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 雨中的无助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8本章字数:2098字

    面对段天的逼问,隋清元不得不答。

    示意段天吃菜,他缓缓道:“段老弟,是这样的,我有个认识的朋友,他碰巧在那个警局工作,昨天,哦不,是今天早些时候碰巧和我遇到了,说他们那里抓来一个人,很有风度,但就是身份证没了;我这个人最爱朋友,一听说你很有风度急忙赶过来抱你保释出来,就是这样的。”

    直觉告诉段天,他在说谎,最后肯定的语气不是肯定自己,而是肯定这个谎言没有什么破绽。

    “隋兄,谢谢你!你可真是交友广泛啊,要不是你这位警局的朋友,我可能还要遭几天罪呢!”

    “不客气不客气,吃菜,一会儿凉了!”见段天相信了他的话,隋清元急忙让段天吃饭,实则是通过言行掌握饭桌上的控制权,

    不想段天提着筷子刚要夹菜,突然问道:“隋大哥,你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改天再遇到他,或者有别的朋友不慎被抓,我也好在他面前提起你来,通过你和他的关系替朋友解围!”

    这话很真诚,一丝的狡诈看不出来。

    隋清元却暗暗叫苦:这个段天,怎么还就没完了呢?

    但还得说啊,他作思索状,过了一会儿道:“你说,我还突然猛住了,叫什么来着?张什么平,要不就是李什么平!”

    “哦,那他长什么样儿?你给我说说,我去警局时叫不出名儿的话提长相,他还是能看在你的面子上帮我忙儿的!隋兄你是有能力的人,可不知道我们这样的人有多难!”

    语气诚恳之至,不由隋清元说别的,他努力地想起来。

    “哦,那个朋友高个子,挺瘦的——哎段老弟,有什么事儿不用找他,和我说一声就行,老哥哥我在这儿托个大,一定能帮上忙的!就别找他了,也不是能办大事儿的人!”

    段天更确认了,隋清元把自己弄出来,是另有目的的,既然他不说,自己也不好再问。

    但遵循晋瑶的那段话,还得找些话题来,让他没有机会问自己什么,光顾着回答自己的问题!

    “隋兄,说来惭愧,老弟我真的不知道你的公司!既然我们这么有缘,还是说说你的公司吧!我好想知道,你是怎么一步步地把公司做成这么大的呢?”

    隋清元想了想,道:“老弟,这说来可就话长了!想当初我是一个搞软件儿开发的,也就是一个普通的IT一员,后来机会凑巧,遇到一个展示自我的机会,便把我设计的软件儿拿出去展示,并把自己对未来的设想做了规划;你猜怎么着?当场有个老总就相中了我的设计,并对我的设想很感兴趣,把我聘请到他的公司,我才有了展示的舞台;后来老者成为了我的老师,他——”

    说到这里,他停住不说了,感情有些波澜起伏,低头垂泪起来。

    段天急忙劝道:“都是我不好,引起了你的往事……”

    隋清元才抬起头来,声音略微有些颤抖,说道:“不碍事儿,我想起了老师,心里有些难过;他成为我的老师后,手把手地教我怎么经商,怎么为人,我学了很多,也知道了做人的底线,可他,他却因为无法治愈的癌症而离开了我!”

    段天不由唏嘘起来:“真是个好老师!我真的为他感到惋惜!”

    隋清元继续道:“临终前,老师把他经营了一辈子的公司都给了我,说他自己没有儿女,也没有亲人,只有我对他很好,完全有能力继承他的遗愿……”

    说到这里,他已经泣不成声,无法再说出连贯的话了。

    良久,他才用纸巾擦去泪水,道:“段老弟,没想到这件事影响了我们的交流;这种情况下,我还怎么吃得下饭?”

    段天忙道:“不吃了,当然不能在吃了,服务员,买单吧!”

    “不用,稍后我公司来人划卡的,我已经交待过了,我们离开这里吧,好吗?”

    “好,这就离开!”

    段天对隋清元的看法有了些变化,他觉得隋清元不是那种人,至少乔峰无法和他相比。

    两个人来到酒店下的一个房间,这酒店不光用餐,也提供休息场所。

    在房间里,隋清元开始讲他的历史。

    不知不觉间,段天的思绪和情感被他带动着,整个人的状态也随着他的语气语调而变化起来。

    晋瑶和小七他们只能把“天瑶集团”的牌子摘下来,把公司的所有东西都收起来,先搬出去再说;具体搬到哪儿去,出去再说吧!人家这栋大楼的管理团队就在门口儿等着他们腾地方呢,说已经有下一家准备入驻了。

    公司成立不久,但注册时需要的证明材料极多,都用纸箱子装起来,还是堆了很大的一堆。

    几个人站在这堆家当旁愁眉苦脸地,谁也不说话。

    良久,一个女孩子才小声道:“晋瑶,又不欠我们工资,还等在这儿干嘛啊?我们走吧,凭你的能耐找一家更大的、不会倒闭的公司,我们就都有好日子过了!”

    另一个附和道:“是呀,晋瑶妹妹,这个段天也不是挡硬的主儿,啥啥都弄不明白,我们还守着他干嘛?走吧!”

    小七在旁焦急地看着一堆箱子不说话;幸亏小玉离开了,不然她会说什么?他不知道。

    老天好像也在替天瑶集团的遭遇不平,关键时刻居然飘来了几朵乌云,转眼间就下起了小雨。

    晋瑶急忙翻出几块遮雨布来,把这些纸箱子都盖好,而她却被雨水淋得通身湿透了。

    旁边的几个姐妹再次劝她离开,带她们找个好地方。

    “要走,你们给我走,别在这儿烦我!段天不欠你们的钱吧?我晋瑶也不欠你们的钱吧?走,都走!”晋瑶突然歇斯底里起来。

    一个年纪稍大的女孩子立刻道:“晋瑶,你真是傻!段天有什么好的,你非要替他守着这个破公司?”

    “你要走就走,别说其他的,好不好?”晋瑶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一字一顿地回答。

    这女孩子同样是个犟脾气,不再多说一个字,转身就走了。

    又有一个女孩子向晋瑶道个别,离开了。

    看看周围,还有三个女孩子,加上晋瑶、小七,五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雨里,是那样的无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