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二章 第一回合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9本章字数:2022字

    爆炸声过后,响起了音乐。

    段天才醒过神儿来,这不是爆炸,是音响效果。

    随着低沉的音乐声,传来了一个声音:“天道伦常,风云变幻,百年基业,一朝倾覆!”

    紧接着灯光和爆炸音效同时出现,展现在几个人面前的,是一个惨烈的爆炸场面,硝烟弥漫。

    继而,光线变强,看清了场景。

    一个大屏幕出现在面前,上面播放着爆炸后的断壁残垣,是一栋大厦被炸后的景象,幕后的声音接着响起:

    “一个王朝在爆炸中覆没了,一个传说在爆炸中结束了!爆炸,只有在战争时期才能看到的场面,在今天仍然存在,它带来的不仅是世间的惊骇,也是对人心的摧残!因为它倾覆的不仅是一个世间奇迹,更是对残存的人心的摧残……”

    下面说的什么,段天已经听不清了。

    因为这场景在他心里,在他的梦里重复了无数次。

    当他还是个任谁见了都尊敬三分的公子时,不知道世间什么是毁灭,什么是不幸,甚至连什么是活着的意义都很迷茫;家族不幸后,他觉得没有了生存的意义而想到了死,是小七阻止了他,给他活下去的希望。

    后来,从小七口中得知父母是怎么打下段氏集团这片江山的过程后,他便萌生了重振段氏集团的想法,也更想知道父母到底是怎么死的,段氏集团是怎么被炸的,复仇的火苗开始滋生了。

    因为从小就和父母的意见总不一致,对这份复仇之心,他并没有非常迫切,不过是想给父母讨个说法而已;所以直到现在,他还是没有一个明确的复仇计划,也没有怎么付诸实施。

    今天唐宋播放的这段视频,加上旁白的那些话,反而把他的欲望点燃了。

    “因为它倾覆的不仅是一个世间奇迹,更是对残存的人心的摧残”,这句话就足够了!

    残存的人就我段天一个吗?残存的人心的摧残,就是说我被摧残后,再也无法振作了呗?

    想到这儿,他不由攥紧了拳头,暗暗喊道:“好,想用着这种方式打垮我,是吗?表面上装作不知道我的身世,却在用这种方式来打击我,唐宋啊唐宋,你看错人了!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想让我的策划白白地交给你们吗?”

    不知不觉间,拳头攥得更紧,段天就要等这场剧表演后,直接问问他什么意思?

    突然间,脑中又闪过一个念头:唐宋知道自己的身世,才能策划这么一出戏来打击自己,那么隋清元呢?

    隋清元知道自己的身世吗?如果他知道,说明这出戏就是他和唐宋一起导演的,如此一来,策划书不是已经到了唐宋的手了吗?

    如果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去质问唐宋,不是制造了他们联手的机会了吗?

    看来还不能这么认真。

    一瞬间,无数感慨涌上段天的心头,原来人生不光是消遣、唱歌跳舞、和美女在一起度过快乐时光,不光是赚钱复仇,找到心爱的人;还有的,也是占据了生活和生命大部分的,是和这些企图不轨之人间的斗争!

    斗争,靠武力不行,要的是头脑,是技巧,是个人能力!

    既然你们想串通一气来对付我,我就没有头脑吗?我就不能凭借个人的能力来和你们抗衡吗?

    晋瑶曾经在一本书中读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们能联合起来找我的麻烦,我就不能出招吗?

    来吧!

    段天开始凭借记忆寻找对付他们的办法。

    不知什么时候,舞台上的戏结束了,那面墙又恢复了原样儿,餐厅的灯光重新亮起,恢复了刚进来时的模样。

    “段老弟,刚才的节目怎么样?”唐宋面带笑容地问。

    段天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话,把问题转给了隋清元,“隋兄,这些节目你看怎么样?”

    隋清元不防他这么一问,滞了一下,道:“那个舞蹈很不错,我第一次看舞蹈这么用心,也第一次看懂了内容,爱情,纯粹的爱情故事!太精彩了!”

    对第二个节目却不置可否。

    段天心里有了大致的计较,觉得隋清元和唐宋之间有瓜葛,但相互之间还没达到无话不谈的地步,最少两个人的默契度还不是很强。

    现在隋清元这个回答,最少段天满意,他不由偷眼看向了唐宋。

    唐宋脸色没有任何变化。

    记得晋瑶读过一段话:当一个人对面前的事情感到高兴或者满意的时候,会情不自禁地有高兴的反应,这是人的天性,就算有刻意的克制,也会从微妙之中看出来些端倪;而当一个人的心情不好时,除了能表现出来之外,还有一些人会不动声色。

    现在唐宋面无表情,最少说明他对隋清元的回答不满意。

    两个人之间自然会有一丝隔阂,这就给了段天机会。

    “唐总,我没有隋兄的水平,不过那段舞蹈跳得太好了!我也能感觉到那个男人和那个女人之间的爱情很感人,具体情节嘛,我还真没太看懂;后面的那个‘轰’‘轰’的爆炸场面也很好,记得有书上说‘古今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就是说很多事情都这样,今天你遭难了,明天他又被人敬仰,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也没有永恒的辉煌,可能就是这些吧!”

    唐宋的脸上终于有了反应,阴晴不定地,来来回回几个变化后,笑道:“两位,不管那些节目演的是什么,我们主要是看个热闹!事情不就是这样吗,今天看一场戏明天就忘了,有谁会很在意戏里面演的什么?”

    这句不痛不痒,甚至有些不通的话说出来,他自己都有些尴尬。

    为了缓和自己的尴尬,他大声道:“上菜!”

    愠恼之情溢于言表。

    这顿饭吃得,比几个人谈论戏情还尴尬,唐宋提酒段天说不会喝酒,隋清元提议讲几个笑话,唐宋又说讲笑话俗气;段天心里有数,知道隋清元和唐宋之间的合作并不愉快,这顿饭吃下来,自己并没有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