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只能笑给你看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6本章字数:2185字

    面对突如其来的爱,段天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对待。

    他只能拥着商冰,努力地让自己适应,但他还是不敢相信,因为心里的担忧远大于商冰给的惊喜。

    最终慢慢推开商冰,段天小声道:“商总,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爱,应该是吧?但您要明白一个事实,我段天是个没落的富二代,甚至都配不上这个词儿了;我在所有人的眼里不过是个小偷、流氓、和小混混打架的市井无赖,你说你爱上了我,好像有些,有些——”

    商冰紧紧地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段天,我不是一时冲动才这么说的,在这之前,我商冰从来没对任何一个男人动过心;自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有个奇怪的感觉,觉得你好像我生命里的另一半,但那时我不能说什么,因为我还不认识你;从你卖手救人、和周心融之间发生的不愉快开始,我觉得你真的是我心里的那个人,之后你被人陷害,又被误会,我开始为你担心,那时我们之间还没有什么;最后你和我一起去谈判,遇到危险时用身体保护我中枪了,又抱着我拼命离开那里,我知道,我的心,这辈子就属于你一个人了!”

    说完再次扑到段天怀里,道:“段天,知道这些天我怎么过来的吗?没有一刻不在想你,想你为了保护我而不惜自己中弹,不惜自己浑身的伤口,但最后,我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无依无靠地,连住的地方都被砸了,我觉得我真的都不配去爱你,可我做不到,心里一直在想你,在惦记你。”

    说到这里,商冰已经哽咽得不能再说出一个字,只是在流泪,不停地流着。

    段天只觉得大脑一阵空白,他同样为商冰的痴情感动,也陪着她流泪。

    商冰紧紧抱着他,盯着他的眼睛问道:“段天,如果那天不是救我,是救别人,你会舍命去救她吗?”

    段天摇头一笑,道:“别人的话,我可能就没有这个机会了,因为她不会让我去,同样我也不会去;所以说不到救不救的问题。”

    商冰突然脸色一沉,道:“段天,你不许再这么笑了!”

    段天一愣,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

    商冰继续严肃地说道:“说你不许这么笑,就是不许这么笑了!因为你这个笑太迷人,尤其对女孩子的杀伤力太大了,你只许对我这么笑,永远不能对别的女孩子这么笑!”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除非我允许!”

    女孩子的霸道和撒娇顷刻间表露无遗。

    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但事实就在眼前,不由得不信,看着商冰,他的眼中再次充满了笑,一种欣慰的,满足的笑。

    商冰醉了。

    段天道:“商总,我们——”

    “还叫商总?再叫我就不高兴了!叫我冰儿!”商冰流着泪的脸上绽放了灿烂的笑容。

    “商,冰儿;我们,我们该出去了,时间长了他们会找进来的。”段天总觉得心里不托底。

    “两分钟,再让我抱两分钟。”商冰喃喃地,不肯放手。

    两分钟,太快了,商冰恋恋不舍地离开段天的怀抱,才开始商量下一步的事情。

    “段天,我可以告诉你,这辈子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也只永远爱你一个人;当然我不需要你表白什么,因为这是我的想法,是我自己的选择。”

    段天心里乱成一团,他怎么会不爱这个女孩子?她通情达理,敢爱敢恨,没有过多的交往就肯拿出五百万来救治自己的员工,这不是小数目,说明她并没有把钱看得很重。

    这样的女孩子,用一生的时间专门来寻找也不见得找到,即使找到了,人家也不见得就愿意看自己一眼;现在她就依偎在自己的怀里告诉自己,她爱自己!

    段天摸摸心脏的位置,道:“冰儿,你就在这里了!”

    商冰再次流下了泪。

    但两个人还得分开,因为他们要面对现实。

    商冰翘起脚尖儿,轻轻在段天的唇上吻了一下,说道:“段天,我们出去吧!”

    段天全身一震,闭目享受了几秒钟的香吻后,再次笑了一下,说道:“冰儿,我现在的情况很特殊,不能就这样出去,因为我被很多人误会,这样出去会连累你的,在没洗清误会之前还不能和大家说我们的关系;但我们一定要保持联系,有什么情况及时告诉对方,尤其是你,不要总是提到我,我知道这样为难你了,记住三个字:我爱你!”

    商冰知道,段天要一个人扛着这些伤痛,不让自己牵连到其中;但自己已经爱上他了,他也这样地爱着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和他一起扛起这些?

    段天还是不允许,并要求商冰在众人面前保持和自己的距离。

    商冰勉强答应了。

    但她又抱了段天一次,道:“下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再抱一会儿!”

    最后段天怕引起怀疑,才勉强说服商冰,两个人保持刚进来的状况,把保镖叫进来了。

    保镖早已等不及了,见两个人还保持着刚进屋的姿势,商冰的脸上依旧表情冷峻,觉得事情没有太大的变化,和预料的差不多,便保护着她离开。

    走了几步,商冰回头道:“段天,医院里的患者由我们来负责,当然我是出于人道主义的,你不要误解。”

    爱可以改变一个人,完全可以。商冰就是这样,在没有和段天确定爱的关系时,说话的语气还可以控制,自从把爱倾诉出来,把整个一颗心都放在段天身上后,说话的语气再也不能控制自如了。

    因此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段天听来就像一个温柔的爱人在告诉自己:医院这里交给我,你去忙该做的事情吧!

    他的心里一阵阵温暖,终于有人关心自己,牵挂自己,爱着自己了!

    他不敢大声回答,怕语气中露出什么破绽连累到商冰,他的冰儿。

    商冰离开后,他决定再去305病房看看。

    小七在里面。

    见他进来了,小七问道:“你不是先来了吗?怎么才到?”语气中微微有些愠怒。

    段天挠挠耳朵,答道:“我是先来的,和商冰谈问题了。”

    小七改变了表情:“是这样,谈什么了?关于员工的问题吗?”

    “是的,这里由她负责,我们可以放心地做我们的事业了!”语气中难以掩饰的得意,被小七精确地捕捉到,他看着段天,问道:

    “怎么,有新变化了?”

    段天忙摇了摇头:“没,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