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追问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8本章字数:2156字

    隋清元笑容可掬,示意段天吃螃蟹,他自己也作势把螃蟹放在面前,准备随时打开。

    段天并没有明白他的意思,觉得这个隋清元待人很亲善,和乔峰有异曲同工之妙。

    乔峰?

    一下子,他就提醒了自己,乔峰刚见到自己时,不也是表现得非常友好亲热吗?抱住自己,就像遇到了十年没见面的老亲般;后来怎么样?不还是因为自己没有了靠山而冷得像一坨冰?

    这个隋清元,越看越有乔峰的迹象,那么,他怎么样?表面的笑容背后隐藏着什么?

    段天开始暗暗戒备起来。

    但对方要自己吃螃蟹,是什么用意呢?

    里面下毒了?估计不可能,下毒给自己吃,然后毒死自己,对他有什么好处?

    既然不会下毒,那就吃呗!不管怎么说,我段天也先混个饱肚子再说!

    看看螃蟹旁的“蟹六件儿”,段天随手抄了起来,从里面选出小剪子,开始仔细地给螃蟹解体。

    动作干脆利落,娴熟无比,很快就把蟹腿儿和两个大钳子卸下来,又沿着蟹身剪了一圈儿,把螃蟹分成了两部分;在卸下这些蟹腿时他使用了一个技巧:并没有按照一个位置剪开,而是错落有致地、把每个蟹腿儿都剪成了阶梯状,以利于后期的重新组合。

    仅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来,段天对于“蟹六件儿”的使用是有着极高技巧的!

    然后把蟹块儿放在盘子里,用小锤子开始敲打,整整敲打一遍后,再用划刀仔细、小心地划开,用力稳而均匀。

    整个的一只大螃蟹就这样被打开了,露出了里面全部的嫩 肉。

    “隋兄,我就不客气地称呼您了!我这蟹子已经准备好,还望同吃为妙!”

    他礼貌地示意隋清元也打开蟹子。不然他吃,隋清元看着,成何体统?

    隋清元更加心惊,没想到段天对吃蟹的技巧更胜一筹,远在自己之上!自己能打开蟹子吃下,再大致拼回蟹壳就算不错了,可是,段天打开的蟹壳再拼回去,会是什么样子的?

    菜都点了,怎么也得吃下去啊,隋清元也拿出剪子进行粗加工,然后小锤子、刀子,把蟹子也打开了;他觉得这次开蟹是有生以来开得最为成功的一次。

    两个人欢快地把蟹肉吃掉,段天很自然地开始拼蟹壳,他的手纤细柔软,手指细长,好像天生就对手工工作很在行,把一块块蟹壳拿起来慢慢拼凑,转眼间又拼成了一只完整的螃蟹!

    这只螃蟹好像还保持着警惕的防卫姿势,丝毫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儿,谁能想到它的肉已经消失不见了?

    后面的服务员都发出了轻微的赞叹。

    隋清元知道,自己吃过的蟹子是如论如何也拼不到段天的水平,再拼下去就丢丑了。

    但如此精明之人,怎么会没有给自己找台阶、替自己解围的能力?

    他一转身对服务员道:“美女,麻烦您把那个盘子保护起来,段兄拼成的螃蟹独步古今,我要把它带回去,让身边的兄弟们看看,什么是高手!段老弟,你吃蟹的功夫实在是高,老弟我佩服,佩服!有段兄的高作,我的就别现眼了,你们替我拿下去吧!”

    服务员过来,把隋清元打开的蟹壳撤下去,另外的过来把段天重新拼起来的蟹壳保护好,放到了一旁。

    有了这个过程,隋清元更觉得唐宋有些着急了,也有些仓促了,幸亏自己留了个心眼儿没直接说出令段天难堪的话来;如果真是那样,难堪的真的不知道是谁呢!

    “段兄,既然相识了,我们就是缘分!说更多的,是不是就有些假了?来,先喝一口给你接风!”

    隋清元开始施展“外交”政策了,要通过两个人之间的交流来折服段天;这一点他很有自信的,不论是商界的大亨、政界的精英,还是市井无赖、军人医生,只要两个人能坐在餐桌旁,“推心置腹”地聊起来,没有人能逃得过他的掌控,最后都会按照他的意愿结束交流。

    正是因为这些,他隋清元才能在以这么小的年纪,支撑起科技发展公司这一招牌,才能在商界中展翅高翔。

    面对段天,他虽然觉得段天不一般,并且在第一轮的试验中得到了结论,但他还是自信会轻易说服段天拿出策划来的。

    因此他的开场白和以往大同小异,先喝一口酒套 套近乎。

    段天只能举杯。

    人家把自己弄出来又好酒好菜地招待,有什么理由拒绝?何况段天又能喝点儿酒。

    一杯酒下肚,隋清元开始了自我介绍。

    “段兄,估计你没有我年纪大,我今年二十九,再过年就三十了!”语气中有无限的沧桑感。

    段天就觉得他和乔峰越来越像了,心里的厌恶之情已经悄然升起,不过自己还没有完全察觉到而已。

    “那你是大哥了,我今年才二十二岁。”

    “好年纪,大好的年纪!段老弟,一看你一表人才,我就知道,老弟你绝非池中物!”

    “隋大哥过奖了!想我段天二十多年来什么建树都没有,却处处连累兄弟朋友,不堪回首啊!”

    这些话,段天都不十分清楚是什么意思,总之是晋瑶不怕费力地找出来教的,现在说出来,好像挺合适的,段天便随口答了出来。

    隋清元心里一震,没想到段天的谈吐更是出乎意料,想都不想便能有这番答对,看来不是易于之辈。

    他更加谨慎起来。

    “段老弟,我想知道——”

    段天突然想起来晋瑶说的一段话:“你要想不让别人更多地问你什么,好办,你去问他,礼貌地截住他的话开始反问过去,他就没有机会问你了。”

    这部正是时候吗?

    脑筋急闪,他截住了隋清元的话头,问道:“隋兄,这样称呼您,不是很唐突吧?”

    隋清元话头被掐住,难受了半秒钟后才答道:“啊没事儿,没事儿,您讲!”

    “隋兄,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您,就算是不当讲,我也还是要问的;您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被警察扣住,又是怎么把我带出来的呢?”

    “哦,老弟,这事儿其实都在——都在缘分两个字上!”

    一听就是套话,段天紧紧地追问道:“隋兄,你做了件有恩于我的事情,我怎么着也该知道来龙去脉啊!我承认我们之间有缘,也可以说是我有命遇到了你,但是,谁说我在警察局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