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汹涌的爱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6本章字数:2249字

    员工醒过来了,段天兴奋不已,直接赶向医院。

    到医院楼下他呆住了,商冰的兰博基尼赫然停在那里!

    见到商冰会怎么样?他不敢想。

    但又不能不见,因为自己是来看员工的。

    虽然被误解,自己也没对不起谁,怕什么?段天给自己鼓鼓劲儿,上了楼。

    商冰就在305号病房里,身边是新换的几个保镖,赵主任陪在身边。

    段天昂首进了病房。

    看来赵主任还不知道自己的情况,见到自己忙过来打招呼。

    段天以为商冰看到自己后,一定会有所表示,这也是他心里的底线,因为只有她知道自己是清白的,只有她才把自己看成一个好人。

    但他失望了。

    商冰见到他,仿佛以前根本不认识,只是简单地点了点头,就向赵主任询问患者情况了。

    段天觉得她的冷有些像周心融。

    怎么又想起周心融了?这个让自己心里总想起,冰冷冷的却又仇视自己的女人?他急忙询问赵主任员工情况。

    “赵主任,怎么样?醒过来几个?”

    “已经恢复意识的两个,剩下的全有反应了!”赵主任的语气中透出了兴奋。

    “太好了,能和他们交谈吗?”

    “还不能,他们需要继续休养;不过您放心,只要有反应,恢复了意识,说明他们就能恢复,我赵明一定尽力救治!”

    段天突然退后两步,深深给赵主任鞠了一躬:“赵主任,您的大恩大德段天今生不敢忘!”

    赵主任忙扶起他客气了一番。

    段天这才转向商冰,深深鞠了一躬道:“商总,也谢谢您,如果不是您出钱及时救助,他们也没有今天,谢谢您!”

    商冰哼了一声,道:“我在尽一个公民的力量,救助危难又无助的人群,不用你谢。”

    段天不以为意,回答道:“但他们是我的员工,我要代表他们向您表示感谢!”

    他没去直视商冰的眼睛,因为他的心已经沉到了底,这才是血淋淋的社会现实,就算你曾经救了她的命,又能如何?因为你现在什么都不是!

    更让他痛心的是商冰;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开着她的兰博基尼在地下停车场时的一幕,她见自己全身是伤不顾一切地扑过来,那时是真情的流露;但现在不是了,现在两个人就像在两个世界里。

    不抱怨,不是她的错。

    段天想到这里,说道:“商总,等我赚够了钱,一定把这五百万如数还给您的,还有利息。”

    他的心已经死了,说出话来语气也平静无波。

    “不必了。”商冰的语气仿佛来自遥远的天际。

    “赵主任,还请您多费心,有什么需要就打电话,这是我的名片!”段天递过去自己的名片。

    这张名片是看到林平那张后得到启示设计制作的,正面写着“只有更清洁”五个字,下面是手机号码,没有姓名;背面则一个字没有,只有蓝天绿水。

    然后他靠近患者想仔细看看,被护士拦住了。

    远远地看了一会儿,他默默地走向门外。

    后面传来商冰的声音:“等一会儿,我有话问你。”

    段天站住回身,道:“商总请讲。”

    “关于这五百万的问题。我的钱是按照捐助的方式放在医院的,因为那时没有段氏集团的管理人员,现在你来了,就要说明白这件事;赵主任,能借你的办公室用用吗?”

    “行,太行了!这么大的数额是该坐下来好好谈谈,就去我办公室谈,请!”

    赵主任前面带路,商冰紧随其后,段天跟在后面,四个保镖紧紧盯着他,好像怕一不留神他会跑了似的。

    赵主任打开门,请大家进来。

    商冰进去后,直接坐在赵主任的办公椅上;段天没有坐,就站在她对面,有四五米的距离;保镖站在门口。

    “还是要谈正题了!确实,都该和我划清界线才是;我现在是什么?小偷、流氓、和混混打架的市井无赖!商冰就算知道自己的清白,但怎么能辩得过无数张嘴?莫不如和他们一伙儿,把自己打入十八层地狱才是!”段天心里暗道。

    商冰打量一圈儿赵主任的办公室,又看看门口的保镖,说道:“你们几个到外面守着,把门关上,没有我的话不用进来!放心,我不会有危险,他虽然是个,是个坏人,却不敢把我怎么样!”

    保镖看看情况,听从了商冰的话,出去把门带上了。

    商冰面无表情,起身来到门前倾听了几秒钟,又打开里间门向里看了一下,进去了;小声道:“段天,你过来,我们的事儿最好不要让别人听见!”

    段天无语地跟在后面,心里更难过了,商冰说这话时情绪有些变化,说明她很不愿意和自己谈什么,但无奈还得说。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躲不是办法,不就是欠五百万吗?

    他走向里间,同时说道:“商总,其实别人听不听见都一样,我欠您的一定要还,这一点您不要——”说话时走进了里间。

    商冰满脸的泪水站在门里面,见他进来猛地扑上来,狠狠地抱住他,一头扎进怀里抽泣起来,全身不停地颤抖着。

    段天愣住了,不敢乱动,嘴里道:“商总,您?”

    “段天,别叫我商总,我伤心,心都碎了!”

    说完指甲狠狠地抠在段天的肩头,掌心却按在他的伤口上。

    顿时一股剧痛传来,但面前这个女人的动作却让他的震惊超过了疼痛。

    宣泄得差不多了,商冰才缓缓抬起头,任由泪水顺着脸颊流下,轻声道:“段天,你这些天是怎么过来的啊?我的心都碎了!”

    段天才恢复意识,确定怀里的这个美女就是商冰,自己以为和那些人一样视自己为坏人的商冰!

    不由得说道:“商总,我没事儿,我挺好的!”

    但被人诬陷的委屈,被人误解的无奈也在这瞬间爆发出来,他落泪了。

    商冰忙抬手替他拭去泪水,然后紧紧地依偎在他的怀里,不肯说一句话……

    好久,她才离开段天的怀抱,轻声道:“段天,你委屈了,我知道你的辛苦;但我也那样对你,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啊!”

    她缓缓平静下来,继续说道:“我开车从你租住的房子那里走了无数次,希望能见到你,但我一次次地失望了;后来父亲紧紧地盯着我,不让我出来找你,我都急死了,通过其他方式想找到你,但怎么也找不到!今天终于见到你了——你都瘦了!”

    然后又扑了过来。

    段天低头看着比自己矮点儿但相差不多的美女,心里有了种异样的感觉,他不由紧紧抱住商冰,也不再说话。

    又是好一阵,商冰才抬着头说道:“段天,这就是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