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中枪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6本章字数:2111字

    商冰忙吩咐身边的保镖:“你们挡住他们,然后一起撤出去!”

    四个保镖忙凑到一起,各自拔出长短刀,组成了一道人墙;商冰忙回头去拉段天,段天却拎起一个椅子奔到她身后,喊道:“你先出去,我挡一下!”

    “你挡什么?有他们几个就行了,快出去!”

    这时王三坤和手下绕过长条的会议桌,已经逼近了保镖,王三坤喊道:“你们闪开,我用枪解决他们!”说完从腰间拔出了手枪。

    段天双手用力一抛,椅子翻滚着飞向了他们,然后回身拉着商冰就跑,两步跨出了门。

    身后传来“砰”地一声巨响,接着传来“啊——”一声惨叫,一个保镖中枪倒下了。

    剩下的几个保镖见势不妙,抛出手里的刀延缓对方前进的速度,转身就跑,很快就追上了商冰和段天,但他们没有停留,而是从两个人身边快速跑过,在前面一个拐弯处一转就不见了身影。

    “你们回来!”商冰有些绝望地喊。

    段天忙伸手一拉商冰,把她推到自己的身前,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后面,喊道:“商总,别喊了,快跑!”

    商冰就要顺着保镖的路线拐过去,段天喊道:“别拐,继续往前跑!”

    身后传来了喊声:“再不站住就开枪了!商小妞儿,今天你别想跑出老子的手心!”

    看来王三坤已经把这些人当成了到嘴的肥肉,并不急着追上来。

    啊?——

    王三坤刚喊完,就传来了一声惊呼,段天侧身回头一看,一个保镖从那个拐弯儿处跑了出来,正好碰到王三坤他们,乖乖地举手投降了。

    前面是一个十字路口,情急间商冰也不多考虑,直接向右边转去;段天忙大力拉住她喊道:“左边,然后第二个门右转!”

    商冰已经没有时间思考和回答了,拼力向前跑,推开右侧第二扇门跑了进去;但里面又是三四道门。

    “怎么办?”商冰真的着急了。

    “最左边的门!”

    后面暂时安全了,段天跑在前面,拉着商冰一路向外跑。

    但商冰的速度怎么也没有王三坤快,很快就被迫近了。

    王三坤也没想到商冰居然跑得这么快,忙在后面全力追赶,并准备随时开枪射击。

    “砰!”他又开了一枪。

    亏得商冰被段天拉着拐进一扇门,间不容发之际躲开了这一枪。

    段天忙把商冰拉到身前,一边跑一边指挥路线。

    但两个人的配合终究不是很熟练,还是没有王三坤快,很快被追得更近,王三坤放了第三枪。

    “砰!”

    段天就觉得右肩一凉,接着剧痛传来,他中枪了。

    使劲儿推着商冰,终于在被追上之前跑到了一楼。

    楼下一个人都没有,两个人直接跑向外面,突然眼前猛地一亮,原来楼里面的灯基本上都关着,光线较暗,而阳光从玻璃门射进来,两个人从暗处出来,猛地被强光照射,眼睛一时不适应难以睁开。

    等他们适应时才发现,玻璃门被锁上了。

    急切间是无法撞开门,或者打碎玻璃的,商冰更加绝望地喊道:“怎么办啊,段天?”

    她没有注意到段天已经受伤了。

    “别急,我有办法!”段天冷静地说,他知道,这时自己不能慌,自己一慌,商冰一定会跟着慌起来,那样形势就更不利了。

    没有时间考虑,已经听到了脚步声,段天把商冰推到门框处,低声道:“别出声!”

    他也是突然想到的,自己的眼睛刚才不适应,王三坤同样也难以适应,他猛地冲过来时也看不清,商冰躲在门框处他更是看不到。

    这也冒了极大的危险。

    王三坤追过来了,嘴里还大声喊着:“别想跑出老子的手心儿!今天老子就要——”

    到了这里,他猛地停住了,光线太强。

    “看家伙!”段天把刚从身边拎起来的一盘花抛了过去。

    “啊?!”

    王三坤不遑多想,身子一闪后,本能地抬手就是一枪。

    但急切间怎能打得这么准?一枪射在玻璃上,“哗啦哗啦”的声音响过,玻璃门被打碎了。

    段天抓紧这个机会,拉过商冰抱起来,从破碎的玻璃门逃了出去,碎玻璃岔子扎得他多处流血。

    两个人终究还是逃了出来,段天继续加力向东侧跑了十几步,才在靠墙处放下商冰,低声道:“对不住了商总,情况紧急,我们快到车子里!”

    外面就有人活动了,也停着不少的车辆,王三坤没敢追出来,他气急败坏地扔下手枪,看着追上来的小弟嚷道:“一群猪!猪都不如的东西,十几个人,手中他妈的有刀有枪,还让两个不熟悉地形的人跑了,把那两个狗屁保镖给我押过来……”

    商冰急忙跑向车子很快地钻进去,却因过度紧张而无法发动,段天忙道:“你快到后面去,从车里面过去,我来开车!”

    商冰的兰博基尼极其宽敞,她身子向后一仰,迅速离开了驾驶位置,段天跨过去熟练地启动、挂档,踩油门,车子猛地蹿了出去,一个急转弯后离开了这里。

    商冰惊魂未定,在后面隔着窗子往外看,见没有人追上来才喘着粗气问道:“段天,你要往哪儿开啊?”

    “找个安全的地方就行!你办公室在哪儿?就去那里,应该是最安全的吧?”

    “不行,太远了,去你住的那房子吧,那儿近,他们不容易找到!”

    段天一转方向盘,加大油门儿,兰博基尼从车流里左钻右钻,很快就跑出了很远。

    商冰这才定下神来,喘息着道:“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段天一个刹车,惯性把商冰向前拥了一下,她本能地伸手扳住前座椅,刚要说话,觉得手背湿漉漉的,缩回来一看,全是血!

    “段天,你怎么了?”

    “没事儿,碰了一下,回去包扎一下就好了!”

    又拐了两个弯儿,车子驶进了段天租住房子的小区,他特地开进了地下停车场,才下车锁好。

    商冰先下的车,等段天下车后她才发现,段天哪是碰了一下,已经全身是血了!

    不顾一切地扑过去,一下子就抱住了段天,她几乎是哭着说出来的:“段天你怎么全身都是血?怎么会这样?”

    没等段天回答,急火攻心之下,她先支撑不住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