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周董的暴怒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5本章字数:2398字

    段天急速驾车离开了。

    商冰也不久留,转身就要离开,瞥见地上段天的手机,自言自语道:“有钱人的办公室就是不一样!手机电话乱摔不算,就连能用的都满地扔,我不嫌弃,捡起来照样儿用!”

    说完捡起手机放进兜里。

    周心融道:“商冰,别捣乱?放那儿!”

    商冰把手机掏出来摆弄了两下,说道:“周心融,这是我捡的,再说了,这也不是你的手机,明显段天的嘛,我为什么要放下?”

    周心融气极而笑:“商冰,这是我办公室!”

    “哦对了,不能在别人办公室捡东西是吧?我问问段天,看这手机归谁?”

    说完拨通了一个号码,然后打开了免提。

    很明显,她拨的号码正是属于刚才给段天的那部手机,很快段天就接了起来:

    “您好!”

    手机里传出来的声音,和当面说话时就是不一样,商冰已经有了准备,还是呆滞了一下,才说道:“段天,我是商冰。”

    “商总,您好!”段天的话不多,但雄厚的嗓音中充满了磁性,即使达不到动人心魄的地步,也让人心里一震。

    “段天,你的手机在我手里,我先保管着吧,需要时你就打过来,我派人给你送去!”

    商冰就像个精灵似的,避开了手机的归属问题,直接替段天保管,段天能说什么?只有感谢答应的份儿,他以为周心融一定默许商冰的话了。

    “谢谢您商总,给您添麻烦了,等我——,算了吧,谢谢您!”

    商冰听出来段天话里有话,追问道:“段天,等你什么?怎么不说了?”

    那边迟疑了一下,说道:“没什么,商总,您的关心段天会永远记在心里的。”然后就挂了电话。

    商冰怔怔地发了两秒钟的呆,才慢慢向外走去,周心融扬起手要招呼她,想想作罢了,任由她出去。

    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周心融一个人,还有两部摔碎的电话,她还坐在那里发呆。

    有人轻轻地敲了两下门,然后就推门进来了。

    别人是不敢这么做的,能敲两下门就直接进来的,整个集团只有一个人,就是周董事长,她父亲。

    周心融忙起身道:“爸爸,您来了?来之前也没打个招呼?”

    周董看着地上的碎片,笑道:“你把电话都摔碎了,我怎么打找个招呼?乖女儿今天怎么了,发这么大的脾气?在你老爸的印象中,除了——,唉,你还没发过这么大的火儿呢!用老爸替你出气吗?”

    “我没事儿。”周心融脸上不那样冰冷,话语却没有增多。

    周董过来摸着女儿的长发,道:“融儿,这几年你挨累了,留学时开始就管理集团的事物,本该快乐的年华都奉献给了周氏集团,老爸我心里也过意不去!这些天就觉得你心情不好,这样吧,给你半个月的假,出去逛逛,想去夏威夷还是巴黎?老爸给你安排!”

    周心融才露出孩子般的脸,道:“不去,都去过了,我就在集团里工作。”

    “看看,又来了!整天工作累成个大龄剩女,还有谁敢娶你?听话,出去散散心,我让你秦姨陪你去!”

    周心融刚有些融化的脸上即刻罩上了寒冰:“怎么提起了她?”

    “融儿,自从你母亲走了后,你老爸也难过了好多年,现在同样想念她,但我们两个整天这么忙,怎么也该有个人照顾我们不是?你秦姨勤快、善良,到我们家这么多年了,你还不了解吗?她可是一片真心地对你!”

    “爸爸,再提他,您请回吧。”周心融的手又抚在胸口。

    “融儿,你不舒服吗?我们不谈别的,不谈别的了!”

    天下没有不关心儿女的父母,周董事长见女儿不高兴了,身体还有不适的地方,忙岔开了话题,并亲自把固定电话和手机碎片扫起来。

    “融儿,爸爸给你找的专业大夫很快就有时间了,关于你左肺叶的病变他们已经有了治疗方案;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能想说就说,说个十天八天的也不会累了!”

    周心融微微蹙眉,没有说什么。

    扫了地,周董事长坐在沙发上看着女儿,眼里满是爱怜。

    周心融却在看着自己的桌子发呆。

    “哦对了,女儿,我来时怎么没看到你的座驾啊?你在办公室,它怎么不见了?”

    周董事长找到了话题,来缓解一下局面。

    “给人了。”周心融淡淡地回答。

    “给人了?上千万的车,你给人了?不会是真的吧?”

    见女儿没有回答,他又继续道:“那不是自行车,也不是普通的家用轿车,是经过改造的特制车啊!你怎么说送人就送人了?”

    瞬即又拍着巴掌道:“我明白了,明白了!是不是我女儿有了心上人,他把车子开走了?一定是这样的,我们融儿的脸色从来没红过,今天好像不那么白,一定是这么回事儿!说说,这小子是怎么进你法眼的?”

    周心融摇摇头:“爸爸,车子是被人开走了,但他不是你说的那种关系。”

    “嗯?这小子一定不是一般人吧?说说来历,是哪个家族的?记得唐宋那小子看到这辆车就不移眼珠了,莫不是他开走了吧?”

    “爸爸,我说了,你能保证不生气吗?”

    永远不知道周心融的表情是不是很严肃,因为她一直这么严肃。

    “乖女儿,爸爸怎么会生气呢?你说吧!”周董事长笑呵呵地回答。

    “爸爸,他叫段天,是段氏集团的公子。”周心融没有气力把整个过程都说出来,只能简单说出段天的身份。

    在她看来,父亲听说段天的名字,最多是认为他家道中落,不适合交往而已,不会有其他的反应;但周董事长听了这个名字,尤其是“段氏集团”四个字,整个身子都剧烈地颤抖了一下,脱口而出道:“不行!怎么和他来往?”

    紧接着他又严厉地说道:“融儿,你看上谁老爸都不介意,哪怕是没有工作、没有能力、什么都没有的人,都行;但他段天不行,坚决不行!你不可以和他来往,马上把车要回来!”

    周心融却接着说出来一句让她自己都莫名其妙的话:“爸爸,我还给他,一千万。”

    周董事长立刻暴跳如雷:“你,你——,周心融,立即去把这些钱和车要回来!你要是要不回来,别说我不认你这个女儿!”

    说完他开始打电话:“西风,你们几个给我找到那个段天,开走融儿车的段天,把给他的卡和车都要回来!”

    喊完了这句话,他也不听周心融的解释,气哄哄坐在那里;但一看周心融的脸色,不禁心里又不忍起来,小声道:“融儿,老爸是为了你好!段氏集团什么都没有了,还欠了一屁股的债,你和他交往,就是给他一座金山,也救不了他。”

    顿了顿,见周心融还是没有好脸色,便继续道:“好吧,既然你这么固执,我先让他们回来,改天再说;但你不要和那个段天来往了,听到了吗?”

    周心融这才慢慢点了点头。

    周董出去了,她一个人继续坐在那里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