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检查肩骨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5本章字数:2261字

    门被轻轻地推开了。

    出来的竟然是楼下看到的那两个保镖中的一个!

    段天的记忆力超强,他不想记住的东西,没办法,他记不住,因此第一次工作时简单的几道菜该端到哪张桌子上,他“没记住”;看到两个保镖时他留意了一下,在他们化成灰之前,段天一眼就能认出他们来,并且开门的正是贪污他一大半儿小费的那位。

    保镖看到他,好像第一次见到似的,没有丝毫的慌张,淡淡地说道:“你们等一会儿,周总打电话呢。”

    说完把门又虚掩上。

    乔峰对这种待遇见怪不怪,站在那里静静地等着,一声不吭,也不回头看段天一眼。

    段天受不了了。

    以前的自己没让别人等过(其实就算有人这样等他,他也不知道),家门遭遇不幸后找到工作,也没遇到过着情况,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只是觉得保镖不该这么做。

    猛地,他扯开嗓子喊道:“周总,我们找你来了,你不能过一会儿再打电话吗?”

    乔峰吓得忙捂住他的嘴,但他也喊完了。

    保镖急速推开了门。

    虽然动作很快,却没有发出很大的声响,可见他身上有着不错的功夫;而保镖也随着门的打开跟了出来,瞪着眼睛小声道:“你疯了?找死是不?”

    段天同样瞪着眼睛,刚要回敬过去,里面传出来一个冰冷冷的声音:段天,进来!

    这个周总不光人冰冷冷的,说话也冰冷冷的,还很吝啬,不愿意多说一个字。

    保镖瞪着的眼睛慢慢收了回去,对乔峰道:“没你的事儿了,你去等着吧!”

    乔峰点头答应了一句,转身就走了,走的很干脆,并没有因为保镖的态度而不快。

    保镖这才对段天道:“进去吧,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别说,知道不?”

    “什么叫该说,什么又叫不该说?”段天歪着脑袋问。

    “你找死是不?别以为周总现在能用到你,我就惯着你,小心我打烂你的嘴!”保镖刚缓和的眼睛又瞪了起来。

    段天一笑,推门就往里走。

    不防门里的另一个保镖往外推门,又把他推了出来。

    “进去吧,在这儿墨迹什么呢?”出来的保镖同样瞪着段天问,从眼神能看出来,他们应该是一师之徒,至少是一丘之貉。

    段天没和他们计较,他也不知道是不是需要计较,迈步就走了进去。

    怪不得外门没关,里面还有一道门!

    段天推开门就往里走,身后传来保镖的轻喝:“脱鞋进去!土鳖佬。”

    “土鳖佬”三个字,段天听得清楚,也不以为忤,继续往里面走,没有脱鞋的意思。

    里面,段天也很熟,但感觉上还不如他以前出入的高档场所,唯一的不同是多了的那道门。

    周总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并没有关心他换没换脱鞋。

    “周,周总,我来了。”

    面对不爱说话的人,段天也变得不爱说话了,开始珍惜每一句话;即使这样,还是重复了一个“周”字,显然是有些胆怯。

    半晌,周总没说话,还在盯着手机看。

    段天想了想,反正已经来了,也不在于多一时少一时,门外还有保镖站岗,在里面多待一会儿,保镖就能多站一会儿;索性就磨下去吧,让他们在那儿站着,也给乔哥报仇出气了。

    想到这儿,他不由得信步在屋里踱了起来,一边转圈儿一边看摆设,还不时地在上面拍拍打打,心里暗道:以前怎么没太注意,这些东西还是挺讲究的啊!

    踱了几圈儿,他才醒悟到自己还拎着个大方便袋呢,看看那位周总,还在聚精会神地看着手机,不由得转过一道拱门,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开始换衣服。

    上衣好办,脱掉服务员的外套换上就行;裤子嘛,总得把服务员专用的裤子脱下来才好换上自己的那条,也没什么,里面还穿着衬裤呢,段天就把外裤脱了下来,准备换上自己的裤子。

    “啊!”

    周总不知什么时候转了过来,一眼看到段天在换裤子,吓得尖叫起来。

    外面的保镖迅速冲了进来,进屋时消音枪已经在手,急切问道:“周总,您没事儿吧?”

    瞬即看到了刚脱下外裤的段天,不由大怒道:“你个王八蛋,敢非礼周总,我今天崩了你!”

    说完举枪就对准了段天。

    周总伸手示意不要,冷冷地道:“先出去,有事儿叫你们!”

    虽然语音冰冷,但红透了的脸却掩饰不住内心的娇羞。

    “周总,这王八蛋如此不敬,您还——”

    保镖不解。

    “出去!”周总的脸上罩着一层霜。

    保镖不敢多言,看着段天的眼神很是复杂,有愤怒,也有一丝的羡慕。

    周总转身走开,离开了段天的视线,他也急忙穿好裤子,把全身上下整理一番,又自顾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梳理一下头发,擦擦鞋,确定没有问题了,才出来来到周总面前,问道:“周总,你找我有什么事儿,说吧!”

    段天的焕然一新,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身衣服虽然有水迹,但都是难得一见的名牌,是母亲在世时给他买的;头发也不乱了,有点长也难以掩饰他的英俊。

    周总的眼神不经意间从手机移到段天身上的瞬间,猛地呆了一下,手也随着轻轻一抖,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指着她对面的沙发道:“坐。”

    因内心的澎湃,这个“坐”字也有些颤抖,是她用了极大的力量才稳定住,说出来的。

    段天留意到了,但没说什么,淡淡地坐在那里。

    有些东西需要不停地学习,比如说文化知识等,有些事则不用太用力学,看也看会了;段天的言谈举止就不用太学,他会。

    因此他坐到沙发上的姿势,让周总更是难以自持,不禁多问了一句:“你,来过这里?”

    这话是不经意问出来的,因为她难以相信,在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内,眼前的段天从一个毫不起眼的服务员变成了一个翩翩公子!

    段天摇摇头:“没有,第一次来这里;——你找我就是问这个吗?”

    周总恢复了一脸的寒霜:“左臂。”

    说着她抬起左臂简单动了动。

    段天明白了,她的左臂也有问题。

    你不说话,我说那么多废话干嘛?段天二话不说,起身过去,右手自然而然地握住她的左手,轻轻托起了她的左臂,左手从她的肘部开始慢慢往上捏。

    可能是不习惯吧,周总的脸“腾”地红了起来,潜意识下往回一缩肘部,把段天的手夹在了肋间。

    更不得了了,段天的手居然碰到了一团柔软的东西,巨大的弹性让他不由往外撤左手。

    周总轻轻地“唔”了一声,忙再次抬起手臂,示意段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