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一辆车的渴望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7本章字数:2169字

    段天忙在后喊道:“等一会儿,我还没告诉你们要领呢!”

    “我们会,这是天生的本能!猪都会我们还能不会?”小玉紧攥着小七的手,恐怕他跑了。

    段天看着他们的背影,自言自语道:“这个小玉是怎么了?一眼看到小七就喜欢上了,小七长的比我还潇洒吗?”

    但又摇着头道:“怎么,连这个胖子的醋都吃?连小气的醋都吃?没出息!”

    说完拿出电话,打给那家宾馆,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您好!这里是唐氏餐饮服务有限公司连锁一店,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一听就知道,这是夏雨。

    “夏雨美女你好,我是段天。”

    “啊,段——段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

    “是这样,夏雨美女,你的那个朋友的病,已经在开始治疗,你放心好了;另外,估计不会超过三个月,你将看到一个身材如魔鬼的美女,怎么样?”

    夏雨却说道:“您好段先生,现在我正忙,我会把您的问题记下来,稍后回复您好吗?”说完挂掉了电话。

    看来她不太方面说什么。

    无所谓,现在没有了负担,一身轻啊!段天慢慢地往回走。

    晋瑶打来了电话。

    她这次说话没有风风火火地,能感觉得到她的表情,每一个字都是咬紧牙关说出来的。

    “段天,你领着女人出去野,小七也不回来,这个公司,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有,太有了!不仅是存在,更要发展,大步地,跨越式地发展!”段天回答。

    “那,你就和你的女人一起跨越式发展去吧!”晋瑶就要挂掉电话,段天急忙喊道:“晋总息怒,我马上赶回公司,给我时间,听我解释好吗?”

    “不必!”那边挂了。

    段天急忙往回跑。

    刚跑到电梯旁,电梯门开了,晋瑶挎着包儿走了出来。

    和段天碰面了,她连看都没看,径直从段天身边走了过去。

    就在两个人擦肩而过的瞬间,段天一把就拉住了她的手臂,道:“晋总,我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呗,关我屁事儿?”晋瑶没好气的道。

    “晋总,作为一个公司的CEO,动不动就生气撂挑子,说不干就不干,您遵循的是哪个公司的章程?”段天问。

    晋瑶看也不看,反问道:“段总,身为董事长,董事会都不参加,和女人出去野,又是遵循哪个公司的章程呢?”

    “哎,话可不能乱说!我陪客户出去走走谈生意,有什么不妥?”

    晋瑶伸出手来就要给段天一巴掌,想想忍住了,化掌为拳,再化拳为指,指着段天道:“所有的董事长陪客户谈生意,都要手拉着手谈?必须牵着手边跑边谈?你别拦着我的路,闪开!”

    “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嘛!现在我不是和客户谈好,回来了吗?您还至于生这么大的气?”

    “谈好了?谈好下次再哪儿牵手,到哪儿接着野吧?”晋瑶口舌犀利,丝毫不给段天喘息之机。

    “好了,别乱说了!我们上去开会,小七暂时不能回来,有什么事儿我再通知他!”

    “你怎么知道他在哪儿?他究竟在哪儿?公司是不是还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小七和小玉出去了,他们一起跑步呢!小七也算是替我给病人看病呢,明白了吧?”

    晋瑶一听段天这话,立即来了兴趣,反手拉住段天的胳膊,嚷着问道:“啊?怎么回事儿?快说说!小七和那个小玉怎么弄一起的?”

    “什么叫弄一起的啊?我和小玉之间根本就没什么!人家借给我五十万块钱,还不是看在我能替她治好病?等她一眼看到小七时,就对上眼了,非让小七替我给她看病,这不,我才能抽身回来吗?”

    “可是,她什么病啊?。小七又怎么会治?”晋瑶担心地问。

    “她就是胖的!一米七的个头,二百多斤,从小她爸就不让动,能不把胸骨压出毛病吗?我让她锻炼,一点点儿改变目前的状况,病就治好了;这不是什么医术,是锻炼减肥,呵呵!”段天自己都笑了。

    晋瑶笑得更灿烂:“段天,你怎么不早说?好了好了,回去开会!”

    说完冲段天做出了一个亲吻的动作,吓得段天急忙转身进了电梯。

    电梯里,晋瑶反而很安静,没有任何过格的举动,让段天很不理解:当着众人的面儿什么都敢做,可一旦两个人单独相处,就像陌生人似的,真是猜不透!

    但还是相安无事的好,一旦两个人有什么过激的动作,被商冰知道还不伤心死?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对冰儿?

    说是开会,其实是晋瑶把下一步的工作重点解释一下,要求各部门各岗位怎么做,怎么配合的问题。

    会开到一大半儿,段天的手机响了。

    一看是夏雨打来了,急忙跑到走廊接了起来。

    “美女!”

    “少贫嘴!段天,谢谢你给小玉治病!不过我劝你还是别打小玉的主意!他老爸你见过,可不是好惹的!”夏雨道。

    “嘿嘿,不是我打小玉的主意,是小玉在打我们小七的主意!这不,都多长时间了,小七还没回来工作?我还要找你问罪呢?”

    夏雨娇声笑道:“好啊,我这个人敢作敢当,你兴师问罪,就找我来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还真就不怕你这一套!”

    “好!不怕是吧?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怕!”段天笑着挂了电话。

    回头看看,这次晋瑶没时间偷听,他才放心的回到会议室。

    会已经开完了。

    部署好了工作,晋瑶道:“段天,听说你原来公司还有员工在医院?一会儿我们去看看,怎么样?”

    “好啊!”

    准备一番后,两个人打车向医院驶来。

    路上,段天看着旁边穿梭往来的车辆,高档的、低档的,不由感慨道:“唉!我们该加把劲儿,买辆车了!”

    晋瑶笑道:“买车?那可是好事儿!可惜啊,我们公司刚起步底子薄,需要用钱的地方多去了!这要是真的有一辆车,不论什么档次的,只要能坐着它出去办业务,风雨不怕,想想都高兴!”

    听着这番感慨,段天鼻子一酸。

    以前的自己,从来没觉得有车和没有车之间的区别,他认为自己天生就是有车的人,也没体会到坐到档次很低的车里是什么样子的。

    现在这些都来了,不仅尝到了低档车的滋味,更是尝到了没车的人对拥有一辆车的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