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六章 开服装厂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9本章字数:2085字

    “晋瑶妹妹,依我之间哪,我们现在的规模足够了,每天净赚七八千,数钱都够数一阵子的,就别扩大规模了!又要投钱,又是人力物力的,再说那得消耗多少精力啊?你说我都这么大岁数了,也折腾不起啊!还有啊,你和小七老弟也太节省了吧?这一天十万块钱的业务,都快够买辆新车的了,还得用我的车,不是我心疼,一天二百块钱的租车费,我都不好意思收了!”

    赵姐坐在办公桌后,一边涂脂抹粉一边嚷道。

    “赵姐,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们如果不趁现在这么好的发展势头扩大规模,很快就会被人赶上的,那时再想发展可就难了!我和小老七商量,趁客户量迅速增加的机会,再开展两项业务,也算替公司将来多元化的发展奠定些基础,这是好机会,难道你不感兴趣?”

    “没有,公司发展越大我约高兴!问题是,我年纪大了,如果不趁这个机会美几天,还有什么机会了?你们发展吧,姐支持!投钱的事儿,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攒下很多钱,你们投吧!姐就不参与了!”

    这时张春风回来了,他的衣衫都被汗给浸透了,但难掩脸上的兴奋。

    一把扯下搭在肩头的毛巾,大声问道:“晋总,你和赵姐研究什么呢?好事儿可别落下我啊!”

    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晋瑶已经很了解这个张春风了。

    刚开始他给人的印象是挺认钱的,听说项目能赚钱就抱着赌一把的态度上来,结果赌赢了;但随着接触的增加才发现,张春风不是这样的人,至少现在有了很大的改变,也知道了他当时把那些钱投在这里也是冒了很大风险的。

    因为那笔钱是他全家的救命钱,——拆迁费!

    他家里并不富裕,养了一辆大车跑外确实能赚到钱,但一大家子人就指着他一个,基本上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前段时间老房子刚刚拆迁得到了几十万元的拆迁款,全家都租房子住呢,这年头买房又买不起,只能等再攒些钱买了。

    听了赵姐的说法,他觉得这项目可行,才把钱都掏出来投进来,家里一片质疑,甚至他的妹妹和妹夫想把钱要回去。

    但车间开工后,一切都变样儿了;以前他出一趟大车,家里提心吊胆地,一般四五天拿回两千元,大家都乐够呛,现在再看看:大车换成了小货车,就在市内跑,每天都能拿回一千块钱!

    收入翻番了不说没有了出长途的危险。

    因此张春风看准了晋瑶和小七,知道这两个人实在是太厉害了,和他们混准有大收获;因此每天忙得浑身是汗他不觉得累,反而有种充实感。

    刚送货回来,听赵姐说不参与了,他知道这是要有动作了,急忙打听,并开玩笑说别被落下……

    晋瑶急忙给他倒杯水,道:“张大哥,我想把业务扩展一下,再上一个项目,这不正和赵姐商量呢,可赵姐说自己有些累——”

    “晋总,我能不能干啊?要是您看我行的话,我干!”

    “春风,你现在干这个不挺好的吗?还出去张罗什么啊,都一大把年纪了!”赵姐在旁提醒道。

    “赵姐,我这人您又不是不知道,是个闲不住的人!我不怕苦不怕累,只要身边的朋友好,让我干什么都行!”

    晋瑶忙接口道:“张大哥,谢谢你对我们的信任,不过我真的要说一件事儿,就是这新项目刚开始上,恐怕赚的真不如现在多。”

    “以后一定多啊!不然你们会考虑上一个不如现在赚钱的项目吗?我一百个信任,你们说吧,要我干什么?”

    “开服装厂。”晋瑶平静地回答。

    “啥?服装厂?晋总,您确定没说错?您知道吗,我们这里开过很多次服装厂,从来没成功过,知道为什么吗?这里不合适!没有原料,没有品牌,没有技术,怎么能开起服装厂来?晋总,我可以干,但这不是风险的问题,就是明摆着赔钱啊!”

    晋瑶笑了:“张大哥,首先谢谢你的劝告,我们知道你是好心的;但没开起来不代表不能开起来,没成功不代表不能成功!我先问你一个问题:这么大是市,有多少家服装店和裁剪店?”

    “那可多了去了!”张春风不知道晋瑶下面还要说什么。

    “张大哥,这么多的小裁缝店都能生存,为什么?说明他们有市场;而这么多服装店都卖的什么?当然是服装了!他们卖服装都能生存,我们给他们提供服装为什么不行?还有,这么多的酒店、宾馆、各种各样的统一制服,为什么都给外地去做,我们自己却连一家像样儿的高级服装厂都没有呢?”

    小七拿着一叠图片过来了,把它们平铺在晋瑶桌子上,指着其中一张说道:“晋总的一个中学同学在上大学时就获得了国际服装设计的铜奖,但毕业后却没人要,因为本地没有能容纳她的庙,都说她的设计穿出来摆摆样子行,实际用起来根本就是花拳绣腿!你们看,这就是她设计的服装!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她设计的服装会让我们的街道更加艳丽!”

    张春风半晌没说出来话。

    他带着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小七和晋瑶,突然问道:“二位老总,你们脑子里都是怎么运转的啊?怎么净是想一些我从来都不敢想的问题,还想得这么有道理呢?”

    赵姐在旁插话道:“晋瑶妹妹,这个主意我不知道怎么样,不过有一点我可以保证:就是不论你们做的服装是什么样儿的,我都敢穿出去给你们打样儿!”

    “哈哈哈!赵姐,有你这句话,我还有什么不敢干的?这就打电话把小三儿叫来!”

    “啥?小三儿?”张春风吓一跳。

    “习惯了,在寝室里她排行老三,我们就都管她叫小三儿,习惯了!”晋瑶解释道。

    “吓我一跳,我以为怎么个小三儿呢?对了晋总,那成立服装厂后,我能干什么呢?”

    “当厂长。”晋瑶好像在叙述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啊?那您呢?我怎么可以当厂长?”张春风这次觉得玩笑开的有些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