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 生意被抢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9本章字数:2093字

    段天的担忧又多了一层,他不知道这次的持久是怎么回事儿,也不知道这可能会给他带来什么。

    慢慢恢复正常后,他没敢做丝毫的停留,急忙穿衣起来逃离了这个房间。

    真是奇怪,怎么会有这个变化呢?前几天不论做如何的努力,都无法使自己兴奋起来;这下子可倒好,醉得一塌糊涂居然又把它唤醒了!

    坐在客厅的椅子上,他再次试着按口诀运气,又无影无踪,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就是那股令他瞬间神清气爽的气流也无法召集,他颓然了。

    下属先后来工作了。

    这个房车真的救了驾。如果没有它,别说这么舒服的工作环境了,就是吃住都成问题,心情糟糕的前提下还谈什么工作?

    他和下属们努力工作,生意保持住了稳定的势头。

    晚上继续按秘诀炼气,却没有什么进展,一连两天都是如此。

    第三天,段天的心气未免有些受挫,一个人又喝上了,这次没有喝那么多,但也不少。

    酒后,他再次趁着酒劲儿来到上次这个房间,按照秘诀的心法开始聚气。

    真是奇怪之至!

    只要躺在这儿,立刻就能感觉到气流的存在,稍加引导便很容易地聚到一起,开始按照既定的路线行走,并且速度和力道都比前次强了很多。

    心下大喜,他继续聚气,整个人进入了一个虚幻般的境界……

    等他从那种感觉冲脱离出来时,觉得这次更加地兴奋,不由闭上眼睛想起了冰儿,想起了她在医院抱住自己轻轻一吻,继而狠狠地吻在自己嘴上的一幕;但这一幕又瞬间被一股冰棱所代替,周心融冰一样的眼神射过来,仿佛看到了他和冰儿搂抱在一起,虽然没生气,但那种不屑的态度说明,她不喜欢他这样做。

    冰冷的感觉瞬间袭来。

    按理说浑身发冷,一定会迅速降低兴奋度的,但这次没有。

    想起周心融的脸孔,她惹人心疼的冷,兴奋劲儿反而增加起来,让段天不能自已,双手不禁拉紧了被子,二十多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袭遍全身,他绷紧了全身的神经。

    越来越猛烈的感觉,段天把被子拉起来盖住了脑袋,那股似曾相识的气息传来,他不由浑身打了个哆嗦,嘴里含混不清地道:“晋瑶——”

    猛烈地全身一抖……

    天亮了,段天慢慢起身,不由回想起昨晚喝多了酒的过程,也觉得做了些什么;但具体怎么了,具体做了什么,却忘得一干二净,他起来了。

    今天好像比昨天消停了一些,是怎么回事儿呢?

    两个下属按时到来了,她们替段天带来了早餐。

    吃过饭,他开始坐在椅子上,准备迎接今天订单的挑战。

    但半个小时过去了,订单并没有像昨天那样多,来的几份儿也都是小单子,那几家大公司根本就没续签!

    不太正常!

    这才几天啊,订单就少了这么多,什么原因?

    好在紧接着来了一些新订单,把他心里的疑惑减轻了不少,又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中。

    连续几天,段天不停地试验终于得出了结论,却也是个尴尬无比的结论:只有在晋瑶曾经睡过的那个房间,自己才有男人的感觉,离开那个房间不论怎么努力,都无动于衷。

    他纠结在这里,车间那边的订单却像股票似的涨涨停停没有规律而言,几天过去了,没有预计的增加,却因为新单子过多导致成本升高,利润反而下降了。

    段天急忙问李军主任,是什么原因造成这样的情况,李军主任当成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来查,却连续查了三天没得出结论。

    段天有些坐不住了,没有心情继续炼气,开始到街上转,想从侧面找出问题的症结所在,扭转不利局面。

    转着转着,他来到了车间附近,看着车辆不时地运送纺织品出入,他心里也有些坦然了:毕竟这是自己的心血,它给自己带来生活保障的同时,也能给这些职工带来收益,难道不是好事儿吗?

    想着想着,向车间大门走去。

    刚进门就被一个人拦住了:“先生,请问您找谁?”

    段天一愣:我进自己的车间还用必须找谁吗?

    随即答道:“不找谁,你是干嘛的?”

    “我是这里的保安员,不找谁还是别进去了,里面是生产车间,设备机器很多别碰到您,请回吧!”

    “哦不不不,我不能回去,我要进去看看;——我是段天!”

    “不行,段天也不行!你不可以随便进去的,如果强行进去,我可就不客气了!”

    “老兄,我是段天!这家公司的老总,还不能进去吗?”

    保安看看他,摇摇头:“您是老总?连车都没有,怎么能是老总?难道您今天是微服私访?我看不像!”

    段天道:“我是老总,没有车;你去把李军找来,说我来了!”

    李军被找来后,急忙把段天领进了办公室。

    “段董,这几天我仔细查过了,这些酒店和宾馆把清洗业务给了另外一家公司,才导致我们的订单量下降的;而小宾馆小酒店的纺织品质量差,清洗成本高,我们的利润越来越低了!”

    “什么?另外的一家公司?在哪儿?谁是经理?”段天坐不住了,噌地跳起来问道。

    “经理姓赵,是个女的;那家公司离我们车间并不远,从这里出去往前走不到两千米就是。”

    “什么?离我们这么近开了家公司?他们凭什么优势抢走了我的生意?这个姓赵的女的有什么本事?”段天不服气地问道。

    “段董,据我了解,这个姓赵的经理很有魄力,她的订单是我们的十几倍;并且我们流失的订单不是她们抢去的,相反她极力让客户回来,但客户们不同意,都说她的服务比我们还好,才宁可多等一天送货也把单子给他们的。”

    “什么,服务比我们还好?李军主任,她们有什么服务更厉害吗?”

    “嗯。这个赵经理不仅能提供我们现在的服务,还能根据宾馆酒店的特点进行免费改造,把床单被罩设计成人们喜欢的样式;仅这一点我们就做不到!还有,她们并不和我们抢货源,都是到很远的街去拉订单的。”

    段天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