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美女应聘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6本章字数:2191字

    拿着三万元钱,大爷过度惊喜,愣住了。

    “怎么样,大爷?还不够吗?”段天一屁股坐在办公桌上,问道。

    “够,够,足够!小伙子,哦老板,我现在就开始上班吗?”大爷紧紧攥着钱,仿佛一个不小心它们就会飞出去。

    “不急;大爷,您不是得和楼下有个交代吗?”段天问。

    大爷照着他儿子的屁股就是一脚,喊道:“你个王八羔子,还不把凳子放下!下去替我看门去!”

    这五大三粗的小伙子好像很怕他的老爸,闻言忙回手就给身边的哥们儿一巴掌,喊道:“下去看门去!”

    段天忙拦住了:“大爷,不能乱来!你还是要到下面去的,把工作交接好之后再到这里来,我不急。”

    “王八羔子,你给我回来!在这里给老总看门,出了问题我扒你的皮!”

    没看出来,这大爷看门时对来来往往的人一副笑脸,对自己的儿子却挺凶。

    他这儿子看来也挺孝顺,没和他顶嘴,把其他的人赶走后,就站在门外给段天站岗。

    段天忙把他叫进来,问道:“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啊?”

    “晋来。”小伙子忙不迭答道。

    “是啊,都让你进来了,你叫什么名字?”

    “晋来,我的名字叫晋来。”小伙子道。

    段天笑了,没想到这人取了个这么有意思的名字。

    “晋来兄弟。”

    段天一拍脸:“这名字这么,这么有意思,谁起的啊?”

    “我老爸,还能有别人吗?”

    “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二。”

    “嗯,没有固定工作吗?”

    “没有。”

    “在我这儿干吧,不过我得看你行不行。你先去办一件事儿:我看中了一个地方,想租下来当车间,公司的洗衣车间;现在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和房主谈谈价格,他们要每年15万的租金,我想10万租下来;另一个是和电业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给换台大点儿的变压器。这是房主的联系方式,你拿去看看,能办的话就去一趟,不能办的话,我再找别人,你看怎么样?”

    晋来接过纸条,嘴里重复着:“他要10万,我去和他讲一下,看出15万的话能不能搞定,再就是找商业局,看看能不能换个变压器!”

    段天这才明白这小子为什么孝顺了,他大脑缺根筋!

    忙说道:“要不你别去了,你先回家,我有什么事儿再找你,怎么样?”

    晋来却说道:“老总,您把要办的两件事写在纸上,我拿着纸,看能不能办了这两件事,怎么样?”

    段天刚喝进去的水噎在了嗓子眼儿,好半天才咽下去,奇怪地看着晋来,把情况写在纸上,又写上了自己的电话号码递过去,晋来走了。

    “要不是看在你老爸兢兢业业的份儿上,说什么也不能理你!”看着晋来的背影,段天自言自语道。

    他自己做起了计划,准备抽个时间亲自去办。

    小七打来了电话。

    “公子,徐大叔和小林子没在身边吧?”

    “他们俩撤了。徐大叔回去管理原来的小店儿,小林子专门儿给徐大叔送货去了,有事吗?”

    “你身边没人,正好,我和你说一件事儿,你别慌张!”

    “员工醒了?”段天惊喜的问道。

    “不是,你猜我遇见谁了?”

    “谁?”

    段天心里一动,立刻想起了商冰,他的冰儿,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商总。她见到我就问:那个段天在干嘛?公子,听口气她好像很不在意,但那表情,说明她急切想知道你怎么样了!公子,你们俩?”

    “别乱说,我们什么都没有!有也是我欠人家五百万,人家要账呢!”

    “嘻嘻!”小七带着完全不信的语气就要挂电话,突然又把电话放到嘴边,轻声道:“又来人了,一个女的和两个保镖!”接着那边就挂掉了电话。

    一定是周心融!她去医院干嘛?

    不管她干什么,都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自己不欠她什么!

    但最后一眼看到的周心融的表情又浮现在脑海,接着第一次看到她时,给她正骨时她因昏迷把自己扑倒在地,整个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的情景,都浮现了出来,最后定格在那张冷冷的、毫无表情的脸上;而那张脸的后面,是不是隐藏着更多的秘密呢……

    挂掉电话,段天开始忙起来,电话订单、咨询的、报名的、全由他一个人应付;半小时过去,他已经大汗淋漓了。

    好不容易,电话少些,来应聘的人也暂时没有,他才有空儿喝口水,仰在椅子上喘着粗气。

    手机又响了。

    接起来一看,生号儿,还是应聘的,这次能是什么样的人呢?段天按下了接听键:

    “你好,这里是段氏清洁公司,请讲!”

    那边传来了一个声音:“你好,我是晋来!我把事情都搞定了!”

    段天吓一跳,忙问道:“你不是15万租下来的吧?”

    “没有,没有!八万元租下来的,还有,商业局答应免费给换,换个变压器!还说换个大的呢!”

    电话里,晋来旁边一个声音小声纠正道:“是供电局。”

    “对,换个供电局!”

    段天哭笑不得,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说道:“你回来吧,把情况详细和我说说!”

    “好嘞!”

    段天来了精神;他不知道这个晋来到底把事情办得怎么样了,真像他说的那样,还真不错;但从说话办事的水平看,他不会有这个能力。

    要租的车间距离这里不远,十几分钟的时间过去,晋来回来了。

    段天问道:“怎么样?详细说说!”

    晋来拿出一份合同。上面有甲方,就是房主所属公司的红章,还有详细的条款,写明了租用这个厂房的时间、面积、租金、相互间的权力义务。

    这些段天都不太懂,他也不指望晋来能懂,问道:“你一个人去就搞定了?”

    “啊?是啊,我搞定了,怎么样?”

    “那个老板姓什么啊?他认识你吗?”段天随口问了一句。

    “那老板,他姓,好像是姓李,再不就姓赵?”

    见段天直皱眉,他又问道:“是不是姓钱呢?要不和我一个姓,姓晋?我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这一点倒是挺肯定的。

    “你不知道他姓什么,他也不认识你,就能和你签合同?”段天逼问。

    门外立即传来了一声回答:“怎么,一定要认识才能签合同?有这个规定吗?”

    随着风风火火的声音刮过,一个女孩子连门都没敲直接闯了进来;进屋后第一句话就说道:“我应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