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章 交通事故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1:09本章字数:2094字

    保镖在关门的瞬间向屋里看看,确认菜刀就躺在段天的办公桌上,才放心地走向车子。

    “上车吧!”语气有些异常,段天也没在意,摸摸腰间的菜刀,心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刚才追着砍你同样是吓唬你,不过我做得比你逼真多了;现在见我没拿菜刀你又恢复了原来的嘴脸,等着吧,你要再和我找茬儿,别说我真给你一刀!

    车子快速驶出这里,拐了几个弯儿后进入主路,在车流中横冲直撞,吓得其他车辆纷纷避让。

    一个交警看到了,急忙示意保镖停车,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丝毫不理会交警的手势,直接开了过去。

    交警一边避让一边手势命令停车,并大声叫喊。

    “我说,快停下吧,一会儿他该开车追了!”

    “追我?就是追上,我一提周总他不还是乖乖地放了我?追我,不是多此一举吗?”这家伙洋洋得意地答道。

    段天不再理会他,回头看那个交警,已经上车追了过来。

    警笛声大作,路上车辆更是避让,很快就让开了一条宽路。

    “怎么样?他给我鸣笛开道了吧?哈哈!”保镖得意地加快速度,一路畅通无阻地向前疾驰。

    “不行,还是停下吧!被警察追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呵,他们的车能追上我的车?一脚油门下去就甩没影儿他你信不?”保镖真的一脚油门儿踩下去,车子一耸,猛地蹿了出去。

    段天继续回头看,道:“别开这么快,他没追上来!”

    “怕个球儿?没见过开快车的吗?这里的交警对我们来说,就是摆设!摆设知道吗?没用!”

    猖狂之极的家伙拐弯儿时居然没怎么减速,车子“嗖”地转了过去——

    “吱——嘎——”车轮摩擦地面发出了尖叫声!

    段天觉得气血往上涌,整个人向前一蹿,差点儿撞到前玻璃上,如果不是习惯系上安全带,这下非撞得头破血流不可!

    眼前一片漆黑,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慢慢地看清了眼前的情况。

    两辆警车并排横在眼前,把路拦死了,想从旁边过去都不可能,想不出车祸唯一的就是急刹车停下。

    可怜这家伙没有系安全带,猛踩刹车后巨大的惯性使他身子前拥卡在方向盘上,没晕过去却不能动了。

    两个交警迎上来,根本不看他是否受伤,直接敲玻璃要求出示驾照。

    但他不能说话,连动都费劲。

    段天急忙下车迎上去,客气地和交警打招呼。

    “把他的驾驶证和行车证拿来!”交警敬了个礼,说道。

    “交警同志,他好像因为急刹车,撞晕了——”

    “不用提他解释,这样的我见多了!就像这大道是给他家修的似的,超速、不系安全带、随便变换车道、闯岗亭又不听指挥;遇到事儿往方向盘上一趴,蒙谁呢?把他叫起来,我没时间和他在这儿泡蘑菇!”

    “交警同志,刚才他确实开得太快了,才在急刹车时撞到方向盘,估计伤得不轻,您还是先看看吧!还有,就算他违章,您也高抬贵手,他是周氏集团周心融周总的保镖,通融一下,好吗!”

    交警停滞了片刻,道:“身份问题我们可以查,看看他怎么样了?”

    段天去拉车门,却没拉动,里面有内锁装置。

    急忙回到副驾驶的位置,鼓捣了半天却没弄开。

    “同志,还是您去看看吧,我弄不开这门锁。”段天和交警商量道。

    交警刚要动作,这保镖慢慢撑着方向盘起来了。

    一抬头,段天想笑又笑不出来;这家伙的鼻子下面嘴上面正在人中穴的位置,不知道磕在哪儿,被磕破了皮,一片血迹殷殷的样子还没流下来,就像日本人留在中间的一撮小胡子。

    交警一看,知道他确实受伤了,不是装的,忙从副驾驶的位置过去打开车门,另一个问道:“你怎么样?”

    “我——”这家伙嗓子突然有些哑,说不出来话了。

    段天问道:“哎,我说兄弟,交警同志要你出示驾照呢,还有行车证!”

    “啊——”这家伙慢慢揉着肚子,长出了一口气,才算恢复了正常。

    “交警同志,我是周总周心融的保镖,来接段天的,刚才一着急车开得快了点儿,下次一定改,一定改!”

    说完又对段天道:“段天,上来,我们快走,周总等着呢!不好意思交警同志,回头我让周总打电话和你解释!”

    “慢!”交警上前一步,熟练地拔下了车钥匙,笑道:“同志,你已经违反了交通规则,请出示驾驶证和行车证,配合我们的调查。”

    “我不是解释了吗?我是周总的保镖!一会儿我会让她打电话和你们解释的!”

    “老兄,这口气怎么像周总是你的保镖呢?还让她打电话和交警解释,你面子真的有这么大吗?”段天可不管他那一套,毫不留情地揭穿道。

    “我没带驾驶证,回头一定送来!”

    “还是让别人送来吧,请你下车配合我们的调查!”交警一丝情面都不给。

    “我可是周总的保镖!”

    “你们周总亲自这样开车,我们同样要请她接受调查并处罚的。请下车!”交警提高了声音。

    “下去吧!这车我会开,我还带驾照了,你配合交警同志的检查吧!”段天幸灾乐祸地说,接着又问向交警:“同志,我着急去见周总,就让他流下来配合调查,我会和周总说明情况的,好吗?”

    “也好,你去吧!”

    交警把他请下来,段天坐上了驾驶位置。

    “段天见到周总可不能乱说,听到没?”

    “当然不会乱说;该说的说,不该说的我说他干嘛?你就放心去吧!”

    段天挂上档,熟练地把车开走了。

    交警把这家伙带到一旁,开始检查并审问了,他们却没想到检查段天的驾驶证;如果他们提出检查的话,段天根本拿不出来,因为他没有任何能够证明身份的证件!

    周心融的手机号,段天知道;因为商冰和她联系时提到过,他也有意地记了。

    现在周心融要找,自然要打电话问她在哪儿,段天按照记忆中的那个号码拨了过去。

    “你好!”那个冰冷的声音传来,段天瞬间被冰住了。