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一章 餐厅里的舞台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9本章字数:2054字

    使劲儿稳定自己剧烈波动的情绪,段天才慢慢抬起头来,伸出手握住唐宋伸过来的手,艰难地道:“对不起唐总,刚才突然有些不舒服;不过没事儿,现在已经好些了;认识你很高兴,唐总!”

    唐宋虽有些怀疑,还是没有再追问什么,同样紧握着段天的手,道:“段老弟言吐不俗,定是出身名门世家,敢问令尊可是商界前辈?”

    “不敢,父亲老人家他已经离开了我……”

    “哦对不起,很是对不起!我不该提及这个的。”

    “不用客气,人固有一死;但人的死自由轻重之别:老父此生上不愧对天,中尽忠于国,下为家族尽瘁,没有遗憾;唯一遗憾的就是我的不成材,令唐兄见笑了。”

    段天这番话说出口,唐宋又是一惊:这段天根本就不像他们说的那样!言谈举止有章有法,几句话出口便对人世、对经商有了高度精辟的概括,这哪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公子哥?

    并且,刚才被我吓一跳,又被那杆假枪吓得倒在地上,难道都是他的做作之举?他有意在我面前表现出什么都不懂而又胆小的人,却在后面的谈吐中无意流露出长处?

    越想越惊,他不由增加了几分顾虑,看向了隋清元。

    他和段天的简单交流,隋清元站在不远处看得真切,听得清楚;见唐宋看向了他,便快步走了过来。

    “清元兄,段老弟非同常人,来,来,我做东,请二位在公司吃顿简餐如何?”

    隋清元询问的目光看向段天。

    段天道:“隋兄,既然唐总给这个机会,我们怎肯错过?来,叨扰了!”

    “这才是兄弟嘛,请!”唐宋手势指引,几个人向里间走去。

    里面竟又是一番天地,和唐宋的办公室风格迥异。

    办公室都是有棱角的,刀枪、轿车、古木、字画等;这里没有那些,有的是奢华的装饰,整面整面的墙都用高级现代风格的壁画铺满,壁画也都是异域风情的油画和放大的照片,其中不乏很多大师优秀作品的放大件儿,还有符合西方文化的现代油画,线条感极强,让人看了不能自已。

    桌椅更是极尽奢华,令人有种不忍坐上去的感觉。

    地面是静音地毯。

    中间是一张桌子,旁边放着四把椅子。

    “来,坐!边看节目边等饭菜!”唐宋毫不客气地坐在背对着门的位置上。

    隋清元好像也是第一次来这个房间,好奇心起向四下打量起来,最后目光定格在那张名为《女人》的油画上。

    段天同样四下打量着,并没看到有显示器或者投影仪之类的播放设备,心里不由纳闷儿起来:这个唐宋挺有意思,让我们欣赏节目,却什么都没准备,等你准备齐菜都凉了!

    想到此他不由看向唐宋。

    这也是他第一次仔细地观察他。

    年纪绝对不会超过三十,二十八九的样子,面色白净,眉毛稀少些;他的鼻子有些塌,影响了整个人的面容,由于段天在稍侧面的角度,看他的嘴好像有点儿歪似的。

    脖子好像短点儿。

    上身穿一件儿带暗格儿的衬衫,肚子微凸,有些即将发福的征兆,露出的胳膊颜色微红,虬筋暴起,看来是经常运动;下身同样一条裤线清晰的板裤,看不到穿的什么鞋。

    最后,段天才把目光定格在他的头上,头发并没有精心作型,而是随意地任其自然散开,颇有些运动员的气质。

    唐宋却盯着前方看,并没有注意到段天在仔细观察自己。

    段天不由也向前方看去,什么都没看到,不由更纳闷儿了:难道这就是他口中的节目?不过是一面墙而已嘛!

    不过很快他就不纳闷儿了,因为这面墙正从中间慢慢“裂开”!

    而这后面居然别有洞天!

    随着墙完全裂开,室内的灯光一下子变暗了,裂开的墙后射出了淡淡的光;随着光线慢慢变暗,什么都看不到了。

    段天急忙侧身看向唐宋和隋清元,同样看不到。

    突然眼前一亮,一束光柱从上面射下来。

    光柱射到地面,一个男子出现在视线里,他一条腿蹲在地上,另一条腿则跪着,手肘顶在蹲着那条腿的膝盖上,手托住额头;他的整个人作沉思状,另一只手垂在身边。

    不远处,在光线的衬托下显出了一个女子婀娜的身姿,一只手高高地向前伸出,一条腿后伸,仿佛要向前俯下身子似的。

    原来那是一个舞台!

    这对男女要给几个人表演一场舞蹈!

    段天心下大骇不已,没想到唐宋的餐厅竟会布置到这种地步!

    不由他继续想下去,已经响起了柔和的音乐,舞台上的两个人开始了舞蹈。

    以前段天从未近距离研究过这种舞蹈,他不感兴趣;但今天除了欣赏外,连旁边人的脸都看不到,不仔细看这舞蹈还能干什么?

    这次他打起精神看,居然看出了些门道儿:这对男女之间应该有很远的距离,女子思念男子整天遥望远方,男子则在外面与各种恶势力拼斗,最终取得了胜利和女子相聚。

    整场舞蹈体现了一个完美的爱情故事,也有男子不畏任何势力敢于拼搏的精神,有女子忠贞不二,为了爱情可以付出青春等待的坚持。

    舞蹈到了最高 潮,段天不由看得内心激动,尤其为最后女子倒在男子怀里的一幕感动不已,不禁鼓起掌来。

    灯光重新亮起,舞蹈者退出了舞台,唐宋才鼓了几下掌,说道:“这次演的好,精彩!”

    隋清元也随声附和着。

    段天看看面前的桌子,上面还是空空如也,想起到现在为止还没吃饭呢,不由自主地摸摸肚子。

    唐宋没注意到,继续说道:“段老弟,这次再来个节目,是我亲自编排的,我们再看看?”

    尽管腹内空空,段天还是点头应允,表示愿意看。

    灯光又暗了下来。

    半晌没有任何动静。

    段天不由奇怪,莫不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他就要伸手去搭唐宋的椅子,突然“轰”地一声巨响,好像什么爆炸了,把他吓得急忙缩回手,就要起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