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原来她叫周心融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5本章字数:2409字

    保镖的脸上带着笑容,些许的残忍和胜利的笑。

    他拔出短刀后,动作开始变得慢起来,看来要好好享受这个难得的机会。

    段天身子被制,手也使不出力量,心里暗道:当初怎么就没花钱学点儿功夫呢?要是武功在手,何惧这个小保镖?

    没有足够生活经历的人就是不一样;都这当儿了,不去考虑怎么脱身,却胡思乱想起来。

    保镖可没想那么多,其他的动作可以慢,剁手的动作要是慢了,就没法儿剁下来段天的手,他高高地扬起短刀,就要剁下来——

    “铃铃铃——”

    躺在周总身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可能是怕剁手时接听电话,段天的嚎叫声影响了兴致吧?周总示意保镖稍等;段天长长地松了口气,过度的紧张,已经在不知不觉间通身是汗了。

    周总接起了手机。

    手机的质量太好了,以至于听不到对方是男是女,说些什么,只能看到周总脸上的寒霜在慢慢加重。

    不时地点头应着,两分钟后她挂掉了手机,看了看段天和保镖。

    保镖反应突然快了很多,忙再次挥起短刀,露出难言的狞笑:“小子,别怪我,几千万买你一只手,你赚大了!”

    “别!”

    周总突然出言阻止:“都跟我走。”

    说完她拿起茶几上的几件东西塞进坤包,第一个走了出去。

    保镖恨恨地收起短刀,盯着段天道:“便宜你了,不过你等着,这只手早晚是我的!”

    这语气,就像段天和他有不共戴天之仇般,那乖戾的眼神,段天不由哆嗦了一下;起身揉揉压疼的左膝,想等保镖出去后找个机会溜掉。

    没想到这保镖算是泡定他了,等他站直了身子,就在他的背上推了一把:“走啊,别磨蹭了!”

    出了门,段天希望能看到乔峰,让他给自己解解围,离开两个凶神恶煞般的保镖,离开这个美却冷得让人直打寒战的女人。

    但他失望了,因为这里是“高层”,能看到的就是几个普通的服务员,见到保镖和周总点头哈腰的。

    没有办法,他只好跟着走,一直到楼下,周总进了那辆宾利。

    保镖架着他上了另一辆车在前面开路。

    “小子,你治好了周总的病?真有你的!”一个保镖坐在他身边,手在裤兜里摆弄着,明显里面有凶器。

    段天能说什么?和这种玩命为生的人有什么可说的?他没有回答。

    “嘭!”

    保镖一拳砸在他的肩头上,恶狠狠地问道:“问你话怎么不回答?找打是不?信不信我打断你的骨头?还会接骨,看你能不能接好自己的骨头?”

    越说越狠,看来段天再有一个不慎,真的有断臂折骨的危险,他看向保镖的裤兜,一股凉意从心底升起,一直袭到头顶。

    他怯怯地看向保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和那把刀比起来,肩头好像也不是十分的疼痛。

    “还不说是不?那我就打断你的胳膊!”

    保镖正了正身子,狠狠地扬起了拳头,这劲头要是砸在肩上,可不是两个耳光那么简单了。

    躲无可躲,段天肩头的肌肉自然绷紧,想用力抗住这一击——

    侧面传来了鸣笛声。

    周总一边放下车窗一边示意停车,并把车开到前面停了下来。

    保镖不能动手了,把车开到路边停了下来。

    “让他上我的车。”

    周总把车窗升上去,看不到她的表情了。

    保镖无奈,推搡着把段天塞进了宾利的后座。

    这是加长版的宾利,前后座之间能放下一张小桌子,段天完全能伸直腿。

    “我用过好几台宾利,也没用过这么长的啊!看来这个周总不简单,越来越不简单!不仅车豪华,她的人反应也快,知道我要遇险就把我弄过来了。”段天心里暗忖道。

    但他一句话也没说;和这种惜字如金的人在一起,最好一个字都不说,嘴都不要张开。

    车子正往前跑着,突然周总一个急刹车,车定在了路中央;保镖的车尖叫着从旁边冲过去,惊险地停在宾利的侧前方,迫使旁边的一辆车撞到了护栏上,接着急刹车声连续响起,路面混乱一片。

    周总发动车子缓缓从岔道驶离,停在了路边。

    抬眼望去,是美轮美奂,当地最大的高档服装商场。

    “走。”

    周总下车后,带着段天进入了商场,一个保镖紧紧跟在后面。

    刚进商场,两个导购员迎上来,异口同声道:“欢迎光临美轮美奂!”

    但后面的称呼却不同了,一个叫“周总”,另一个却称呼“段公子”!

    称呼段公子的导购还迟疑了一下,称呼“段,公子”,三个字之间略带点儿停顿。

    周总不由看了一眼段天,表情微微一变,随即恢复了正常。

    这个举动很微小,却被段天看在眼里,心道:原来你也有不冷的时候啊!

    “请问,您是选男装还是女装?”导购问。

    段天看看周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周总没有回答,径直走向了男装区。

    段天道:“嗯,男装。”

    “段、公子,近来经济大发展,男装的价格涨得厉害,您看——”

    意思再明白不过了,男装的价格,不一定是段天能承受得了的。

    这时旁边的两个导购窃窃私语起来,虽然故意压低了声音,还是能听到谈话的内容。

    一个小声道:“那不是段公子吗?好久没来了!”

    另一个道:“可不是嘛!不过他们段氏集团已经没了,还欠了一大笔债,能买起衣服吗?”

    段天的脸一红,驻步不前了,看向周总。

    周总没有说什么,转到最新的一款休闲装前,指着衣服道:“给他试试。”

    然后掏出卡来晃了一下。

    导购见有财神付账,还说什么?客气地请段天进去试衣服。

    很快,段天换上了一套新衣服,和周总一起出了商场,停在一家美发店门口儿;这次不用周总说话,段天自己下车进去,半小时后,一个风度翩翩的美公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负责理发的女技师一直送到门口儿,还大声道:“公子,这次理发的钱算我账上,下次一定来哦!”

    再次上车,宾利就一路飞驰,驶到一栋写字楼门前停下了。

    一路上,周总不是歪头看想段天,不知道心里想些什么,到了地方两个人下车了。

    段天学乖了,从她的眼神里就知道,要自己跟着上去,两个保镖就像阴魂不散般地跟在后面。

    径直来到二楼,周总先推门进去了。

    段天趴门缝一看,是一间会议室,里面已经坐着几个人;见周总进去了,坐在当中的女子道:“周心融,你怎么每次都来晚?能不能靠谱点儿?”

    这声音听来舒服极了,钻进耳朵里后迅速流进了心窝,立刻升起一股暖流,如沐春风般地惬意极了。

    段天也才知道,周总叫周心融;心融心融,就是能把心融化的意思,和她冰冷的感觉差得太远了。

    周心融回答道:“商冰,早与晚不重要,说正事儿吧!”

    那个女子叫商冰,冰冷的名字却能融化冰雪。

    “这样的两个人同台较量,真是令人匪夷所思!”段天心里暗暗称奇,也打起了精神,准备看这场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