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 雨中情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8本章字数:2049字

    段天和隋清元的交流也差不多了,交谈中他了解到,隋清元这个人真的很不一般,不但博学多才,骨子里有股不服输的拼劲儿,更要紧的,是他的为人,他的信念都充满了正义和孝顺。

    以前的段天,是不屑于研究什么孝顺、谦逊、知识等等东西,那些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但自从家族遭难,又连续经历了这些后,在晋瑶的影响下,他渐渐对人生、对追求的目标有了概念,也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而这些,隋清元都具备,这样的人,不正是自己得以东山再起,得以重新振作起来的强有力的支持吗?

    当然了,和他一起出去闯,或者把策划书交给他,由他替自己出去运作,比交给那个唐宋可要强多了!

    段天决定和他合作。

    隋清元却一再表示,他可以提供资金支持,可以提供人际关系等,但不合作,因为涉及合作,总会有两个人一起出面办事的时候,那样一旦两个人意见不一致时就不好办了,生意大小无所谓,影响了两个人之间的兄弟关系,是大事儿。

    没想到,在自己人生最低谷的时候,能遇到这样的一个人,看来自己的命运虽然坎坷,但命中注定有贵人相助啊!

    两个人从房间再次聊到餐桌旁,这次没有那些菜,但喝得更尽兴,因为两个人的感情在慢慢接近,两个人之间的话越来越投机。

    “隋兄,酒逢知己千杯少,干了这杯!我段天二十多岁了,才结识了一个真正的兄弟!哦不,真正的哥哥!我们之间无话不谈!”

    段天有些晕晕乎乎地了。

    隋清元喝得不比他少,同样舌头有些直,大声道:“段老弟,什么都不要说,什么都不要说!话不投机半句多,我们两个投机,投机的很,说多少都不多!”

    他已经前言不搭后语了。

    段天拉住隋清元的手臂,道:“隋兄,遇到你是我今生的福,你说的对,我们相识就是缘分,我可以把所有的心里话都说给你,我和你说,我段天其实——”

    他就要把自己的身世,自己的家族,甚至连和周心融、商冰认识,和商冰相恋又被分开的过程都说出来;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可以倾诉的知己,他要说出来。

    隋清元却反过来一把拉住他,另一只手连连摆动着:“段老弟,段,老弟!什么都不要说,不要说!我们兄弟之间不分你我,但什么都不要说!”

    段天只得作罢,道:“不好意思隋兄,我手机不在手上,用你的手机打,打电话;找小七,让他把那份策划书送来,我亲自,亲自交给你!”

    隋清元迷迷糊糊地把手机递过来,含混不清地道:“拿去,拿去吧!打什么七个八个的?随便打,里面有十几万的电话费,你打得光吗?哈哈哈哈——”

    然后他一头栽在桌子上睡着了。

    段天勉力支撑着自己不睡去,用隋清元的手机打给小七,却按错号码打给了另外的人。

    “这个小七,换号码了居然不告诉我,混蛋,混蛋哪!”

    再打给晋瑶。

    晋瑶的号码他记得清楚,一次就正确地拨了过去。

    “晋总,我是段天啊!”

    雨中的晋瑶正无助间,接到了段天的电话,无异于溺水之人突然抓到了一座木舟上放下来的绳索!

    带着哭腔,晋瑶道:“段天,你在哪儿啊段天?”

    一听语气不对,段天的酒醒了两分,但还是半醉的状态,问道:“晋瑶,你怎么了?你在哪儿,没在公司吗?”

    “段天,公司没了,被查封了,我们五个在雨里,被淋着雨呢!段天你在哪儿啊,快回来吧!”

    再坚强的女人,面对这些极端的无助,听到了最想听到的声音后,其激动可想而知!

    段天的酒彻底醒了,忙大声问道:“晋瑶,快说你在哪儿?”

    小七接过了晋瑶的电话,大声道:“公子,我们就在公司大楼的楼下,在雨中!”

    段天“啪”地挂掉电话,急忙去推醒隋清元,焦急地道:“隋兄,隋兄,还请帮忙,帮忙啊!”

    隋清元迷迷糊糊地起来,问道:“段老弟,怎么了?什么事儿啊这么急?”

    “隋兄,我的公司被查封,我的员工被赶出来,就在雨中被雨淋着呢,帮我先安置一下他们吧,好吗?”

    隋清元也醒酒了,蹭地跳起来,道:“在哪儿?我们快过去!我这就调人!”

    说完拔腿就往外跑,一边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

    “段兄,你跟他说位置,说情况,他立刻带人过去,我们也赶过去!”

    段天在电话里说明了手下人的位置和情况,那边劝他不要着忙,便挂掉了电话。

    等他们赶到时,一辆房车已经赶到了,晋瑶他们正在往车上搬运纸箱子。

    见到段天,晋瑶控制不住了,站在那里泪如泉涌。

    段天过去轻轻揽住她的肩,她一头靠过来,双肩耸动啜泣起来;段天只能轻轻揽着她,慢慢地拍背表示安慰。

    突然晋瑶转身,狠狠抱住段天,把头垂在他的肩头大哭起来:“段天,你怎么才回来啊?我们被人家赶出来时是什么滋味,你知道吗?”

    突然一口咬在段天的肩头。

    段天顿觉肩头剧痛,但没敢乱动,继续安慰她。

    “段天,你知不知道,她们说跟着你没有好日子过,要我带她们去找个更好的公司;但我不能,我做不到,我相信你,我也相信我自己的眼力,你要给自己争光,给我争光,能做到的,一定能做到的,是吧?”

    看着她通身湿透,浑身颤抖,但还在保护着公司的资料,段天的心被剧烈地撞击着;又这样的人为自己卖命,自己还有什么理由不强大起来?

    使着劲儿地点头,他说道:“晋瑶,你放心;从见天开始,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了,因为我段天不允许!如果真的有人敢欺负你,请他先过我这关!我活着,他们没有机会,就是我死了,他们也要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这话说得坚定异常,晋瑶满是雨水泪水的脸上绽开了一朵花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