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车间主任李军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8本章字数:2149字

    面对李军近乎无礼的争辩,段天退步了。

    “李军主任,不得不承认你很负责,责任感很强;现在我问你,如果是晋瑶给你打电话,你会有什么反应?”

    “晋总打电话,就是公司集团的命令,我会毫不犹豫地执行,这一点没什么可说的;因为我来应聘时,晋总就是这样说的。”

    “好!”段天突然提高了声音,“李军,我告诉你,晋瑶是我聘来的CEO,现在我把她辞退了,由我亲自管理车间的生产!我就不信了,自己的公司,现在我自己还能说了不算!”

    李军仍然不卑不亢,答道:“段董,您说的有道理,确实,如果您是公司董事长的话,不但可以开除晋总,我这样的小人物更可以开除了;问题是,怎么能让我相信,您就是天瑶集团的老总?”

    段天不再和他说话,他知道,这人就是一根筋,想让他信服,就要做出能降服他的事儿来,不然别想着他能听话;不过这样倒有个好处,就是这种人如果死心塌地为你卖命的话,倒真是一块好钢。

    证明自己身份吧,无路可走了。

    能证明自己身份,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身份证做出来,然后修改公司章程中没有自己照片的问题;而能最快做出身份证,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找隋清元。

    “李军主任,你等一会儿,不用太长时间,没问题吧?”

    “我可以等;不过是有时间限制的,我想不应该超过两个小时,就两个小时吧;如果两个小时内您还不能证明什么,我不光不会承认您的身份,还要报警;因为这里面都是天瑶集团的资料,那时候,我会怀疑有人盗窃资料的。”

    手指点着李军,段天频频点头:“好,你真行!等着、等着啊!”

    刚拿起手机,它突然响了起来,是隋清元打过来的。

    好家伙,就像知道找他有事儿似的!

    “隋兄——!”

    “段老弟,你很有手段啊,竟然没花钱就把营业执照弄回去了!有这样的能人,怎么还找我啊?哈哈哈——!”

    “隋兄,不是我有手段,是我的手下有人通过关系取出来的;具体怎么回事儿我还不清楚呢!不过我倒是又有一件事儿想麻烦隋兄!”、

    “说吧,这营业执照的事儿,哥哥我心里不安哪!三十万还没办妥,幸亏你手下有厉害人物,没花钱弄出来了,不光省了三十万,顺利拿出来更是解了燃眉之急啊!我说老弟,这样的人物实在难得,改天我一定会会他!——这件事是什么?希望哥哥我能顺利办妥,能为段老弟做点儿什么,也算安慰一下自己吧!”

    “隋兄太客气了!又不是你的错,事情往往就是这样,费了很大劲儿没办成,却在一念间就办成了,不是吗?隋兄,我的新问题是身份证没了,出去办一些事情很费劲,总要我提供证件,我却提供不了;去公安局问,说没有我的身份信息无法补办,想补办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出生信息,在户籍所在地办理。”

    “这不是问题啊,段老弟!你就去户籍所在地重新补办一个,不就结了吗?我可以派车去,你随便用就是!还有,如果你不想亲自去的话,我可以派人替你解决,怎么样?”

    段天哭笑不得:“隋兄,如果我有能证明身份的信息,就不麻烦老兄你了;这不是什么信息都没有,才想找你出面给解决的吗?”

    隋清元好像变得郑重起来,语气有些严肃地问道:“怎么,老弟你连身份证明信息都没有?你在哪儿出生的,自己还不知道吗?”

    “就在本市出生的!但公安局愣说没有,你说隋兄,这不是怪事儿吗?”

    “公安局都干什么吃的?查找一些你的户口信息,你的信息没了,你父母兄弟姐妹呢?有一个人的信息,不就找到你的信息了吗?我和他们说!对了,伯父叫什么名字来着?记得你上次说他和伯母英年早逝了,真的太可惜了!”

    “我父亲叫段廷羽……”

    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隋清元才问道:“哪个段廷羽?段氏集团的那个段廷羽?”

    “是。”

    又是一阵沉默,隋清元才说道:“段老弟,没想到你竟是段氏集团段总的后人,真是没想到,没想到!段老弟,身份证的事儿交给我吧,出于对伯父的尊敬,我就是拼了所有的人脉也要帮你弄出来,等我的信儿吧!”

    “隋兄,如果不是这里实在是急于证明身份,我也不会和你提这件事儿,你看,需要多长时间?”

    “十分钟之内给你打电话,能办成就成了,不能成老哥哥我也会告诉你的,等信儿好吧?”

    放下电话,段天开始和李军攀谈起来。

    “李主任,我佩服你的认真负责的精神!不过事情总会有变化的,面对变化我们该怎么办?还能墨守成规吗?我认为我们也该审时度势才对!”

    “段董,抛开您的身份我们先不谈,就当我们都是局外人在讨论一件事情:我李军没有更大的能耐,知道点儿理论知识,也有过几十年的车间管理经验;这些年工作没积累别的,就是得到了一些启示,那就是不论你干什么工作,第一看上司,如果上司值得你跟随,工资少些也无妨,工作起来舒心;第二才看工资待遇、等等等等。”

    “这么说晋瑶算是个好上司呗?”

    “段董,话说到这儿了,我不得不说一句,晋总不光是人品好,工作能力强,她对待工人们的态度、方法,是我从未见过的!跟着她多挣点儿少挣点儿都无所谓,舒心!”

    顿了顿,又补充道:“又何况跟着晋总,一分都不少挣!”

    “晋瑶,真的有那么好?”段天追问了一句。

    “这一点,我可以用我的人格,用我几十年看人的眼光保证!”李军道。

    段天不由鼓起了掌:“李主任,我真希望你没看错;可事实上,这次你真的看错了;知道为什么你看不到她了吗?知道为什么晋瑶离开公司了吗?她不仅管理能力不行,人品也不行!竟然和同为公司领导层的小七混到一起,如果不是我抓到了现形,就是现在,我们还都蒙在鼓里!”

    说完这句话,他还有些激动,不由得抓起桌子上的一叠文件,狠狠地摔了一下表示气愤。

    李军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