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命运的微转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5本章字数:2196字

    周总并没有任何的变化,脸还是那样冷峻,冰冷冷的,仿佛从来都没有笑过,以后也不会再笑一般;她慢慢站起身来,试着把全身的重量集中到左腿上,没有任何问题,再两腿交替往前走了几步,流畅自如。

    她不禁回头看向段天。

    她的眼神有了一丝变化,难以察觉的,极其微妙的变化,瞬即被冷峻所替代。

    这个细微的变化,在场的人都没注意到,但段天注意到了,她不是完全的冷峻,最少刚才的一瞥中有些许感激的成分。

    但这些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段天起身走向推车,用力推着向清洁间走去。

    身后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一个保镖跟了上来,快速转到段天的前面,把一叠钱扔到车里:“这是周总感谢你的!”

    段天看得清楚,这保镖手里留了一半儿。

    但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说了句:谢谢!就把车推进了清洁间。

    表面没有什么,但他的内心中却已经波涛翻滚,翻江倒海般地无法平静下来;且不说这个周总给了多少钱,她给的算什么?表示感谢,还是看自己的服务周到而给的小费?

    想到“小费”这两个字,段天不禁苦笑起来,这些年来尽是自己往外抛小费了,从来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自己给人家洗床单、洗被罩,却得到了别人的小费!

    但这是事实。

    他不由得拿起那叠钱来,一数居然有四千多!看来那个周总给自己的是一打百元的钱,应该是一万吧,被保镖给贪污了一大半儿!

    那个周总冷峻的脸又浮现在眼前。

    有过经历的人能看出来,这个周总绝不是风尘之人,走路的姿态、一言一行都表明,她应该是个守身如玉,从未被碰过的女人。

    这么样的条件,如此的环境,却能守住身子,实在令段天觉得奇怪。

    但这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如果在两个月前,遇到了这等情况,他段天不问个究竟是不会罢休的,说不定还能……

    又苦笑起来,都什么样儿了,还想那些?段天使劲儿抖了一下床单,中间位置露出一片暗色的血迹瘢痕,呵呵,又有一位姑娘完成了到女人的过渡!心里想着,他把床单塞进了自动洗衣机。

    摒除杂念,把所有的衣服都洗完了,段天疲惫地坐在那里;这些本来不是自己该干的,只要把这些推过来就算完成了任务,但他不想闲下去,只要一停下干活儿就总去想以前的日子。

    终于到了休息的时候,他几乎是小跑着去找小七。

    “小七,今天我赚到钱了!”

    “我也赚到了,是总务长给的奖金,你的呢?”

    段天问道:“啊?给了你多少奖金啊?”

    “两千!”

    小七两千块钱都掏出来,拍到段天手心里:“公子,我们拿其中的一部分吃饭,补补身体,剩下的你存起来,到了需要时你就用吧!”

    看着小七的笑,段天知道他心里一直惦记着自己,怕自己吃苦、怕自己遭罪,但这份笑中蕴含的,是无奈;以前的自己,别说两千块钱,就是两万,他也从来没接过,数额太小!

    但小七的话却深深地刺痛了他,“拿出其中的一部分吃饭,补补身体”,说明小七并没有把他自己的身体放在心上,更多的是关心自己;又把剩下的给自己存起来,他自己不用吗?哪个人会认为他自己不需要钱了?

    段天的喉间哽咽起来,他掏出了四千元钱,和小七的两千元放在一起,又推了回去:“小七,我们不是从前的我们了,我原计划用这点儿钱去吃一顿,但现在改变了,我们要把它攒起来,因为我有一身的债,一个多亿的债。”

    小七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哗”地流了下来,但他的脸上全是笑:好的,公子,我替你攒着!但是,你哪来的这么多钱?

    段天解释了一遍,小七才高兴地点点头,说道:“公子,你段三才的名字,不是白给的!”

    两个人,四只手紧紧握在一起。

    小七的眼泪一直流着没有停,他看到了希望,看到了一个新的段天。

    第二天一早,段天就穿戴整齐来到属于自己的工作岗位,却呆住了。

    原本属于自己站立的位置,站着一个人,比他个子矮,年纪也比他小。

    “你怎么?这是我的位置啊!”段天问。

    “对不起,我是刚来的,一早上就被安排到这儿了;哥们儿你问问去吧,是不是干什么错事儿被开除了?”这哥们儿有些幸灾乐祸。

    段天的脑袋“嗡”地一下,他没想到这个干杂活儿的位置还有如此激烈的竞争!看着这哥们儿得意的样子,他笑了:“好好干,哥们儿!我问问怎么回事儿!”

    这哥们儿连话都没说,得意地站在那里,仿佛段天和他没有任何干系。

    段天来到服务台,径直问一个管理员:“大姐,我的工作怎么突然被人替代了?能说说这是为什么吗?我做错了什么?”

    正在电脑旁输入信息的大姐吓了一跳,一见是他,才定了定神,回答道:“哦,你是?啊,管电梯的吧?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儿,一大早人力资源部张部长把那个小伙子带来,说让他去管电梯,然后就急匆匆地走了;你也别急,在这儿等一会儿,张部长回来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说完她又忙自己的去了。

    段天不能接受这个事实,问道:“姐,你知道张部长的电话吗?我打电话问问他。”

    “你等着吧,张部长那么忙,能有时间接你电话吗?”大姐的语气不像刚才这么温柔了。

    高层电梯内走出来一个人,西装革履地来到服务台。

    里面的两个服务员忙起身行礼:乔总好!

    这人也不还礼,问道:“张部长呢?我让他在这儿等我的,怎么没在?”

    训斥段天的女接待小心翼翼答道:“乔总,张部长刚出去,说有事儿可以给他打电话,电话号码是——”

    “别说了,你去找,找管理低层电梯的段天,我有急事儿!”

    段天一愣,瞬即答道:乔总,我就是段天。

    乔总立刻露出了非常高兴的表情,上前一把就搂住段天,笑道:“你小子,可找到你了!走,跟我走!”

    丝毫没有把段天当成外人,那份亲热,那份感觉,好像没看到段天那身令人敬而远之的衣服一般,拉着段天的手就往高层电梯而去。

    两个女的吓坏了,训斥段天的一个声音颤抖着问:李姐,他,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