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失业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5本章字数:2202字

    等段天赶回医院时,结算员已经等得不耐烦,匆匆办完手续走了,段天这才赶到305号病房。

    小七还等在病房里。

    见段天的样子他吓了一跳:“公子,你遇到坏人了?”

    “没有啊!”

    “没有,怎么那身衣服没了,却穿了这么一套?”

    原来段天为了节省钱,把那套衣服退了后,再也没买,就穿着件衬衫和勉强能穿出来的单裤!

    看了看自己的上下,段天笑道:“怎么?这衣服挺好的呀,要不是先前买衣服时我留了一手,还真就麻烦了,没裤子穿的滋味估计不好受!”

    小七忍住眼泪,强作笑颜道:“公子,可真有你的!”

    但泪水怎么能忍住?不禁流了下来。

    段天上前擦下小七的泪,说道:“你这是干什么?我又不是没裤子穿,就算真的没了,弄一件来穿上就是了,别这样!对了,这里七八个人,都谁是集团的啊?他们又怎么坚持到现在的呢?”

    “公子,这屋里的八个全是集团的员工,他们的命是消防队员从火里抢出来的;医院免费给他们安排了房间,但治疗费用不能免,我在当天就找红十字会请求援助,是红十字会出的钱;那些钱花光了,医院才想办法找到我们的。”

    这时旁边输液的护士说道:“其实红十字会给的钱早就花光了,是新任的市委书记亲自到医院,要求医院配合先抢救,才能把他们救过来,市里还给出了一大笔钱呢!”

    “新任的书记?”段天很自然地问了一句。

    “对啊,姓唐,是唐书记,他的公子也来了;唐公子年纪小却很不一般,二十几岁就是商业局的副局长,真是厉害!”

    已经说跑题了,提到了唐公子还那样的神往。

    “能认出来这里都是谁吗?”段天问小七。

    “不能。没有一个清醒的,并且都是严重毁容;公司档案也烧毁了,来认人的家属也分不出谁是谁,都等着治病和赔偿呢。”小七无奈地回答。

    “小七,这些帐都由我来承担;你把我的电话告诉所有债主和需要我们的人,让他们有事儿来找我,先保证这里的员工都能渡过危险期。”

    “公子,现在我们还很脆弱;自身难保的时候,怎么能照顾这些人啊?”

    “该承担的责任就要承担,不能因为我们承担不起就把责任推出去!让他们找我,天不会塌下来吧?”

    看着护士,段天继续说道:“护士,你给看看,这里现在需要多少钱,把他们治好还需要多少钱?钱的问题找我。”

    “这个我不能做主,您还是去和主治大夫聊聊吧!”

    “不用了,我去取钱。”

    段天又拍了拍小七的肩,道:“你先回宾馆,不能把工作耽搁了,这里交给护士美女吧!”

    说完从兜里掏出一打钱,有五六百元的样子,数也没数就一把塞到护士手里,小声道:“美女,辛苦你了,这是你该得的辛苦费,和贿赂大夫护士无关!”

    不由分说把钱塞进护士的兜里,和小七一起出来了。

    “公子,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回宾馆!不能丢了工作,连自己都养活不起,还谈什么照顾这些病人?”

    小七也需要回宾馆了,他离开的时间更长,再不回说不过去了。

    “小七,今晚我们还住在一起。从明天开始,我就去医院,一边照顾患者一边休息。”

    “那怎么行,公子?要去也是我去!”

    “别争了,你管采购的,哪有这么多时间?”

    说完段天把兜里的近万元现金拿出来,道:“小七,给你。”

    小七很惊讶。

    “公子,你怎么赚这么多钱?还有,刚才看到你的时候,你身上的衣服可是名牌儿啊,却又转眼间不见了,怎么回事儿?”

    “换成钱了。”段天故作得意地一笑。

    小七心里却是一阵发紧。段天越来越成熟了,他肯为了集团的员工而放下架子,用衣服去换钱治病,自己却穿得像个极其普通的人。

    看着段天的样子,小七心里很不好受:才几天的时间,公子就瘦了,以前总是洋溢着青春绚丽的脸,现在也开始写上了沧桑。

    他从兜里掏出来一叠钱,拍在段天手里和那些钱融为了一叠,说道:“公子,我这里还有些钱,你都拿去用吧!我不用,我不能去医院,只能靠你了,那里每天都要用很多钱的。”

    段天想了想,郑重地把钱揣进了口袋。

    两个人回到宾馆,小七去后勤办公室了,段天没有岗位,只能去找乔峰。

    刚进高层电梯,就遇到了一个服务员,她认识段天的,现在看到他却好像不认识似的,把脸转向了墙壁。

    段天也不以为意,到了顶层就去找乔峰,被告知乔峰在办公室,办公室并不在这里;他只好返回去,按照别人告诉的位置,来到了乔峰办公室的门外。

    他听得到里面有人说话,说的什么听不清,这时是不能敲门的,他便站在门口静静地等。

    终于里面的人出来了,一开门就和段天打了个对脸儿,惊讶之余道:“你这人怎么回事儿啊,紧贴门站着?”

    这家伙竟是顶替自己位置的那个小子!

    敲门进了屋,乔峰在聚精会神地摆弄电脑。

    “乔哥,我回来了!”段天见了乔峰,觉得遇到了亲人。

    乔峰看都没看他,还在摆弄着,看表情很严肃,一定是在处理重大的事情;段天没有再说话,站在那里等。

    这一等足有半个钟头,期间乔峰的表情时而严肃,时而高兴,摆弄鼠标的手时快时慢,段天的心跳也跟着他的节奏忽快忽慢。

    突然乔峰一拍桌子:“我靠!混蛋哪,还有这么出牌的?猪,纯粹是猪!”

    段天好奇心起,靠过去一看,乔峰在电脑里玩牌,不是在处理什么重大事情。

    “乔哥,玩牌哪?”段天又问了一句。

    “啊,有事儿吗?”乔峰的目光并没有离开电脑。

    “乔哥,我的岗位有人替了,打算把我安排到哪儿?我想去工作……”

    “嗯,你先回去等等,既然有人替你的位置了,就得等再有人空出位置来,我通知你上班;就这样吧,我这里忙的很,你回去等信儿吧!”

    还是没有看段天一眼。

    “可是乔哥,我——”

    段天想再问什么,乔峰已经忽略了他的存在,紧张地投入到电脑中了。

    段天没有再说话,慢慢退了出来。

    “小七,我在我们住的地儿,你能回来一下吗?”

    段天的行李被扔下床,散落在地上,上面还有脚印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