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 女人的变化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7本章字数:2089字

    段天回来了。

    那副圆孔眼睛还优雅地跨在鼻梁上,哼着自己也不知名的小曲儿,他挺开心。

    看到一个个默不作声,垂头丧气的样子,他奇怪地问道:“怎么,中午都没吃饭吗?一个个这么蔫儿?”

    小玉作为一个外人,也被他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气坏了,瞪了他一眼道:“看看你,成什么样子了?还有闲心说笑?公司都被工商局给查封了,好说歹说才没在门上贴封条,还有闹的雅兴?”

    段天一愣,急忙摘下眼镜,和着嘴里还叼着一根牙签儿!

    小玉更来气了,大声道:“看看你的样子,公司不被查封才怪!”

    晋瑶忙拦住道:“小玉姐,别这么说!公司被查封又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我们先研究一下对策才是!”

    “你,你——,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护着他?整个一败家子儿的形象,还当什么老总,我看你——”

    “小玉姐,别再说了!他是老总,我们怎么能随便说?”

    “你——”小玉气得直咬牙。

    小七在旁道:“小玉,公子也是不知情,我们先别怨什么了,研究下怎么解决问题吧!”

    “小七,你们,你们都护着他,这样的公司,这样的老总你们还护着,不可理喻!”

    小玉气得嘴唇开始哆嗦,一跺脚,开门冲了出去。

    小七急忙追了出去,临出门前对段天道:“公子,晋总知道怎么回事儿,你们快想办法吧!”

    转眼间,里间办公室就剩下晋瑶和段天两个人了。

    “晋总,怎么个情况?”段天的语气还是没有严肃起来。

    “段天,别嬉皮笑脸的,这次事情很严重你知不知道?”

    段天没在意晋瑶的态度,继续笑道:“天大的事儿有我们晋总在,怕什么?”

    “呸——!这都什么关头了还说废话?你知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唐宋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和人家较什么劲儿?我还真没看出来,你看着像个老总似的,怎么就不干点儿老总该干的事儿?”

    段天被一番抢白弄得无比尴尬,半天才嗫嚅道:“晋瑶,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吃枪药了吗?刚才小玉说我时你还替我开脱,这么一功夫就说起我来了,怎么回事儿?”

    晋瑶狠狠地把策划书拿起来砸在桌子上,吼道:“段天,你什么都不知道!我训你是应该的,但只有我训的份儿,别人有什么资格来训你?”

    段天一愣,瞬即嘴角一咧,小声道:“怎么,我就是专门给你训的?”

    “来劲吗?你要是有个领导样儿,我还训你干嘛?心疼都来不及!”

    说完这句话,晋瑶突然觉得有些过于直白,急忙补充道:“就你这样子,自己看看,有什么值得别人看上眼的?”

    此地无银三百两,这句话更彰显了她的心理。

    好在段天没学过心理学,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也就没仔细琢磨她这话什么意思。

    等她不再说了,段天才问道:“好了好了,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吧!”

    晋瑶才平静下来,把刚才的过程说了一遍,并说这其中十有八九是唐宋捣的鬼,问道:“你和唐宋在电话里说什么了?他一气之下不但打消了投资计划,还挑唆工商局的人来找麻烦?”

    段天明白了,原来是因为这个。

    “晋瑶,你知道这个唐宋是什么人吗?他,其实他根本就不是人!”

    晋瑶知道段天这么做一定是有什么原因的,看他咬牙切齿的样子,眨了两下眼睛,突然问道:“一定是和周心融或你的冰儿有关,是吧?”

    段天点点头:“不细说了,总之他根本就不是人!”

    晋瑶一拍手:“段天,这就对了,大丈夫宁直不弯,不向任何势力低头,我挺你!不过解决问题不一定只有一种方法,我们完全可以用唐宋的钱来赚钱啊,他的人再怎么不是人,兜里的钱无罪啊!我们把他兜里的钱弄到我们兜里,不才是更高的境界吗?”

    段天摇摇头,叹了口气道:“赚钱可以,但他的钱都是肮脏的,是充满了狡诈和铜臭的,我不要。”

    晋瑶不再争论,问段天:“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连营业执照都没了,再出去筹钱会被抓起来判个非法融资罪的,还有什么好办法?”

    段天坐下来,看到晋瑶桌子上的烟盒,不由伸手去拿,被晋瑶一把拦住了:“你要干嘛?”

    “不干什么,抽根烟。”段天又去取。

    晋瑶再次拦住,把烟盒塞进抽屉锁好,说道:“段天,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烟是什么?毒品!抽它只能败坏自己的身体,对于我们的公司,我们的事业有什么好处?你给我记住,除非我离开天瑶集团,否则的话,别想着抽一根烟,一口都不行!”

    段天只得作罢,在地上踱了几圈儿,突然问道:“晋瑶,没有营业执照我们就没辙了吗?再注册一个,专门发展情人岛事业的,怎么样?”

    “那清洁公司呢?一大摞订单,一大堆业务,不要了?”

    “要,但没有了营业执照,也不能继续营业了;再接订单不同样是非法吗?”

    晋瑶看着他,眼神从平静到愤怒:“知道,你还出这样的事儿?这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唐宋可以让我们失去营业资格一次,就可以有第二次、第三次,再注册公司,同样会被他们用别的理由停业的!”

    段天才意识到情况的危急。

    “难道,我还要去找那个唐宋?你可知道,他根本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畜生!”他不肯去找他。

    晋瑶看他的样子,就知道这个唐宋一定是做了什么让他难以接受的事儿;但现在是在人家的屋檐下,不得你不低头!

    “段天,我从来都是大大咧咧地和你讨论问题,没正八经儿地研究过;今天我们就坐下来,推心置腹地说说,好吗?”

    善于表达的晋瑶,风风火火的性格突然稳定下来,段天却不知道如何以对了。

    而晋瑶一抹额头的几缕长发,从一个向来都跟女汉子般的形象,变成了一个无限娇羞的淑女,段天的心突然加速跳动起来,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有这样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