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住进车库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5本章字数:2242字

    段天知道欠商冰一个极大的人情,却不知道该怎么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清;能做的就是保证,一个劲儿地保证,只要有机会,只要有一点儿能力,就要还这笔债。

    商冰笑道:“别保证了!这段饭让你吃的,酒没喝不算,还隔三差五地站起来鞠躬感谢,害得我都没吃好!你要是真想感谢我啊,就老老实实地坐下吃饭,让我也吃饱了,行不?”

    段太尴尬地坐下,自己没吃几口,却一个劲儿地看商冰吃。

    商冰是个活泼爱动的女孩子,吃起饭来也是如此;段天不再道谢后她开始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很快就吃饱了,笑道:“段天,在你身边吃饭,还真能吃饱!”

    看着她吃饱喝足的样子,段天打心里往外高兴。

    饭后,商冰又开车把他送回了医院。

    “商总,您就别上去了,怎么说里面的空气也浑浊,不适合久留,谢谢您!我现在还不起这些钱,但您放心,只要您有用得着段天的地方,不论多难我都会全力以赴的!”

    说到这儿他又想起来,自己还欠周心融的一只手呢,不由伸出手来看,周心融手捂着胸口的那一幕又出现在眼前,还有她那张好似永远也不会笑,更不会融化的脸……

    “又想到卖手的事儿了?”商冰笑着问,但这笑容明显有些勉强。

    段天点点头,又摇摇头:“嗯,不过我已经不欠周总什么了,她把车给我,把卡给我,使我万分感激;但在关键时刻又拿走了,我的员工差点儿就能转院,要不是您——”

    他说不下去了,转头看向别处,紧咬着嘴唇,眼中充满了泪;这不怪段天,不是他不坚强,从小到大没经历过这么些的难,遭人冷眼、被人奚落,还要强打精神为了救集团员工的命而奔波。

    商冰道:“段天,你振作点儿,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我就是你的后盾!”

    “谢谢您,商总。”

    段天目送商冰开车离开,心里暗道:还找?欠的这五百万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清,还怎么找?脸皮再厚也不能啊!

    刚上楼,小七打来了电话:“公子,那里怎么样了?”

    “没事儿了,该转院的已经转院了,其余的也有了最好的照顾,你就放心吧!”

    “真的?在哪儿弄的钱啊?”小七问。

    “商冰。听说过吗?”

    “商冰?商氏集团少当家的吗?你能认识他可太好了!都说商氏集团的公子不一般,普通人想见到他的面都不容易,没想到他肯帮助你,真是太好了!”

    “公子?借给我钱的商冰,是女的!”

    “啊?!”小七一愕,“我一直以为是公子,没想到是公主;这个商冰在国外留学时就开始插手管理家族事务,据说很精明,没想到啊,竟然是个公主;公子,你是怎么认识她的啊?”

    “一言难尽,我回去和你说吧,这里暂时也没什么问题,你等着啊,我很快就到!”

    段天很快就回到宾馆,为了避免被人看到,他从侧门进来的,一路小跑着上楼,直奔他和小七住的那个房间。

    刚到门口儿,小七从里面推门出来,肩上扛着个大包裹;见到段天一愣,随即笑道:“我是后勤人员,没有资格再住这里了,我们得出去找地方住。”

    段天也笑了:“在我预料之中;不过没问题,出去找个房子住就是了,正好我们俩还能在一起。”

    两个人到外面找住地,但急切间哪有这么合适的地方?直累得眼冒金星,口干舌燥,嗓子都起了火,还是没有找到。

    终于,借着路灯的光,找到了一个车库,正对着马路的车库门上写着大大的“出租”两个字。

    “这车库正对着马路,连挑头进车的空间都没有,怎么会有人来租?另外它面临马路,整天的过车,一般人住进去也难以睡着;你再看看,隔着道不远处就是公共厕所,看着就脏。”

    小七说了一大堆这个车库的缺点后,突然问了一句:“租吗?”

    “租!只要能住就行,离宾馆不远,离医院也近,打房主电话!”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两个人住进了车库,时间已晚,先将就着睡一晚,明天再研究怎么收拾吧。

    第二天,小七起早就上班去了,段天开始收拾房间。

    能把这个车库租出去,房主也高兴得紧,主动帮着段天收拾,经过商议,同意了段天的想法:把车库门堵死砌成墙,并留出一扇窗子,在另一个方向开个门。

    这项工程对段天来说,难度太大了,他从来没出过体力,却要赶鸭子上架般地完成从未接触过的粗重活儿。

    但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拼命地干,最终一定会干完的;于是他不顾一切地干起来,先拆车库门,然后开始凿墙上的瓷砖,很快双手就磨出了血泡。

    正凿着,仍在屋里行李箱上的手机响了。

    段天搓搓手去看,是商冰打过来的。

    看着商冰外形漂亮,性能极佳的手机,再看看自己的双手,自己的浑身上下,他没有接听,转身接着干活去了。

    间隔十来分钟,手机又响了,还是商冰。

    然后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打了十几次,他都没接。

    又响起了信息提示音,连续响了几次。

    段天仍然没有看短信,很快手机就没电了。

    晚上小七回来,两个人一起干活儿,直到后半夜,才算把这面墙砌起来,门暂时安不上,就在门洞处挂了一个帘子。

    三天的挥汗如雨,两个人终于把小屋改造完,期间商冰打来了无数次电话,他都没有接听,短信不知道几十条,一条也没看。

    但这个小屋目前仅算是能住,想让它温馨些,还需要两个人更多的努力。

    能住了,小七才开始问段天:“公子,这两天打电话的是谁啊?你也不接。”

    “商冰打的。但是我怎么接?我们住的地方还没弄好,欠人这么多钱,怎么好意思接电话?等我有能力还钱时再说吧!”

    “公子,你这么想太错了!等我们赚到钱,那得什么时候啊?别让人误会你拿了钱就不接电话,成了骗子,会影响对你的看法的!”

    段天一呆,才想到这个问题。

    “但是,我接电话又能怎样啊?还是没钱还人家!”

    “公子,能不能还上钱和接不接电话是两码事儿,商冰对我们恩重如山,我们报答还来不及,现在她找你,怎么能不接电话呢?”

    刚说到这儿,电话又响了,小七忙道:“快接,快接!”

    段天接了起来:“商总您好!”

    电话里传来了几近嘶哑的声音:“段天,你怎么不接电话呀?你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