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被当做商品的感觉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5本章字数:2293字

    段天模仿父亲的语气、姿势连续说了两句话,让在场的人都刮目相看,尤其是商冰,两只眼睛紧盯着段天看,丝毫不顾及身份和段天身边的周心融。

    因为段天现在的坐姿,正是一个商界大亨所具备的,这不是谁都会的;也正是因为他拥有这个气场,说出来的话才让人信服,才有力度,这个气场别说商冰和周心融,就是她们的长辈、上级,也不见得就能做到!

    半晌,商冰才把目光收回去,定了定神后看向了周心融。

    “周心融,今天是你谈判,还是这个段天来谈?你要谈的话就别让他插嘴,这里有他插嘴的地方吗?不过你要是让他来谈的话,你就不要插嘴!”

    段天忙看向周心融。

    他固然能模仿出父亲的气势、语气,还能熟练地背诵出父亲的话,并让人以为是他自己说的,但经验和阅历他学不来;刚才的几句话确实令人震惊,商冰却能在最短时间内找到破绽,予以攻击。

    周心融心里的想法,永远也别想从脸上看出来。她看也没看段天,道:“他,代表我。”

    “好!你是说,他刚才的话就代表了你的意思,是吧?好,既然这样,我就和他理论理论如何?”商冰急速问道。

    周心融点了点头。

    “好,你叫段天是吧?现在周心融让你代表她,那我问你,你打算怎么处置我说的这件事儿?”商冰保持着极快的语速。

    段天脑海里飞速搜寻着答案,很快就想起了父亲的一句话,便按照当时的场景复述道:“纵观中外企业管理,企业文化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很多问题的发生,是不能用表面现象来解释和处理的,要深挖到他的根源!“

    简单顿了顿,整理一下思路,继续说道:“商冰美女您提到的问题,实际上不过是企业在运营过程中的一个产物罢了,竞争就要使用一些技巧,但技巧要使用得当;当出现了对另一方或另几方不公平的竞争时,就要注意了,要化企业间的竞争为客户间的竞争,这才是商业发展的诀窍!就是说,以前可能出现的损失自然要弥补,但不能以再次损害任一方的利益为代价,那样的结果必然是两败俱伤!”

    说完这句话,段天已经不知不觉地在地上踱开了,一边踱步,一边继续说道:“商冰美女,您是商界的精英,这一点不容置疑;所以嘛,处理这等小问题当然会毫不费力,不论我说多少都在您的心里,不是吗?”

    这顶高帽子戴过去,就算是一个城府极深的老狐狸,也得乖乖地顺着台阶下来,别说面对的是个城府并不足够深,还被段天深深吸引的商冰了。

    她听了这话受用至极,双眼紧盯移动着的段天看,仿佛找到了生平第一知己般,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

    “段天,你的意思是,我要放过周心融一马?”

    “不是放过不放过的问题,要精诚合作!只有合作才能拓展商界的地域!”

    段天觉得有些累,他能记住的话,能模仿的动作都差不多了,再这样下去非露馅不可,说到这里忙又加了一句:

    “商冰美女,其实称呼你美女还是有些不够,美女多的是,怎么能分辨出哪一个才是您?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才对!”

    这才是段天的拿手好戏,说这些不用想,直接来都不会穷词儿的。

    商冰笑得更灿烂了:“段天,你可真会说话,呵呵呵!好,既然这样,我请客,去喝一杯!周心融,你有兴趣吗?”

    好家伙,听这口气好像段天是她手下的。

    周心融冷冷地道:“没有。”

    “那就不好意思了,你忙你的去吧,我请段天喝一杯!走吧,段天!”

    “他不能去。”

    周心融的语气很坚决。

    “他为什么不能去?不是你的保镖,不是你的CEO,也不是你的什么亲戚、朋友,你没有权利控制他的自由!”

    “他欠我一只手。”

    一句话,果然顶住了商冰的五六句,商冰一时语塞。

    但她的反应也是极快,很快就问道:“他是怎么欠你一只手的呢?”

    这个问题本来没问错,但对于周心融来说,问得实在是过于尖锐,轮到她语塞了。

    段天忙解释道:“是这样:我给周总看病,这手呢,免不了接触到了周总的肩头,而我的手难免有些脏,因此周总要砍下去。”

    他说得挺淡定,其实早就看出来了,商冰挺在意自己的;现在把情况说出来,说不定她能给说个情,周心融为了卖个人情也会放过自己。

    商冰果然向周心融问道:“给你看病?看好了没?”

    “嗯。”

    “病都看好了,还砍人家的手;这要是传出去,未免被人家讥笑了!”商冰好像找到了理。

    “两码事儿。”

    周心融的表情波澜不惊。

    “不过周总答应给我一辆宾利、一个小盒子还有一张卡。”说完这句话,段天立刻后悔了,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光。

    这句话说的,一方面承认自己欠人家一只手,同时又告诉人家,自己治病是有奖励的,奖励还“不少”呢!

    其实他非常清楚,在这些人眼里,包括在以前的自己眼里,几千万也算不上是个惊人的数字。

    “哦?就是说给你一辆车、一张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的卡,一个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的小盒子,就可以买你一只手了?”商冰的商业头脑不一定很高,但对这些事情的反应却迅速之极。

    “那倒不是,我不是碰到周总的肩头了嘛!”

    说完这句话,段天突然紧紧地闭上嘴,再也不说话了,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话一句接着一句的错,再说就要欠人家两只手了。

    “好,好,好。”

    商冰连说了三个好,突然问周心融:“周心融,给你看好病了你给些钱然后就砍下他的手,只因为他碰到了你的肩头;如果是其他方面的病需要接触到其他地方,你还能要人家的命?比如说你落水被救,救你的人就该死?”

    口齿的伶俐显露无疑。

    “你想怎样?”周心融问。

    “没想怎样,如果说用这些能换来他的一只手,我愿意做个好人;开价吧!”

    周心融没说话,旁边的保镖抢着道:“卡里是一千万,车是宾利,盒子里的是翡翠项链,值七百万!”

    商冰瞬即接道:“就是说,加在一起三千万呗?我出三千万,就可以把段天带走吧?”

    一瞬间,段天觉得自己就是一件儿商品,两个人在讨价还价买卖自己;一种难言的苦涩涌上心头,不由苦笑了一下。

    这是他的手机响了。

    这些天来,从没有人打过电话来,因为这个号知道的人很少;拿起来一看,是小七。

    “小七?”

    “公子,能来中心医院吗?这里还有段氏集团的伤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