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展颜俘芳心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5本章字数:2163字

    听了小七的话,段天内心突然来了一阵激动。

    以前对整个集团的事他从未过问,就算是有人生病住院,也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但今天不同了,段天觉得该承担一些什么,哪怕是去医院看一眼伤者,也算替父亲做点儿事情。

    但眼前这个局面,自己还不算是个“自由人”,怎么去医院?

    “小七,你先去,有什么问题再给我打电话!……什么?我没有想推脱,现在分不开身,回去和你一起说,你先去吧!”

    商冰还在那儿不依不饶地和周心融讨价还价。

    “什么不能?除非你不讲理!你看看啊,他治好了你的病,就因为碰了你的肩头一下,你不但不感谢人家,还要剁下他的手?这是讲理的表现吗?周心融啊,我看你就是太残忍了,一个女孩子要去剁下给她看病的人的手,说出来都没人信!何况还是响当当的周家千金!”

    商冰谈话的目的已经变了,开始对周心融进行攻击。

    周心融双目寒光一闪,盯着商冰看了一会儿,说道:“不要乱说。”

    然后对段天道:“你先去医院。”

    “哎,不行!我商冰也算和你谈判的一方吧?你让段天和我谈,我还没同意段天的说法你就让他走,这事儿怎么处理?我还没答应呢!”

    见段天面露犹豫的神色,商冰继续道:“周心融,要不这样,不就是三千万吗?我出三千万,算是还了段天欠你的债,也可以说买下了他的一只手,总可以吧?”

    周心融身后的保镖面露喜色,他没想到,商冰居然肯白白地出三千万来买段天!段天一走,自己和另外的保镖简直就是拔去了眼中刺肉中钉,周总肯定答应,不答应岂不是太傻了?用一个毫无用处的人换来三千万的现金,傻子不换!

    但周心融却出乎意料地摇摇头。

    “怎么,嫌少?再加两百万!”

    商冰身后的保镖听了这话直哆嗦。他们清楚,在没取得董事会的认可前,商冰有权动用的资金上限不会超过五千万,她居然张口就出三千万买一个刚见面的家伙,并且这还嫌不够,要再加两百万?

    周心融还是摇摇头,就要开口说话,商冰却银牙紧咬,抢先嚷道:“周心融,你这买卖做得太黑了吧?不就是一个谈判的吗?我出三千五百万!”

    段天受不了了,幸亏周心融没跟着抬价,她要是也抬价的话,自己岂不是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拍卖品!就算你们是大家族,大集团,也不该把我段天如此不放在眼里吧?

    想到此,他提高了声音道:“商冰美女、周总!我段天不属于任何人,也不欠别人什么,你们凭什么这样来讨价还价?周总,我一直尊重你,是因为你年纪轻轻就能当上一个集团的少东家;商冰美女,你的确长得女神般的美,但请您不要把我当做商品,想当年我这样的时候,也没像你们这样,请尊重我的人格!”

    “想当年,你怎么样了?你到底是谁啊?”商冰有时固然反应极快,但听了段天的话,好像又变成了小孩子,好奇地问这问那。

    “怎么样了?我给周总的脚踝和锁骨接骨了,还有,我刚才的理论不是自己想出来的,是我模仿我父亲的语气和姿势,靠着记忆学的!”

    “三才公子?你是段三才?!”商冰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表情也突然变得夸张起来。

    “我就是段天,当时朋友们都叫我段三才;这回没有问题了吧?我该走了,医院还有段氏集团的伤者,我要去看望他们。”

    内心的积郁释放出来后,段天反而有些平静了。

    “你还是走吧!早知道是你,我干嘛要花几千万买下来啊?你段公子混的时候,相好的遍地都是,我可不敢沾你的边儿!”商冰心直口快。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确实在那些地方混过,但没有一个相好的,连……算了,和您解释这个有什么用?”段天压低了语气。

    周心融也愣了一下,很快说道:“去吧,手是我的。”

    她的倔强非同一般,不管你是谁,不管你以前怎么样,摸到了我的身体就要剁下手来。

    “我知道,周总,我欠你一只手。”段天说完后,默默地往外走。

    商冰心里大为不甘,她不想段天就这么离开,大声道:“周心融,你不公平啊!人家给你治了病你什么都没给,怎么他反倒欠你一只手?真会算账啊!”

    段天闻言站住,回头看着商冰,看了足足有五秒钟后微微一笑,道:“商女神,谢谢你这么为我争取;——算了吧,家族没了,我的命已经这样了,多一只手少一只手又能怎样?”

    说完对着商冰展颜一笑。

    这展颜一笑,段天是真心的,他很赞赏商冰的性格,她细心、心直口快、敢作敢当,是难得一见的美女;要是在以前,自己一定要坐下来好好和她聊聊,但现在不行了,他觉得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好大好大。

    但他不知道,这一笑对商冰来说,无异于一支无声的利箭穿进心里,让她开始承受一种从未有过的痛。

    而商冰当时也不知道这个笑的厉害,她只是突然呆住了,觉得段天的笑很灿烂,但里面还蕴含着一些苦涩,难言的苦,最多的是感激和欣赏,对她直率的感激,对她整个人的欣赏。

    这个笑太迷人了,让她难以自持地闭上眼睛享受了一秒钟后才睁开眼睛;这时段天已经笑过后转身离去了,他的脚步有些沉重、有些匆忙,好像还有些凄凉,但更多的是坚定。

    商冰再次闭上眼睛,把刚才的那个笑重温了一遍;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周心融已经从包里拿出来那张卡,又从桌子上拿起了宾利车的钥匙,把两样东西扔给了段天。

    商冰睁开眼睛,看也不看周心融,快步向外走去,边走边道:“周心融,这次的事儿就这样吧,告诉你的人注意点儿!”然后加快了步伐。

    一边走,商冰的脑海中又一次闪现出了段天的一笑,那个声音同时响了起来:“商女神,谢谢你这么为我争取;——算了吧,我的命已经这样了,多一只手少一只手又能怎样?”

    怎样?——

    怎样?——

    商冰疯了般跑向外面。

    会议室里,周心融静静地坐在椅子上,面前扔着宾利车的钥匙和那张卡,是段天抛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