圾箱旁看了起来。

    从角度和曝光度能看出来,这张照片不是有意拍摄的;上面有两个人,一个人挥动着铁锹在挖,另一个应该是他的妻子,拿着点儿吃的东西递过去,具体是什么吃的看不清,从外面包裹着的方便袋就能看出来,决不会是什么山珍海味。

    “这就是叔叔婶婶。他们刚成家时,没有房子、没有地,没有亲朋的帮助,只能在这里挖一个简易的山洞作为住所,看到地上散放的一堆东西了吗?那就是做窗子和门的材料。”

    段天无比的惊讶,盯着照片看了一会儿,突然大声喊道:“你冤枉好人!我父母受万人敬仰,创造了辉煌的段氏集团,有花不完的钱,怎么会住进山洞?你以为他们是原始人吗?还有,谁会这么无聊,在这当儿拍这些没用的照片?你撒谎,全是撒谎!”伸手就要去抢下来。

    小七迅速把照片踹进怀里,看着段天说道:“这不是撒谎,是事实。那时叔叔和婶婶过的就是这种日子,并且过了两年!这两年,他们没有悲观失望,没有低沉下去,相反这种生活激发出了他们的动力,他们决定闯出一片天地来;正是通过一步步的努力,才有了今天的成就,——但是,这一切又瞬间被炸没了。”

    眼里噙着泪,小七继续说道:“你作为段氏唯一的后人,本该继承他们的财产,但这些都没了,被一把火烧光了;那么,你就该继承他们的那种不甘平庸,勇于开拓的精神!”

    “但是,这张照片是怎么回事儿?”

    “这是当时的一个记者拍下的,叔叔成名后,他拿着照片找到了叔叔,说这是叔叔婶婶的耻辱,要想让大家不知道这个耻辱,就要给他一大笔钱。”

    “卑鄙!无耻!”段天喊道。

    “但叔叔却告诉他,感谢他拍下的那张照片,感谢他能保存这么久,让他们时刻不忘自己的出身,时刻不忘记奋斗;最后还是给了记者一点儿钱,感谢他;记者羞愧地走了。”

    “活该!他就该有这种下场!”段天很解气。

    “那么恶劣的情况下,叔叔婶婶从未想过死来解脱,我们呢?我们就有理由去死?死,不是解脱,是逃避,懦夫才这么做!”

    “但,我——”

    “不要说你就是懦夫!”小七一把揪住了段天的衣领,喊道:“谁说自己是懦夫都行,说别人是懦夫也行,但你不能说,你也不是!”

    看着道边驻足看热闹的人,小七继续喊:“段天,你给我听好了:从现在开始,再也不许提这个‘死’字,连想都别想!要当懦夫,你还不够资格!”

    段天突然间觉得,内心猛地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冲动,就像一道电流通遍全身,打开了一个个萎缩的关节,疏通了五脏六腑;这股强大的力量从下腹生成,慢慢上升到胸口,并汇聚着越来越多的能量,直逼喉咙让他不吐不快!

    “你们看吧,我段天不是懦夫,我要重振段氏集团,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不是懦夫!我不是!永远都不是!”

    小七松开手,眼泪滚滚而下……

    段天使劲儿眨着眼不让泪水流下来。

    两个人手挽着手,在路人的注视下缓缓离开了。

    这家夜总会很熟悉,也曾是这里的常客,那时的自己前呼后拥,风光无限;今天这里依旧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唯一的变化就是自己站在门口,守门的明明看到了他却无动于衷。

    前面是一家娱乐城。看着门口儿的招牌,段天仿佛听到了里面吆五喝六的声音,又想起了自己在里面的情形:面前一堆筹码,左拥右抱着,一旦美女替自己下的注赢了,她就能得到很多。

    但那些都过去了。现在的自己,要慢慢熟悉另一个环境,换一种活法儿了。

    想到这儿,他不由长叹了一口气。

    “还怀念以前的生活?”小七问。

    段天点了点头,又摇摇头,毅然把目光转向远处。

    小七不由得握紧住他的手,使劲儿攥了一下,段天也使劲儿握住。

    两个人来到一家宾馆报名,想求个工作。

    这家宾馆看上去很气派,但段天不熟悉,以前的他是不屑来这等地方的。

    恰好宾馆缺少两名保卫,实际上就是管理各层电梯和帮助送洗床上用品的。

    小七客气地说明自己的情况,说两个人现在一分钱都没有,想干一天后就给结算点儿钱,能吃饱饭;然后就可以按月领工资了。

    见两个人年轻,宾馆的管理人员同意了这个要求,并答应可以提前领三天的工资,把他们俩乐坏了,两个人开始卖力地干活。

    小七知道段天没受过这样的累,也没遭过这样的罪,便拼命地干,让段天找机会休息。

    但他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问题:这家宾馆的房间分三六九等,他们俩负责的是最差的房间,档次高的房间在高层,那里有专人伺候,不允许他们上去。

    并且段天听到,来往的顾客提到什么今天手气太差,改天再来换换手气之类的话,他有些明白了。

    上面的房间不光是住宿,还有其他诸如赌博之类的业务。

    使劲儿吐了口唾沫在手心,继续干活,尽量不去想那些。

    一个下午,两个人累得连饭都不想吃,这种饭段天也吃不下,到了晚上,小七领回来三天的工资,每个人二百块钱。

    小七说自己没有什么花销,有一百就足够了,要把剩下的一百给段天,被段天拒绝了。

    这个晚上,尽管累的不行,段天还是没有睡着觉,他紧握着这两百元钱,想了好久。

    突然叫醒了睡梦中的小七:“小七,我终于自己会赚钱了!看,这是我用自己的力量赚到的钱,我们可以慢慢地养活自己了!”

    小七也给他鼓劲儿,但太累了,鼓励他一番后,很快又睡着了。

    第二天,两个人依旧干活儿,但被分开了;由于小七勤快,被调到厨房帮着买菜,段天还管理电梯,管理“床上用品”。

    推着装满被褥的车子,段天从专用电梯下来,刚要转向清洁间,服务台前来了两个人,一个登记,一个坐到旁边打电话;这很正常,他也没在意,继续往前走。

    自动门开了,进来一个女士。

    超过了一米七五的个儿、长发披肩、戴着一副墨镜,一下子就吸引住了段天的注意;再看看穿戴,一身皮装,显示出了极为匀称的身材,脚下一双半高跟儿鞋,更是衬托出了对穿戴的专业;宽大的墨镜把脸挡住了一大半儿,让人无法看清她的表情。

    段天被吸引住了,不由停下脚步看着她,心里也在默默地打分:90分,不算高,也不低。

    但看看浑身上下,马上想到了自己现在的身份,已经没有资格去欣赏这些了;沉下心来,双手用力推车继续往前走。

    “啊!”

    一个短促而突然的叫声传来,那女士身子一歪倒在地上,两个登记的人吓坏了,忙跑过去扶起来,紧张地问道:“周总,您怎么样?”看样子他们应该是保镖。

    段天心道:叫她周总,一定是姓周了,称呼周女士,不好;周小姐?更不行,这年代“小姐”这个词已经从高雅变成了另一层意思,还是叫周总吧!

    他心里琢磨怎么称呼,周总已经摆脱保镖的搀扶,摘下墨镜,慢慢地坐到沙发上,虽然疼得直皱眉,却没有吭声;段天也看清了她的脸,这是他从未见过的,一张美丽而冷峻至极的脸;一时间难以用几个简单的词语把这张脸形容出来,唯一让段天改变的,就是心里对她的分数又涨了五分,95。

    然后周总去揉左腿,揉到脚踝处突然全身一颤,明显那里受了伤,但她没有一直喊痛,而是使劲儿闭上了眼睛。

    这时酒店的服务人员忙跑上前问长问短,两个保镖也大发雷霆,要找宾馆的经理;段天放下推车跑了过去,问道:“我能看看吗?”

    一个保镖喝道:“你一个勤杂工,看什么看?一边儿去!”

    段天被喝得一愣,但还是用平和的语气说道:“我知道点儿关节扭伤的知识,说不定能管用。”

    看来疼得实在厉害,这位周总脸上的冷峻不减,缓缓点了点头;她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汗珠儿。

    “去洗洗手!”那家伙喝道。

    段天就有撒手不管的想法,但周总已经答应了,就试试吧;他去洗了手,返回来蹲到地上,去摸她的关节。

    一搭手,段天就感觉到了,这周总的腿骨细而匀,是千里挑一的那种,自己摸过无数美腿,没有遇到这样儿的;同时他也摸出来,她足踝处骨节错位,不是一天两天了。

    “这位周总,您坚持一下啊,马上就好!”

    给个知会儿,让她有心里准备;她穿着鞋子,段天一只手握住她的脚尖处,就握在鞋子外面,另一只手握住脚脖子,前后一错,左右上下摇晃了一会儿,觉得她能够承受了,也摸清了关节复位的力度和方向,才把她的脚尖儿往回一扣;

    “咔”地一声轻响,关节复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