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吓跑保安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5本章字数:2186字

    和周心融在一起的感觉,和在商冰身边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

    在周心融身边,人变得不愿意说话,整个场面都冷冰冰的;周心融的脸上总是罩着一层寒霜,生气时那层寒霜会变成冰霜,让人望而生畏。

    商冰的表现则大相径庭,虽然名字里有个“冰”字,整个人却像一团火,风风火火的,稳重而不失稚气。

    见到段天她就喊道:“段天,怎么样了,患者转院了吧?”

    段天忙不迭点头应道:“已经出发了!刚才出去那辆救护车就是,谢谢您了商总!”

    那个保安跑了过来,跑到段天身边怒目而视,手指着段天,满腔的怒火就要迸发出来,却看到了商冰。

    “商总,您,来了?把车停到下面吧?”保安边说边看商冰,又看向段天,想确认一下两个人之间有没有什么关系。

    商冰是什么人?对保安的内心早已看得一清二楚,遂不再理会段天,对保安道:“谢谢提醒,我到这儿来看个朋友,马上就回去!”

    段天一愣;随即想到商冰说看个朋友,一定是说自己了,便站在一旁等,他不习惯几个人搅合在一起说话。

    他的误解恰好帮了商冰的忙,也算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保安见两个人之间好像没什么,甚至相互不认识,便放心了,陪着笑把商冰让到一边,转过身来的刹那又恢复了怒容。

    “你小子本事不小啊!和周氏集团什么关系啊,敢开周总的车?你是不是以为长个屁股就能开车?把车开出来行,还拿了周总一千万的卡?你算哪根葱啊,害得我被周董事长的人一顿训,看看这儿;——”

    他指了指自己的脸,红手印还未完全消退,又指着段天,手指已经戳到了段天的额头:“我是不是该还回来?亏得我还把你当个公子,呸!”

    一口痰吐在段天的脸上,然后气鼓鼓地走了,好像很不解气。

    段天使劲儿闭上眼睛,又用力睁开,伸手到兜里找面巾纸,却没找到。

    商冰在旁听得真切,也看得明白,知道保镖是因为车和卡的事情被训斥,并被抽了耳光,回头找段天算账来了;她更加看不起周心融,同时对段天的处境也更加担忧起来。

    忙从包中翻出面巾纸,跑过来帮段天擦去,然后笑着道:“段天,别和这种人一般见识,我们上去吧!”

    说完拉着段天的手就往楼里走。

    气还没消的保镖瞬间化气为汗,通身的汗极快地流下来,站在那里开始哆嗦,眼睛盯着商冰拉着段天的手臂进医院大楼后,转身就开跑,看速度,现在不追上去,估计是追不上了。

    段天一边上楼一边掏出手机,商冰给他的的那部手机,递了过去:“商总,您的手机。”

    “怎么,不好用吗?”

    “没有没有!很好,您来了,也该还给您啊!”

    “没有就好,我们换着用吧,别把时间浪费在这等小事儿上;我问你,周心融怎么回事儿,已经答应给的车和钱,怎么又要回去了?”

    段天道:“商总,那些人说是周董事长让来的;——不提这些了,您也别上去了,这里的空气不清洁。”

    商冰笑道:“好啊,不过你在这里也没什么事儿了,出去喝点儿?”

    段天犹豫了:“商总,我想在上面照顾一下伤员;再说了,我们之间,这差距太大了,对您不好,您还是回去吧。”

    “好,那我陪你上去看看病号,然后就回去。”商冰不想违段天的意思,两个人到了楼上305房间。

    院长赫然在内,见到商冰忙迎过来道:“商总,您怎么来了?”

    商冰不是不懂礼貌的人,忙热情地握住院长的手,高兴地说道:“郝院长,您也在啊,真是辛苦您了!”

    郝院长十分客气地和商冰攀谈起来。

    段天在旁听得清楚,商冰的水平果然不一般,和郝院长谈话时并没有丝毫的摆架子,还以晚辈自称,一顶顶技术难度较高的帽子戴过去,把郝院长恭维得闭不上嘴了,连连夸她懂事,并大包大揽地把患者揽过去,嘱咐商冰不用总来。

    商场和社会关系就是这样,他再说得天花乱坠,没见到鱼咬钩他也不会收线的;直到商冰说道“我这就到财务那存进500万”时,才半推半就地把她推出来,还一个劲儿地“不用,千万不用到二楼”。

    交了款,段天根本不需要在旁边护理了,商冰问道:“这回请你吃个饭,没有意见了吧?”

    “没有,没有,我请您,商总!”段天忙回答。

    “好啊,吃什么?”

    段天还真没主动约过饭店,被这么一问倒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在医院的楼下犯起愁来。

    “哈哈,不知道该去哪了?上车吧,我带你去个地方!”商冰一边笑一边打开了车门。

    商冰开的是一辆兰博基尼,也是加长版的,她让段天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发动车子离开了医院。

    车子行驶了好一会儿,转过无数个弯儿停在一家小饭店的门口儿。

    “就这家了,他们家挺干净的,环境也好。”商冰道。

    段天心里暗暗高兴:这还不错,不至于花太多的钱!

    然后偷着把手伸进了裤兜,里面的这打现金是他的全部了,但只要商冰愿意,都花光了也无所谓,人家刚在医院里预付了五百万的医疗费呢。

    两个人坐到二楼临窗的独室里,可以一边看风景一边聊天,很惬意的场所;他们却不知道,他们在楼上看景色,楼下的人却挤着看那辆兰博基尼,还有两个美女大胆地站在车旁玩起了自拍。

    坐好后,段天又站了起来,深深向商冰鞠了一躬,严肃地说道:“商总,谢谢您!我代表段氏集团所有员工谢谢您!我知道,我欠您的不是简简单单的五百万,是沉甸甸的一份爱心,我自当尽力偿还!”

    然后保持着九十度的姿势,整整停了一分钟左右的光景,才慢慢直起身来。

    商冰一直忍着,等他起身才“咯咯”地笑出声来:“段天,我怎么看你的样子,像是和遗体告别似的呢?咯咯咯!——”

    “商总,您不要乱说,这样的话不好。”段天没有经过那么多的社会交往,整个人就像一块璞玉,心里想什么就说出来,他不希望商冰遭遇到任何一丝一毫的负面待遇,哪怕说话时对她不利的也不行。

    这一点商冰体会得到,她严肃地说道:“好,不说不吉利的了,我接受你的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