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百万治疗金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7本章字数:2371字

    “你这人可真怪,要都能要来一百万,一千万,还跑大街上装什么可怜啊?真是看不透!”夏雨带着自嘲的笑转身离开了。

    人家说什么,和自己关系不大,就当她随便说说而已,毕竟她不知道自己的情况!段天也自嘲地笑笑。

    不过,这个夏雨不一般,她的知识好像非常渊博呢!

    怎么才能知道,她到底还知道些什么知识呢?如果她哪个方面都知道些,岂不是一本活字典?

    段天看着她的背影,不由喊道:“夏雨姑娘,等一等!”

    夏雨好像就在那等着他这句话似的,闻言立即站住了,回身问道:“有什么事儿吗?”

    “有,有!”段天小跑着追上去,道:“夏雨姑娘,我有件事想问问,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这个忙。”

    “嘻嘻,说吧!”夏雨的笑容很灿烂。

    “是这样的,我听说有个商氏集团,还有个周氏集团——”

    “你要问什么?他们的少掌柜的吗?”

    “对,对对,正是!”

    “想打她们的主意吧?告诉你可以,不过我可提醒你,别打她们的主意!这两个人别说在我们这里,就是方圆几百里,几千里,甚至全国,世界上都是大名鼎鼎的!”

    “别说这么邪乎了!全世界有名的人,谁稀罕住我们这里啊?”

    “世界有名怎么了?她们一样要生活,在哪儿不是一样?我给你说了,可别去自讨苦吃!”

    “嘻嘻,那是一定,一定!”

    “估计就算你去了,也不会怎么样,顶多是被保安骂一顿,赶出来就是!商氏集团少掌柜叫商冰,今天二十二岁,天下美女排名的话,不会跌过前十的;她性格爽朗,童心重,但反应极快,和他父亲的管理方法很不一样,有‘商氏女主角’之称;至于周氏集团嘛,少东家受老东家的管制比价严重,但周心融被称为 ‘冰女王’不是乱说的,据说她从不多说话,不知道什么原因。”

    段天心里琢磨着夏雨的话,她说的是事实,但这些东西,应该有很多人都知道吧?想问出更多更深层的东西,就得问些独特的!

    “姑娘,你的话都对,但这是尽人皆知的问题,我要的是最新的,内部的资料,你有吗?”

    “有,但不能和你说,那些涉及的不仅是个人隐私,还有商业秘密,怎么会随便告诉你?我们又不熟悉,是吧?”夏雨冲他做了个鬼脸,温柔地拒绝了。

    “那我问你,听说过段氏集团吗?”问到这里,段天自己都不禁内心一颤。

    这么长时间了,还真是第一次问这样的问题,外人对段氏集团到底是怎么看的呢?

    夏雨听了一愣,道:“怎么问起了这个?”

    “怎么?段氏集团不也很出名吗?”

    “的确很出名,并且它的影响力和规模远超商氏集团和周氏集团,可惜,一夜间灰飞烟灭了,哎——!可惜,听说这三个集团还有说不清的关系呢!”她不由叹了口气。

    这个说法,自己还真是第一次听到,小七为什么从来都没提起这件事?难道,难道?他想不到这里面有什么问题,但夏雨的口气,好像知道这里的秘密!

    心下一急,他直接问道:“知道我是谁吗?”

    夏雨愣愣地看着他,半晌才问道:“你和这几个集团中的某个有关系?”

    “我叫段天。”段天静静地答道。

    “段天?段氏集团的公子?你是段氏集团的人?”夏雨的惊骇溢于言表。

    平静地点点头,段天道:“段氏集团幸存的人;我可以知道,段氏集团和另外的集团有什么关系吗?”

    夏雨急速摇头道:“不是你可不可以,是我也不知道,我是听别人说的。”

    她不说,就没法儿强问,段天放弃了追问的念头,独自一个人慢慢向前走。

    “哎,你把我叫住,就问这几句话就完了?”夏雨不依不饶起来。

    段天站住,询问的目光看向她。

    “和我说说你的故事好不好?关于集团的问题,我知道你手下有个叫诸葛老七的人,他有什么不知道的?”

    一语提醒梦中人,段天立即掏出电话就拨号,被夏雨拦住了。

    “你也不用急在一时!先说说你,我知道一些关于你的故事,听说你和周心融、商冰都有接触,还给周心融接骨,救了商冰的命,快成传奇了都!”

    段天惊讶道:“这些事儿怎么会都知道?那我被冤枉的事儿你知道吗?”

    “被冤枉?我光知道你偷车,又把周心融给你的钱转移了——”

    “不,不是,那不是我干的!是他们冤枉我!你想想,如果我有那么一大笔钱,为什么要藏起来而不拿出来用,现在跑出来借一百万?周心融就认定我偷了她的钱,却没想想,那是她给我的钱,已经是我的了,为什么要偷?”

    “这你骗不了我!那些钱不是在人家想收回去时不见的吗?”夏雨道。

    段天想想,笑了。

    她不知道情况误解自己,有什么大不了的?周心融都能误解,她又有什么例外了?误解就误解吧,我不过一个小偷,偷车贼,还能把我怎样?

    想到这儿,他哈哈大笑了几声,道:“偷车贼,转移了钱的小偷——我为什么还逍遥法外?我还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最后的几句话,已经几乎是哭腔了,他也不理会夏雨的表情,独自一人,怆然向前狂奔着。

    承受的太多了,都不是他所能承受得来的,没有钱可以赚,没有家可以造,没有朋友可以交;没有了信任,被人误解,可以怎么办?连辩解的机会都不给!

    但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奇怪,这样的出乎意料。

    他在前面狂奔,后面夏雨却紧紧地追上来,大声喊道:“段天,我相信你,你别跑啊!”

    嗯?你相信我?你是相信我偷车的技术吗?相信我转移赃款的速度吗?段天停下来,看着夏雨继续狂笑。

    “段天,你相信我,我真的认为你是无辜的!”夏雨大声喊道。

    这声喊,段天才安定下来。

    “段天,我真的信任你;那么你能信任我一次吗?我知道你是著名的三才公子,对于摸骨治病的技术,没有人能比得了你;因此请你帮我朋友看病,行么?”

    原来信任我的目的是这个!

    段天不再狂笑,盯着夏雨看了一会儿,道:“愿意帮忙!不过这和你是否信任我无关,说吧,你朋友是谁,男的女的?怎么了?”

    夏雨看向段天的脸色突然一变,好像用了极大的努力才控制住自己,把目光移向他处,道:“当然是女的了!她的腰隔几天就疼一次,医院拍片也没看出怎么样,吃药打针都不管用,你看——”

    “她是有钱人吗?”

    “怎么?不会说你治好了病,要一百万的治疗费吧?”

    “我倒是希望如此,但这是不可能的,我知道!说说,你朋友在哪儿?”

    “段天,你要是真能治好她的病,说不定能借给你一百万呢!更进一步,她要是看你顺眼,这一百万完全可以当治疗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