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正骨累虚脱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5本章字数:2079字

    段天简单停顿了一下,让那种巨大的,从未遇到过的弹力在心里造成的涟漪慢慢消失,才深吸了一口气,左手再次稍加用力捏住她的肘部缓缓向肩头移动,边移动边仔细感觉着臂骨传回来的信息。

    一路到了肩头,都没有大问题;沿着肩头摸向锁骨,他感觉到了,锁骨出现了变形。

    “周总,这里有问题。”面对一个冰人,段天也尽量让自己远离温暖,说话时用平静、冰冷的语调。

    “没有,我查过。”周总比他冷多了。

    不跟她解释,她是不会信的,只能多说几句了:“周总,这个变形,不是通常意义上能摸到的变形,甚至连看都看不到;就是机器拍出来的X光,也不见得就能看清;这里确实有变形。”

    段天觉得已经说的有些多了,猛地住口不再多说。

    “能治吗?”

    好家伙,我说了一大堆,她就三个字给我打发了?段天心里不忿,也冷冷地说道:“能。”

    “好。”

    段天心里不由得骂了起来:你们家的字花钱买来的吗?多说一个这么费劲?但嘴里没说出来,而是轻轻点点头算是答复了。

    这下好,连一个字都没有的回答。

    然后他就开始去摸锁骨附近的肉,看有没有影响治疗的骨刺或者其它什么东西。

    刚摸到锁骨下方,这位周总周姑娘猛地侧头看向他,怒目而视:“你?——”

    “我看看有没有影响治疗的骨刺,你激动什么?”段天有些不耐烦了,当服务员累些脏些,也没这么多说道啊!

    周总继续怒视着她,却没有任何反抗的举动。

    捏着捏着,段天的眉头皱到了一起,慢慢松开手,把头转向别处,陷入了沉思。

    他遇到了极为棘手的问题。根据自己“所学”,这位周姑娘的锁骨乍摸起来和正常人差别不大,但仔细检查发现,锁骨外侧有一条带状凸起,在与肩骨交接处向上延伸;就是说,她的锁骨以凸起为界被分为两部分,两部分之间通过骨质挂钩连接。

    由于不知道这个病变,平时这位周姑娘以正常情况对待左臂,导致挂钩过于吃力,现在已经有些移位,她才感到不适起来;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半年,锁骨的病变牵连到肩骨,再牵连到整条手臂,那时候就算是华佗再世,也难以治疗了。

    但他还是为她庆幸,因为她遇到了自己,换个人的话,还是查不出问题,用些止痛药、祛风膏之类的,就是在加速这条胳膊的残废进程。

    想到这儿,他不由轻笑了一声,然后伸手去拨开她的衣领,想露出肩头来,便于自己施救。

    周总不明就以,见他突然去拨弄自己的衣领,以为这是要图谋不轨,脾气马上就上来了,反手就是一巴掌,“啪”地一声,重重煽在段天的脸上。

    顿时段天的脸就通红一片,五个指印更是清晰可见。

    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把段天打晕了,他不由松开手去摸火辣辣的脸,呆呆地看向周总。

    门外听到了声音,保镖喊道:“周总,有问题吗?”这次他们没敢冒冒失失闯进来。

    周总指着段天的鼻子,意思是质问他要干什么。

    段天压住心头的怒火,道:“查到问题了,不把锁骨露出来,我怎么治?”

    周总才知道自己误会了,但露出锁骨,就意味着还要露出更多的肌肉,她又为难了;好不容易查到了病因,段天的接骨能力又这么强,她舍不得这个机会,狠了狠心,自己把紧扣着的第一个衬衣扣子打开,一只手捂住锁骨以下的部分,另一只手慢慢拨开衣领,露出了锁骨。

    尽管她动作异常谨慎,还是在移动手臂间露出了一个缝隙,被撑得鼓鼓的内衣的花边若隐若现,进入了段天的视线,他不由得有些走神儿。

    “怎样?”如此关键时刻,她还是惜字如金。

    “弹性好大——”

    段天才意识到走嘴了,心里想着弹性好像很大,嘴里不由溜了出来。

    “什么?”周总听出了段天的意思,使劲儿一捂衣领,离开了段天,冰冷的脸上罩着一层寒霜:“治不治?”

    段天忙不迭地点头:“治,治,对不起!”

    这三个字是由衷的,这位周姑娘和以前见过的姑娘不一样,对她有非分之想,心存邪念就是不应该!

    段天忙恢复了正常,转身到她的面前闭上眼睛,脸冲着她表示自己不会再看,重新拨开衣领,捏住锁骨开始寻找位置。

    找到了,但难度也很大。

    他慢慢向一侧推周总,同时说道:“需要找个角度,你倚墙忍住痛,能做到吗?”

    周总盯着闭了眼睛的段天看,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半晌才慢慢随着他的力移动身子,把肩头靠在墙上。

    段天找到了合适的角度,把她的左手拉回来搭在自己的肩头,顿时一股清香迎面扑来,他急忙屏住了呼吸。

    然后左手按住她的肩头,右手按在肩膀上,轻声道:“你忍住啊,如果实在忍不住就抓紧我的肩头,但千万不能松手!”

    无奈之下,他恢复了正常的说话,但周总还是那样,伴随着点头,轻轻“嗯”了一声,做好了准备。

    段天开始慢慢用力,周总的脸色随着慢慢潮红起来,显然这份疼痛让她极其难忍;随着力道的增加,她额头上开始渗出了汗珠,接着汗水从两颊淌了下来。

    段天继续加力,快到关键时刻了。

    周总的疼痛已经到了极点,她开始使劲儿抓段天的肩头,一只手已经难以承受,索性另一只手也搭过来,两只手一起抓他的肩头,不长不短的指甲已经慢慢抠进了段天肩头,血迹慢慢殷了出来。

    段天的力气即将用尽,也到了最紧要的关头,他深吸了一口气,轻声喝道:“坚持住!”

    左手按住肩头的力不变,右手突然加了一股劲儿,猛地一推——

    “咔”一声轻响,骨质的挂钩复位了……

    段天大口地喘着气,感觉双臂的肌肉变得软软的,使不出一丝力气;周总双手搭在段天的肩头上,更是浑身透汗,整个身子都软下来,把段天扑了个倒仰,两个人就这样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