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意外之吻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6本章字数:2108字

    宾利车还是加长版的,已经不是先前那辆了,前后座之间的距离比那辆短了很多;看来这是临时凑就买的,要加长的得定制。

    周心融亲自驾车,沿着大街往前走,遇到每个十字路口她都犹豫一下,好像在做着什么决定,却又有些犹豫。

    终于在一个路口她猛地转向,车子向右拐了出来,后面保镖的车子紧紧跟着。

    “你——”

    周心融刚问出一个字,段天的手机就响了,她不得不停下来等段天通话后再说话;尽管心里有气,她还是很有礼貌。

    段天低头一看,居然是商冰打过来的!哪里敢接听?忙挂掉道:“周总请训示,不接。”

    “你——”

    周心融的语气更冷了,又说出个“你”字,段天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他急忙挂掉,道:“周总不好意思,您请继续,继续!”

    “你——”

    手机又响了。

    周心融怒极,一脚刹车踩下去——

    段天猝不及防,被巨大的惯性带着向前飞起!

    如果不是加长版的宾利,他将直接撞在前排座椅上,最多撞得头晕眼花;但加长的设计使得车厢内有足够的空间,他上半身跃过前排座椅的靠背继续向前飞,急忙伸手抱住靠背,防止撞到前挡风玻璃上。

    就是这么一抱,出事儿了。

    段天的后半身,从腰部以下的部位被靠背挡住了,上半身却在惯性和他双臂拉住座椅的争执下从靠背的上方折了下来!

    而他坐的位置,正是驾驶员位置的后座,这么一来,他的头居然不偏不倚地从周心融头的左侧落下去——

    害怕碰到脸的段天侧着头,恰好贴在周心融的脸上,他的嘴刚张开要喊“啊”,就紧紧地吻住了她的脸颊!

    这还不算,惯性使然,他还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前半身向下栽去,头部的力量都压在周心融的肩上,还无法立即离开。

    顿时,一股淡淡的体香钻进鼻孔,和以前的几次接触一般无二的味道融进了他的四体百骸,顿觉舒服极了,段天无法自持,不由闭上了双目。

    直到车子停稳惯性消失后,他才得以借助双手的支撑,有些恋恋不舍地把嘴唇离开她的脸颊,回到了后座。

    周心融双手握着方向盘一动没动,整个人就像僵在了那里,段天看不到她的表情,只能看到微微颤抖的双肩。

    约莫过了几十秒钟,她才有所动作,慢慢地拉起手刹回过头来。

    段天的心不由一阵发紧,他看到的是一张更加冰冷的脸,可以用极寒来形容了。

    “段天,我,要你用,十倍的代价,来偿还!”

    盛怒之下,居然一口气说出了这么多,她有些累了,连续喘了几口。

    段天看着她的脸,心里却想起了另一个问题,自己研究了好久的问题;索性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向旁侧了侧身子,把整张脸都露出来看向她的前胸,问道:“周总,您的胸——”

    周心融突然伸手,一巴掌拍了过来。

    加长版的宾利虽有宽敞的空间,但动手打人的话就显得不足了,段天可以轻易地侧脸躲过,但他没有,而是假装愣了一下,任由这一巴掌砸在脸上。

    他的想法,一是不想惹她生更多的气,二是自知这句话说得不完整,让她误会了。

    “啪——!”

    这个巴掌结结实实地砸在脸上,又通红一片。

    这时保镖的车也停在旁边,三个家伙奔过来拉开车门就拽段天。

    周心融咬着牙道:“打!”

    保镖等这句话等的太久了。

    他们连周总的边儿都沾不到,他可好,居然能坐在她的香车后面,由她亲自当司机,天理何在?他们早就有修理他的心了!

    现在机会可来了,正拽着段天的保镖听到了“圣旨”,反应极快地变拽为打,一拳直击过来砸在段天的眼角,登时通红一片;另一个保镖急坏了,迅速跑到车的另一侧拉开车门,一脚从座位上踹过来,这边的保镖也从座位上方伸出脚踹过来。

    可怜段天没有躲闪之地,本能地抱住脑袋,任由他们用脚踹,用拳打。

    保镖还不解气,边打边骂道:“王八蛋,你以为你是谁啊?”

    “猪!你也配坐宾利?”

    段天一边防护住面部和肋部,一边大声喊道:“周总,您误会了,我是问您胸——“

    “王八蛋,还敢出言侮辱周总,我打断你的胳膊,打烂你的嘴!”

    一个保镖发起飙来,从腰间拔出了一根短棍,就向段天的胳膊的砸来!

    段天拼命躲过,宁可受着来自另一侧的厮打也躲过了这一棍,嘴里含混不清地喊道:周总,您胸,胸的骨头是不是,总疼,是不是——是不是喘气时,就疼、疼得厉害啊?”

    周心融听到了他的话,才冷冷地道:“住手!”

    保镖好像没听到,继续加力施为,手脚并用地打过来。

    “住手!”

    那边好像喝骂声和惨痛的叫声掩盖了周心融的话,她再次大声喊了一遍,三个保镖才住手,满意地看着嘴角流血、浑身的衣服被撕成一条条的段天。

    周心融却不看段天,问道:“怎么?”

    这时响起了一阵刺耳的警笛声,一辆警车呼啸而至。

    车上下来两名警察和一个女子,女子正是晋瑶。

    她看到了段天的惨状,急忙跑过来趴到车门旁,一把挽住他的胳膊要往外拉,却因为段天太重而没能如愿。

    “段天,你这是怎么了?她们?周心融,你这只母老虎,我——”

    她突然回身来到警察身旁,大声道:“警察同志,就是这只母老虎,她随便就到我们公司把人抢走,还私自用刑殴打我的董事长,请你们依法逮捕她们治罪!”

    警察却径直来到周心融的车门旁,“啪”地打了个立正,道:“周总,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

    晋瑶大喝道:“你们怎么去问她了?事实摆在这儿,我们的人被打了!”

    警察充耳不闻,道:“周总,您没事儿吧?”

    “嗯。”周心融好像很累,不愿意多说一个字。

    警察转向晋瑶,道:“把你的人带回去吧,我们要带他们回去调查!”

    “怎么,我的人不用去配合调查吗?”晋瑶奇怪地问。

    “不用,你们回去吧!”警察道。

    周心融却道:“不,他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