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深深的误会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6本章字数:2236字

    商冰悠悠转醒,发现自己躺在家中卧室的床上,妈妈就坐在自己身边,她立刻想起了刚发生的事情。

    “段天!”

    她的脑袋“嗡”地一下,飞速跳下床就往外面跑,她母亲在后面一边跟着出来一边喊道:“冰儿,你干嘛去?”

    刚下楼,就看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是他的父亲,商氏集团董事长商宏啸;急忙来个急刹车,变跑位站立不动了。

    “今天这是怎么了,不早不晚的,老爸怎么坐沙发上了?”心里嘀咕着,她慢吞吞走向老爸,问道:

    “爸,您,回来了?”

    商宏啸看着女儿着急忙慌的样子,没做回答,反而笑着问道:“乖女儿,你慌慌张张地,要干什么去啊?”

    “爸,我是怎么回到自己的床上的?我差点儿被杀死,幸亏段天救了我,他受伤了,我要去看看他!”

    说完一把就抓起放在沙发上的坤包,在里面翻找电话,却找到了自己的那部手机;忙打开手机查看通话记录,根据时间显示确定了段天的手机号后忙拨了过去,却传来了无法接通的声音。

    她更着急了,穿着拖鞋就往外跑。

    商宏啸在后面说道:“等会儿,先别去!”

    商冰停下脚步,回头道:“爸爸,我真的很急,不知道段天怎么样了;他为了救我受伤了,不能等!”说完又要跑起来。

    商宏啸大声道:“站住!”

    “爸爸!”

    “段天,是不是段氏集团的那个公子?”

    “就是他,爸爸,没有他我就见不到您了!”

    商宏啸起身快步走到女儿身边,慢慢把她的包拿下来,推着她坐到沙发上,缓缓道:“女儿,别欺骗自己了。那个段天不过是个没落的富二代,‘富二代’这个词用在他身上已经不合适了;浑身是血,一看就是刚和流氓混混打过架的样子,他救了你的命?我看他自身都难保!自己的命都快没了,还有闲暇救你的命?”

    “爸爸,你怎么不信啊?没有他我真的回不来了!我现在没时间和你细说,等我回来再说好吗?”

    “不好。”商宏啸出现了少有的固执,从未和女儿如此说话。

    这时她的母亲从楼上下来了,见父女俩在抢夺女儿的坤包,不由怒道:“商宏啸,你越来越出息了啊,和女儿抢起包儿来了,冰儿,你把包儿给他,我看他要干什么?”

    商宏啸对妻子又敬又爱,闻言忙松开手,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燕儿,女儿要去找那个段氏集团的公子,我怎么能让她去?”

    商冰忙辩解道:“不是的,段天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我要去看看他!”

    商宏啸继续阻拦,他的妻子不同意了:“商宏啸,有你这么当爹的吗?不管那个段天是好是坏,你就不能陪她一起去看看?你要是不愿意去,我去!冰儿,妈妈和你去,你说上哪儿吧?”

    商宏啸见妻子站到女儿一方,也不好再坚持了,打电话叫来司机和几个“手下”,没让商冰开车,一行人分乘两辆车,由商冰指路向段天租住的房屋驶去。

    车子停在了小区内,商冰跳下车直奔那间小房子跑去,后面几个保镖也跳下来紧随其后;商宏啸和妻子也下车跟了过来。

    映入眼帘的,是紧闭着的门和被砸得粉碎的窗子;商冰一惊,忙透过破窗向里面看,里面狼藉一片,没有一个人影,再去推门却纹丝不动。

    她急了,疯狂地砸着门,嘴里喊道:“段天,段天你在哪儿?开门啊,开门啊!”

    母亲过来拉住了她,柔声道:“冰儿,别喊了;看来你父亲说的没错,这个段天真的不是好人,又和人结下了冤仇,连房子都被砸了,我们回去吧!”

    “不,妈妈,他不是那样的人,不是!”

    这时远处又来了两辆车,缓缓驶近后下来一些人,在两个保镖的引领下走了过来,周心融赫然在其中。

    “商冰,你也来了!”

    “周心融,你知道段天哪去了?”商冰也不废话,直接问起了段天。

    “段天,这个骗子、无赖,我也在找他!”周心融冰着脸,一口气说完了这句话,不免又要喘上几口长气。

    “你?——”

    “我什么?”周心融不能多说话,只问了一句。

    后面过来一个人,先和商宏啸握手寒暄了几句,才来到两个美女身边,说道:“侄女,你怎么来了?”

    “周叔叔,我来找段天,他为了救我受伤了,现在人却不知在哪儿,您知道吗?”

    情急之下,商冰见人就问段天的下落。

    “侄女,你找他啊?这个小子纯粹是个骗子,骗了我家融儿的宾利车和一千万,又骗了你五百万,现在人都找不到了;我一发怒,手下人出来找,就把他住的房子砸了,他却跑了不露面,你还找他干什么啊?”

    “骗子?骗了车和一千万?没有啊叔叔,那辆车和那些钱不是被你的手下给拿回去了吗?我看到的!”商冰惊讶道。

    后面冷西风过来了,见到商冰客气道:“商总您好!那辆车和那一千万的确是被段天骗去的,我们找了很多地方也找不到他,一定是拿着钱跑了!”

    “不对,周叔叔,我到医院时正好看到段天在楼下,那个保安还骂他,又说车已经被人开走了,还把痰吐到了他的脸上呢!”

    周董事长过来了,和蔼地对商冰道:“冰儿,我们两家虽然在生意场上有摩擦,但不管怎么说也算世交,我怎么会为了一个毫无瓜葛的家伙来骗你呢?这个段天确实是个骗子,他骗走了车和钱不要紧,骗取你们的信任才是最可怕的!宏啸兄,这么说对吧?”

    “太对了,这小子别的能耐没有,骗人的水平可是一流的!我们不能上他的当!乖女儿,你别骗自己了,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商冰紧紧地抓住自己的头发,痛苦地喊道:“不是,不是你们说的那样,段天不是骗子!你们怎么不信我的话呢?那车不是他骗去的,他也确实是为了救我受的伤!”

    但没有人信她。

    包括围观的人在内,都听清了事情的原委,就是段天先骗了周家的钱和车,又骗了商家的五百万,然后消失了。

    商宏啸过来慢慢拉着女儿,道:“乖女儿,听清楚了吧?这种人,还有什么资格和你来往?我知道你心里可能喜欢上了他,但他和我们不是一路人,回去吧,我是不会同意你们的!”

    商冰欲哭无泪。她做梦都没想到,一个舍身保护自己的人,一个宁可全身是伤也不肯让自己受到一丝伤害的人,却成了大家眼中的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