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乖乖地跟走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6本章字数:2033字

    心念一动,周心融猛回头突然喊了一句,“诸葛老七!”然后紧紧地盯着那个人的背影儿。

    他却没有丝毫的反应,脚步如常,没有任何变化。

    “嗯,看来他不是,难道说我记错了?不会啊,诸葛老七响当当的人物,我也见过他一次,怎么会记错?”周心融有些怀疑自己的记忆力,一边苦苦思索着,一边下楼了。

    “咣!”一声轻响,那人关上了门。

    周心融按下按钮,电梯开始下降了,她心里总觉得有个结,刚才那个人的表现总让人觉得怪异,莫非——上当了!

    他就是诸葛老七!

    很明显,如果他不是诸葛老七的话,自己这么一喊,好奇心起,他也该回头看看的;正是因为他没回头看,故意装作自己不是诸葛老七,才露了马脚!

    这不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那么,刚才那张床上躺着的一定是段天,这个混蛋!

    骗了我的车和钱,又跑来欺骗别的小姑娘,这等骗财骗色的流氓,岂能让他逍遥法外?

    她立刻拨打了电话,下面上来三个保镖。

    和段天这种人之间,根本就不需要客气,他的行径也不值得自己报警,直接让保镖带走亲自审问,才能解心头之气!

    带着三个保镖,迅速杀了一个回马枪。

    这一招的确令人始料不及,谁也没想到她会突然带着人回来,门口的几个小姑娘一见这架势,早吓得不敢乱动了,甚至有两个连声都不敢吱,慢慢地靠在墙上;那个平素和晋瑶关系要好的姑娘大声问道:“您怎么随便闯进来了啊?站住!”

    周心融没时间和她说话直奔里屋而来。

    晋瑶正在里屋穿衣服。

    刚才匆忙起身,那件外套都没来得及穿好,头簪也落在枕边,她也觉得很尴尬;周心融离开后,她立刻埋怨起来:“段天,看看你,让她把我看成什么人了?说你是个臭流氓,一点儿都不屈!”

    段天急忙解释,又说了些好话,晋瑶才慢慢消气,索性躺在床上休息。

    段天道:“刚才听小七的门响,他一定回来了,我过去看看,——行吧?”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开始向晋瑶请示了。

    晋瑶躺在床上没说话。

    又请示了一次,晋瑶才勉强哼了一声,段天急忙蹑手蹑脚地出屋,敲响了小七的门。

    门并没有锁,段天顺利地打开了;就在打开门的瞬间,他看到电梯间走出来几个人,为首的正是周心融!

    他立刻惊出了一身冷汗。

    还好,他留给她的不过是个侧面,还不至于被看清面目,估计周心融也不能凭这半个身子认出他来。

    他关上门的瞬间,就听那边传来了一声怒喝:“段天!”

    急忙关好门,“噌”地蹿到小七身边,小声道:“糟了,周心融来了,他会要我的命的!”

    小七正看着晋瑶的发展计划出神,听段天这么一说,抬头问道:“她来怎么?你怕她吗?”

    “怎么不怕?她会要了我的命的!”

    小七站起来问道:“你的意思是,你真的做了什么让他要你命的事儿?”

    “哎呀不是!她误会我了,说我拿了她的车和卡里的钱,找我好久了,今天不知怎么被她盯住了,快救我!”

    “咚咚咚——!”门外传来了擂门声,周心融冰冷的声音同时传来:“段天,出来!”

    段天挤眉弄眼道:“她找上门了,怎么办?”

    小七一笑,道:“解铃还须系铃人,和我有什么干系?”说完起身快步来到门前,一把就拉开了门。

    段天没想到他会这样,尴尬不已,硬着头皮来到门前,微微颔首道:“周总,请问有什么指示吗?”

    “段天,出来!”周心融的话永远不多,但已经气极,嘴唇都有些颤抖。

    无奈之下,段天回头狠狠瞪了一眼小七,出来了。

    晋瑶听到敲门声,也出来了。

    见周心融又返回来,她也是一惊,忙迎上来道:“周董市长,怎么又回来了?”

    “他是段天!”周心融道。

    “段天?他就是段天?我怎么不知道呢?我只知道他叫段心郎,怎么,还有个名字啊!好你个段心郎,居然敢骗我,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过来抓住段天又撕又打。

    三个保镖在旁虎视眈眈,没有周心融的命令却不敢出手,索性看起了热闹。

    周心融却更加气愤了,这哪是真的生气,分明在自己面前打情骂俏啊!娇声喝道:“行了!”

    晋瑶才住手,道:“周董事长,可能您误会了,他就是我们这家小公司的老板,段心郎,不是你说的什么段天!”

    周心融并不理会她的话,冷冷地看着段天,道:“跟我走!”

    说完转身就走。

    这句话好像有着巨大的魔力,段天就像中了邪似的,毫不犹豫地就举步跟在了后面。

    晋瑶尖声喊道:“段天,你跟她去干嘛?”

    周心融猛一回头,冷峻的脸,冰一样的目光看过来,意思是说:你刚才说他不是段天吗?怎么又喊了这个名字?

    晋瑶的脸一阵铁青,狠狠地摔上了小七的门,把小七吓得连办公室都没敢回,直接从步行梯下楼了。

    三个保镖也奇怪,明明在自己的办公室有一定的优势,这小子却宁可离开那里也跟着周总走,什么原因呢?

    到楼下,门卫老大爷,晋瑶的父亲看到段天,忙过来打招呼:“段总,您这是去哪儿啊?”

    保镖一瞪眼睛,道:“少废话!”

    这话说自己可以,说这么大岁数的老爷子,段天仿佛看到晋瑶听到父亲被欺负后的生气的样子,不仅怒道:“你和老爷子说话就不能客气点儿?”

    保镖把矛头指向了他,大声喝斥道:“怎么,你不服吗?”

    “什么叫服?什么叫不服?你就知道打架?”段天眉毛一扬,瞪着他问。

    周心融在前面哼了一声保镖不说话了,但目光却如刀般砍过来,段天也不以为忤,同样盯着他看,还带着笑意。

    来到车旁,周心融道:“进去!”

    车门被打开,段天也不客气地钻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